李海明
http://blog.hebga.gov.cn/yx7210477
     对待人民群众的冷硬狠,就是对人民的不忠;对待违法犯罪的软轻浮,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个人资料

李海明 (营长)
  • 日志:1268 评论:1745
  • 留言:5 访问:1287540
  • 累计积分:1717
  • 当前积分:1717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8年12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博客详细

你看你看孩子的脸    2018-11-19 08:44

你看你看孩子的脸

文/李海明

 

    一觉醒来,已经是凌晨的卯时,忽然觉得,昨天有件事情忘记了。

    望着墙上的日历,2018年11月19日。那么,昨天便是18日,他父亲的出殡之日。

    忽然觉得很内疚,忽然觉得很对不起他。拿起手机又放下。毕竟天还没有亮,孩子也许还是睡梦中。

    认识他是在网络,尽管之前我们也曾见过一面。

    那是一个月前,也就是我调任信访工作百十来天的一个上午,在信访接待大厅里,我模糊的记得他和他的母亲。

    记得引导员当时给我介绍过,他的父亲在今年夏天乘坐一辆黑客运从北京回来,路上出了车祸,造成一死三伤。他的父亲不幸身亡。

    这是一个极为贫寒的家庭。他的父亲是在下午收工后请了假乘车回家为他办理助学贷款的。

    本来贫穷的一个家庭,又出了这么一件天大的事情!黑客运无力赔付,他的父亲一直停在殡仪馆。

    那天,隐约记得,他的母亲满脸的泪水,孩子搀扶着母亲,没有哭,也没有说话。

    他和母亲是来走访的。我告诉他们,通过诉讼解决的事项不属于信访事项。但是,根据他家的情况,我们可以启动绿色通道,为他们申请司法救助。

    之后,那个模糊的脸庞依旧模糊着。在我的印象中,孩子很文静,也很礼貌,但是透过他面部的表情,我能深深感受到他内心没有表达出来的无助和悲伤。

    毕竟,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有过失去父亲那种犹如天塌的感觉。

    为了畅通信访渠道,也为了进一步拉近信访局长与人民群众的距离,我在“蔚县访事”公众微信号后边对外公布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

    添加我好友的群众很多,我在原有已经成立了7个微信聊访室的情况下,开通了微信聊访室8群。他就在那个群里。

    一天晚上,吃过晚饭,我如同以往一样,在网上和父老们“面对面”的聊着,用我学到的有关信访条规知识讲解着有关政策和解释着有关程序。

    一个刚加进来的人,岔开了话题,直接将一段很气愤的文字发了上来。聊访群内顿时炸了锅。

    无论我如何解释和辩论,他所问非所答的发泄着。从他的字里行间,我慢慢的想起了那张模糊的脸庞。

    他是不晓得司法救助程序的,有怨言是可以理解的。那天晚上,我反复的给他做着解释工作,反复的和他讲解着有关程序,反复的做着劝导,直到子时,他才理解了,并且给我留下了谢谢两个字。

    放下手机,心却隐隐作痛,翻来覆去,犹如饼铺师傅用铲子翻腾着糖大饼一样,难以入睡。

    我想到了我病故的父亲,想到了经年那些个苦寒的日子,想到了母亲含着眼泪颤抖着双手交给我借来的学费,想到了母亲带着笑容噙着泪水的脸庞。

    我不能自已,我需要为孩子做些事情!就在那个凌晨,我用手机为他们拟写了捐款倡议。

    做了十多年的爱心公益,参加了很多爱心活动,也组建了多个具有正能量的爱心公益群。

    我决定为他们发起爱心救助,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帮助。

    一石激起千层浪。爱心朋友们听到了他家的情况,纷纷慷慨解囊,两个小时的捐款时间,尽然为他们筹集了近6000元。

    次日上午,我们爱心社员代表捧着爱心来到了他们租住的房子。

    他是一名大四的学生,他为父亲办理了殡仪馆的手续后回到了学校,家里只有他的母亲和上初中的妹妹。

    他的母亲很瘦弱,也很憔悴。看到我们进来,他的母亲拭去了脸上的泪水,将我们迎进了那个只有一堂一屋的土屋。

    我们说明了来意,并将上千人的爱心善款交给了他的母亲。顿时,屋子里除了抽噎还是抽噎。

    他的母亲,紧紧的握着我们的手,那一刻,我深深的感觉到,一个无助的、孤儿寡母的家庭是多么需要他人的安慰,哪怕是一句宽慰的话语。

    作别他的母亲回到单位,我收到了他发来的微信,他不再冰冷的看待世界,他说,他终于明白了这个爱的时代。

    七天前,司法救助款办了下来,他也从他所在的大学赶了回来,他的父亲需要入土为安。

    那天上午,他和他的母亲来到了信访局,还是在接待大厅,他和母亲通过我向所有爱心人士表示谢意。末了,他告诉我,他们准备为父亲发丧。

    我是分明感觉到的,他们需要一个支撑,我也决定了,在他父亲发丧期间,一定去看看他的父亲,权且最后送他父亲一程。

    我怎么就忘了呢?忙,不是理由!我深深的自责着,并且不可原谅自己!

    就在这个东方飘白的早晨,我再次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他:迎着朝阳,擦干眼泪,告别昨天,启程在前途光明的大道上……

       

        写于2018年11月19日凌晨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89)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