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雨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lgz0319
     

个人资料

三月雨 (营长)
  • 日志:1667 评论:6856
  • 留言:13 访问:3155258
  • 累计积分:1561
  • 当前积分:1561
  • 勋章:

博客日历

<<2018年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博客详细

为时著文贵在真(转帖)    2018-09-30 16:04


               为时著文贵在真

                               ——评刘国震散文集《岁月与人》


                                   文/王美春


    公安作家刘国震的散文集《岁月与人》列入《鲁迅文学院“百草原”书系》出版,引起了我的阅读兴趣。在我的印象中,刘国震是诗人,也是文学批评家,我也曾为他的诗集《凝望岁月》与文学批评专著《感悟浩然》分别撰写过评论,但想不到其散文也写得如此之好。此散文集给我的深刻印象,一言以蔽之,便是“为时著文贵在真”。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有句关于写文章与写诗的名言:“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文章合为时而著”,意为文章应为时代而写。这以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写文章要反映时代,要接地气。刘国震有从军经历,又是鲁迅文学院首届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具有军人的气质,爱党爱国爱人民,具有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与“铁肩担道义”的精神,又有鲁迅先生为文针砭时弊之勇气。因而,刘国震的散文,不是“嘲风月、弄花草”之作,而是贴近生活,反映时代之作,无论是写人叙事,还是漫议世相,抑或是评论文艺作品等,都具有强烈的时代感,讴歌真善美,鞭挞假恶丑,爱憎分明,充满了正能量。而这又贵在一个“真”字。

    一、真情的流露自然而然,引人共鸣

    著名学者范培松对散文的情感有段准确而精彩的阐述:“散文的情要真,它应该从作者的血管里喷出来。情真才能意浓,情真才能有特别的韵味。在散文中,做作、装假,犹如东施效颦,人们看了总不大舒服。尤其散文篇幅短小,千把字长,有一点虚情假意的败笔,就会十分刺眼。可以这样说,在散文写作中,写真情实感是头等重要的问题。” 刘国震深得个中三昧,写散文注重情真,不是“为文而造情”,而是“为情而造文”。其散文集《岁月与人》中的散文皆是真情的流露,是“从作者的血管里喷出来”,因而“意浓”“有特别的韵味”。无论是写人叙事之作,还是漫议世相,抑或是评论文艺作品等,都有感而发,都是作者真情的流露。《尧乡诗会上的将军诗人》写将军诗人张庞,《“煤矿诗人”孙友田》写以创作煤矿诗闻名遐迩的诗人孙友田,《“诗应该从纸面上站起来”》写“我”与著名诗人、歌词作家石祥的交往、友情,《“蚊子”架起友谊桥》写“我”与著名诗人桑恒昌等人的交往、友情,《“老顽童”的睿智与魅力》写年近古稀而坚持站着讲课的著名科学家王渝生教授,《这个“的哥”,好样的!》对一位北京“的哥”的爱国精神、民族气节大加褒奖,《“疑似”汉奸》鞭挞著文诋毁革命先烈的“疑似”汉奸的行为,《过目难忘说<沉思>》评论著名诗人公刘及其名作《沉思》等,这些散文都是作者刘国震真情的流露,是从其“血管里喷出来”的,而且自然而然,毫无矫揉造作之感。真情的流露自然而然,来自刘国震对生活、对作品等独有的感受,并且这种感受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因而能引起众多读者的共鸣。

