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明
http://blog.hebga.gov.cn/yx7210477
     对待人民群众的冷硬狠,就是对人民的不忠;对待违法犯罪的软轻浮,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个人资料

李海明 (营长)
  • 日志:1259 评论:1737
  • 留言:5 访问:1233686
  • 累计积分:1704
  • 当前积分:1704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8年08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博客详细

满月记    2018-07-27 07:44

满月记

 

从居住的小区到单位,两千五百一十步,从单位再到居住的小区依然是两千五百一十步。

每日卯时初,我都会沿着这条大街,从家里出发步行到单位。每日的戌时末,我又会沿着这条大街步行到家。

从太阳躲在东山背后再到日落西山,整整一个月,我开始熟悉了这条大街上的每一个身影,熟悉了挺立在路边郁郁葱葱的每一棵杨柳。

时至三伏,常常的阴雨绵绵,昔日的蓝天白云,也常常的被阴云密布所取代。大美蔚州的早晨,行走在宽阔的大街上,稀疏的人影,晃动在高楼大厦之下,以往车流不息、人头攒动的大街,似乎静默了许多。夕阳西下之后,时圆时缺的月儿,被点缀在苍穹之上那些调皮的眼睛包围着,透过杨柳臃肿的身躯,一切又如这盛夏的早晨一样,隐去了喧嚣,恢复了平静。

其实,我对满月这个字眼是很陌生的。小时候,家里穷,尽管父母也想给自己的儿子过一个满月,但是由于缺米少油,母亲只能使劲的捏着自己干扁的乳房,将可怜的几滴奶水滴入儿子的嘴里。再之后,依旧是源于家里生活困难,百岁、生日似乎与我们那个家庭无缘。只是到了后来,我和弟弟妹妹相继工作了之后,我们才跨过了“缺粮户”门槛。生活的好转,父母不在吝啬,每到了我们生日的时候,母亲都会迈着碎步,穿过大街小巷,从香味四溢的蛋糕屋为我们定制一个与各自属相相同的蛋糕,然后炖一锅骨头,静静的等着晚归的我们。

常常的会与父亲小酌几杯,也常常的回忆那些心酸的过去,情不自禁的时候,也常常像孩子一样,依偎在母亲的身边,用自己早已变得粗糙的手指为母亲拭去滑落在她脸颊的泪水。再到后来,父亲病逝,留下了孤单的母亲和我们几个再也不会享受到父爱的我们,或喜或泪的生日晚餐再也没有了。妻子不止一次的抱怨,难道我们也不为自己的孩子过一个值得纪念的生日了吗?每到这个时候,我常常的告诉妻子,我丢了父亲,丢了幸福,我需要时间从记忆深处隐去那些幸福的时光。

之所以想到了满月,源于我一位同事。那天早晨,依旧迈着快步从小区到单位,行至一拐弯处,捏在手里的电话响了:“所长,您从派出所走了都一个月了,我们好想您。”顿然,我的两眼湿润了,冰凉的泪水顺着自己的脸颊由眼角滑落到了嘴角,甜食着自己咸咸的泪水,强打着精神安慰着电话那边如同我一样泪流满面的战友。

是呀,整整的八年半时间,我与所内的弟兄们一起度过了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一起出警、勘察现场、走访群众、调解纠纷,为了建设平安和谐美丽幸福的新农村,安监控、布天眼、通公交、建微警,春夏秋冬,风里来雨里去,田间阡陌、高山深壑,辖区的每一寸土地见证了我们并不规则的脚步。那些留在大脑深处的记忆,依旧魂牵梦绕着每一个安静的夜晚,让我们彼此挂念着、牵系着、珍惜着。

从一名人民警察到一名信访工作人员,隔行如隔山,角色的转变,我需要以冲刺的速度和不甘落后的精神,虚心的向新的战友学习,向兄弟单位学习。正如我的老战友所说一样,我刚刚在新的岗位之上过了满月,咿咿学语之时,还需要用一些新的知识和战友们传授的经验为自己补钙。依旧需要以拼搏的精神、永不言败的勇气,团结和带领新的战友们,一起爬摸滚打,一起携手奋进,一起做一些党和人民希望我做的事情。这是一名军人的天职,也是一名赤子的应有的情怀。

 

                                     写于2018年7月2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16)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