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明
http://blog.hebga.gov.cn/yx7210477
     对待人民群众的冷硬狠,就是对人民的不忠;对待违法犯罪的软轻浮,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个人资料

李海明 (营长)
  • 日志:1251 评论:1723
  • 留言:5 访问:1065068
  • 累计积分:1654
  • 当前积分:1654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7年08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博客详细

你那里下雪了吗    2017-02-21 15:58

你那里下雪了吗

 

你那里下雪了吗?

雪纷纷扬扬,满目苍穹,白皑皑一片。

远处的高山已经没有了踪影,就连平日里那些淘气的麻雀也少的可怜,街上的行人很少,掩映在偌大宽广的马路上,少了些许嘈杂,殁了些许拥挤,偶尔一声小吃的叫卖声,那么的清脆、那么的遥远。

雪,依旧飘飘然的落着,如同神话里仙女的花瓣,从高空之中,沸沸扬扬、翩翩而落。几朵雪花,飘在头上、挂在身上,如同那年那个雪夜。

仰起头,看看天,我想到了身居原野、孤独的父亲。

父亲也是那年的这个时候走的。刚刚过了正月,刚刚过了父亲的寿日,因为病情的恶化,父亲再也无力抵挡癌细胞的扩散,最终,坚强了一辈子的父亲还是合上了那双慈祥的眼睛

天地旋转,大脑一片空白,唯有眼泪和哭声,像是深夜里远处传来的惊愫,回荡在无边无际的旷野里,令人不战而栗。

父亲的丧期只有短短的七日。扶在父亲的棺木前,摸着父亲已经冰冷的脸,心,一片空白,恰如这满目苍穹的原野,空荡荡、悲切切,一片片心的雪花,如斯而落,凉丝丝、脆生生,直叫人欲罢不能。

你那里下雪了吗?是经年的那个冬季,父亲在去信中的一句话。

那年,我刚刚二十岁,第一次远离了家乡,远离了父母,第一次来到了塞外古城张家口。尽管是荣登高科、榜上有名,但离开父母的悲切还是时常侵袭了睡梦的。

那年的大雪,塞外一片洁白。学校的操场上、甬道上,厚厚的落雪,树丫也压弯了脊梁。踏着积雪,我与同学们蜂拥着,从宿舍楼跑到了教学楼。

突然,看门的大爷喊住了我。我第一次受到了父亲的来信。

父亲的字是漂亮的,刚毅而又简洁,豪放之中又带有了圆润。读着父亲的来信,我的心也跟着父亲的描述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山村。

父亲告诉我,年头还好,只是母亲身体欠佳,但无大碍,只是在这个落雪的日子,想到了儿子,想到了儿子所带的衣服。

你那里下雪了吗。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饱含了父亲远在他乡对儿子思念之情。只是,那个时候并没有从这七个字里行间看出了父爱的厚重,也就因此没有给父亲回信。

直到那年寒假回家,父亲埋怨了起来,才懂得了父亲的思儿心切。

今天,依旧是落雪,只是今年的雪下在了春季。

春寒瞭哨,咋暖还寒。白茫茫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原野,也覆盖了父亲的屋顶和庭院。

不知父亲是否添置了新衣,新衣是否暖和,也不知在天国的世界里,父亲过着怎样一种生活?

你那里下雪了吗?我的父亲!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344)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