    二、真理的演绎形象生动,给人启迪

    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有句名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这充分体现了亚里士多德追求真理的可贵精神,也成为后世仁人志士对真理的共同追求。无疑,刘国震也是真理的追求者,在生活中探索真理,在作品中演绎真理。其《岁月与人》中的散文《<知音歌>幸遇知音》,写著名诗人刘章创作的歌词《知音歌》,起初无人问津,后来遇到知音作曲家王玉西为之谱曲,此歌曲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荣获中宣部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歌词也为《中外歌词三百首》所收录。《<知音歌>幸遇知音》正是通过《知音歌》曲折经历的反映,演绎了如下真理:“一篇优秀的作品,即使是名家的优秀作品,如果遇不到 ‘知音’,也会被埋没。”此真理的演绎,形象生动,给人以启迪。《从心底流淌出的诗》,属于一篇谈诗创作体会的散文。其中,写到诗人刘国震从军时的一首反映家庭生活的抒情诗《周六电话》的诞生经历。此诗写军人的他仅能在每周六与爱女通一次电话,尽管“女儿每天都在喊爸爸”,但是“我只能在周六才听到一声”,因为“勤俭的妻子精打细算/那一声呼唤打了半价……”,军人情怀,父女之情,夫妻之情表现得如此真切,如此质朴,如此感人!从中,也演绎了创作上的真理:“生活孕育了诗篇,催生了诗情”,从心底里流淌出来的诗分量极重。正如诗人在文末所言:“《周六电话》这首诗仅有6节21行,不足200个字。但每一句诗,乃至每一个字,在我心中的分量,却异常沉重。因为,它不是用笔写,而是从心中流淌而出的。”如此真理的演绎也形象生动,给人启迪。像如此形象生动演绎真理之文在《岁月与人》中还有一些,限于篇幅,我就不一一援引了。正是由于真理的演绎形象生动,《岁月与人》告别了文字的肤浅,也告别了枯燥乏味,而具有了立意的高度,思想的深度,给人以艺术美的享受,也能给人以启迪。

    三、真相的还原恰到好处,让人难忘

    宋代大诗人王安石的名句:“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登飞来峰》)这是诗人写登飞来峰之感,也是在揭示哲理。其蕴含的哲理,以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一个人站得高,眼界高,洞察力、判断力强,便能看清问题,透过现象看本质。经过多年的学习、实践,刘国震也成了这种“身在最高层”的作家,在纷纭复杂的世界里,不为各种表面现象所迷惑,而善于从中发现表面现象掩盖下的本质。这反映在散文集《岁月与人》中便是有不少作品对事实真相的还原恰到好处,令人难忘。《也说“毛时代的穷人”》,就他人的一篇杂文《毛时代的穷人和邓时代穷人的区别》中的观点毛泽东时代的穷人境遇、理想等不及邓小平时代的穷人加以辩驳,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还原了事实的真相,纠正了《毛时代的穷人和邓时代穷人的区别》一文以偏概全、割裂历史之误。《“总理遗言”岂容伪造?》,就坊间流传的共和国的首任总理周恩来的“临终遗言”辨别真伪,通过历史文献的引用,准确的判断推理等,指出了“遗言”的破绽与漏洞,并对这种随意伪造伟人遗言的做法提出有理有据的批评与质疑,见解独到,令人难忘。《“谁要你的臭钱!”》,写毛泽东时代的小英雄刘文学,发现并制止地主“偷摘集体的海椒”,面对地主的金钱诱惑而正气凛然,严词拒绝:“谁要你的臭钱!”结果惨遭地主杀害,年仅14岁。此文讲述了这一史实,并运用对照等手法对当今社会中出现的“封口费”事件加以鞭笞,还对某些人造谣歪曲刘文学之死因进行了有力的驳斥,也在某种程度上还原了刘文学死因真相,令人读后印象深刻。《郭沫若为<艳阳天>题写过书名吗?》《“看历史”要睁着眼睛》《陆游遭贬损 老孔吃官司》等文也都是还原真相恰到好处之佳作,也都能令人读后难以忘怀。

    四、真诚的批评持之有故,令人信服

    刘国震的《岁月与人》,收录了一些杂文,也收录了一些随笔体的文艺批评文章。像《也为“屁民”说几句话》《“瞎狼私通”》《由“耳光事件”想到的》《“玩大了!”》《“文革语言”》等文皆属于杂文。对杂文归入狭义的散文,学者有不同的看法。有人把杂文归入狭义的散文,而著名学者朱金顺则不赞同将杂文归入狭义的散文。即便不将杂文归入狭义的散文,但视之为广义的散文也未尝不可吧!至于将随笔体的文艺批评文章归入狭义的散文应该无异议,因为一篇行文活泼的好的随笔体的文艺批评文章本身就是一篇好散文。《岁月与人》中的散文尤其是杂文、随笔体的文艺批评文章勇于批评,而且批评是真诚的,言之有理,持之有故,因而令人信服。为了节省篇幅,我仅有就其中的随笔体的文艺批评文章略加评论。当然,这里所说的文艺批评包含“褒贬”二字,也即包含对批评对象的赞扬与批评两个方面。《莫将红歌“转基因”》,对歌坛存在的“恶搞红歌”,肆意改红歌歌词的现象提出了真诚的批评,言之有理,持之有故,令人信服;而《<映山红>:新词不如旧词好》则对因修改者的能力不足而造成的所改新词不及旧词好提出了批评,并强调:“在经典面前,如果没有能力超越,还是少动斧头为好。”此批评同样是真诚的,而且言之有理,持之有故,令人信服。刘国震是国内研究著名作家浩然的专家。他的文学批评专著《感悟浩然》出版之后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岁月与人》中也收录了十多篇有关浩然及其作品的文学批评文章,包括对他人有关浩然及其作品的批评之批评文章,如《浩然献给周总理的一首长诗》《他的作品教人学好》《应重新审视与评价<金光大道>》等。这里以《否定了“神”,“鬼”必然泛滥——致一位文学专业研究生的信》一文为例,以一斑窥全豹。这篇散文,属于书信体的文学批评文章,对一位文学研究生的一篇有关浩然研究的学位论文提出了批评。文中对该研究生选择以浩然为研究对象表示肯定,并对此学位论文中对浩然长篇小说《金光大道》的批评的不实之处进行了纠正。刘国震的这篇批评文章在进行批评时是真诚的坦率的,通过摆事实,讲道理,便言之有理,持之有故,因而令人信服。此文所批评的那篇论文,实际上是当时正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几年前的旧作——硕士学位论文。该研究生对刘国震的批评心悦诚服,后来他对浩然作品继续深入研究,逐渐转变了立场,在撰写博士学位论文时,仍以浩然为研究对象,而予以客观公正的评析,不再故意误读和否定。他的博士学位论文已公开出版。

    总而言之,刘国震的散文集《岁月与人》,为时著文贵在真,真情的流露自然而然,引人共鸣,真理的演绎形象生动,给人启迪,真相的还原恰到好处,让人难忘,真诚的批评持之有故,令人信服,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充满了正能量,值得绍介。


   注释

    [唐]白居易:《与元九书》,《白居易集》第三册,顾学颉校点,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第962页。

    范培松:《散文写作教程》,北京:语文出版社 , 1985年,第19-20页。

    转引自清扬主编:《30天精通哲学》,北京:金城出版社,2010年,第131页。

    请参阅朱金顺:《散文写作常谈》,北京:北京出版社,1979年,第2-4页。


 [作者简介]


    王美春,男,1955年生,江苏南通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南通大学生态文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研究方向:唐宋诗与新诗批评。已出版《笔落惊风雨——写诗成功的秘密》《汶川地震诗歌漫谈》《与缪斯对话》《诗文沧海探骊珠》等文学批评著作十种。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中国文化报》《文艺报》《新文学评论》《百家评论》《边疆文学•文艺评论》《安徽文学》等国家级、省级报刊公开发表文学批评文章二百余篇。文学论文获第十二届中国人口文化奖、江苏省第六届“长江杯”文学评论奖等。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61)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发表于: 2018-11-06 20:52         【举报】
此文发表在《中国边防警察报》2018年9月20日第4版。
     发表于: 2018-10-16 11:30         【举报】
真情的流露自然而然,引人共鸣
真理的演绎形象生动,给人启迪
真相的还原恰到好处,让人难忘
真诚的批评持之有故,令人信服
谢谢关注
三月雨  2018-11-06 20:36  
     发表于: 2018-09-30 16:16         【举报】
王美春,1955年生,江苏南通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职称)。南通大学生态文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已出版《笔落惊风雨——写诗成功的秘密》《汶川地震诗歌漫谈》《与缪斯对话》《诗文沧海探骊珠》等文学批评著作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