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雨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lgz0319
     

个人资料

三月雨 (营长)
  • 日志:1667 评论:6856
  • 留言:13 访问:3155251
  • 累计积分:1561
  • 当前积分:1561
  • 勋章:

博客日历

<<2018年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博客详细

认认真真写岁月·(转帖)    2018-09-30 11:28


            认认真真写岁月

 

                                              文/丁肃清

 

 

刘国震是个挺有意思的人。职业是警官,职外是作文,写了二十多年了,出版了好几本书,别人出书都开个研讨会推广一下、宣传一下,而他没。他就那么悄不做声地写,也从不和谁比过孰高孰低。做事说话都是有板有眼的,连和人开个玩笑都像是正儿八经。

近日他又出版了一本散文集《岁月与人》。别人出书都是尝鲜儿、新文新作,他出书则都是旧文旧话,这本文集里的文章都标记注着年月日,一看,都有十年二十年的“文龄”了,再看,这些文章又都不显得老、不显得过时。他不是没有新文章,这之前他曾出版有《凝思与歌唱》《凝望岁月》《感悟浩然》等,报刊上也常有新作发表,二十年如一日,他在文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发声。他在岁月中一路走来,把其文字撒下一地,而今来了个蓦然回首,把旧有的它们整合成集,和过往的自己对话。很多的人和事,很厚的岁月,都写在了他的书里面。《岁月与人》,只看这书名,不卑不亢、不俗不雅。一个人,站在岁月面前,不怨不悔、不亏不欠,这很像是刘国震。

什么叫做好文章?不过时的文章乃是,写了很久再看还鲜眉亮目乃是。《岁月与人》首篇是从诗说起,“被蚊子叮出的诗”,第二篇、第三篇乃至其中很多篇,也都是诗的话题,诗人诗事,诗情诗意,在漫漫的叙事中都活得有鼻子有眼,有情有感。让人觉得他的散文就是从“诗”里长出来的。这也不怪,因为作者起初就是写诗的。诗人作散文,其语言的成熟与美感不用怀疑,《岁月与人》的语言都顺理成章、浑然天成。诗人作散文的优势常常更有联想和发现,写蚊子叮咬他,“嗜血者,常哼着柔情的小调”,由此又联想到了苍蝇、老鼠、臭虫,由此暗喻了人性的卑劣。“两首‘绝命诗’”一写吉鸿昌的,其英烈英名盖棺定论。二写汪精卫的《慷慨篇》,作者是把其人掰成了两瓣而论,以求证“以人废文”的时代已经成为了历史。而“浩然献给周总理的一首长诗”一文,表现的是浩然对总理的真情,更是作者对浩然的敬佩和热爱。

《岁月与人》里至少有十多篇题目都有浩然,加上之前他的那本《感悟浩然》随笔、评论集,说国震是一个地道的“浩粉”有点柔绵气,这个词与他铮铮铁骨的性格不太相符,但他绝对是中国文坛研究浩然的专家,他对浩然的研究是系统而持久的,是全面而纵深的,覆盖了其全部作品的。他对浩然文学创作的来龙去脉、对其相关资料的收藏,可以说是无人能及。从短篇《春歌集》到长篇《艳阳天》《金光大道》《苍生》,再到浩然大量的其它作品,刘国震都如数家珍,谈及必是滔滔不绝,对浩然的创作艺术、文艺思想都有其独到见解。甚至不忘在微信朋友圈也谈浩然,看看他在圈里写的吧:“用浩然的四个短篇小说题目,整了一幅对联:喜鹊登枝,金海接媳妇;春蚕结茧,春华走姥家。”这也就不奇怪他对浩然的感情了。惯常,作家和他们的作品都是可以争论的,但是你就是不能和刘国震说浩然的微词,如是,他必是有理有据,与你争个是非分明、孰对孰错,甚至是脸红脖子粗,没有中庸的余地。也不必责备国震的固执,人们可以理解他一下,于小处说,二十年的心血,都流淌在浩然的作品里,像战士固守着阵地城堡,退却是坚决不能的。于大处论,忠诚自我的文学观点,当是文人固有的品质。如今锦上添花的人多多,雪里送炭的人极少,有奶便是娘、墙倒众人推之现象比比皆是,自然在文坛也无例外。刘国震固守着浩然文学寸土不让,当是一种文学操守,更是一种社会操守。

当然,除了浩然之外,《岁月与人》更多地写了别的,社会的方方面面,人情的炎凉冷暖,其艺术表现力是无可挑剔的,思想性强,社会性强,是这部书突出的特点。作为一个作家,刘国震与众不同的,是把更多的关注给予了社会。文集无论是写人记事,还是漫谈世相,皆持之有据,见解独到。邢台的地方不大,文学根底也不怎么雄厚,更需要文学的多样性。刘国震的文风与众不同,这也没什么不好。你可以喜欢他的文字,也可以不屑他的文字,但他的文字就这么存在着并且影响着人们的眼球,都这么长时间了,也可以说是独树一帜吧。

《岁月与人》的语言少了些柔绵,多了些尖锐,对于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来说,这也许是逼出来的。在他的文章里,不存在“怒其不争”的秉性,从这一点上说,他倒是特符合其当年的军人性格、如今的警官形象。他喜欢逻辑地、历史地看问题,反对“跟风”。世情常常是这样的,有些朝云暮雨的人,在那个时候是阿谀巴结,在这个时候就撒泼骂娘。刘国震写《映山红》改词,他认为“新词不如旧词好。”“在经典面前,如果没有能力超越,还是少动斧头为好。”文如其人,他的文章和他的做人心口一致,《岁月与人》即是他的貌相。说刘国震是个认真的人,或者说他是一个较真的人,差不多都一个意思,心里想什么就一吐而快,甭管人们对此喜欢不喜欢、欣赏不欣赏,他都这么做了,就这么说了。他这样做人做事,总比“墙头草”式样的文学强得多。

说真话、别着劲儿说话、替弱者说话,是刘国震的文章的突出个性,像“也为‘屁民’说几句话”,只看题目就知其内容了,那是对无视人民大众的人的一篇檄文。汶川地震,有些媒体不是脚踏实地地赈灾,而鼓噪不惜巨款即刻投入拍电视剧煽情,他这么说:“拍电视剧?你拉倒吧!”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走向了富强,但也不乏否认历史、否认领袖的杂音,他则以陈永贵、吕玉兰、倪志福、王进喜等劳模为证,“也说‘毛时代的穷人’”,说得有理有据、据理力争。“岂能如此糟蹋自己的形象”,这是作者对有些不负责任之人发出的悲愤之言。他为浩然鸣不平,为郭沫若鸣不平,为太多曾经被人捧、如今被人踩的人们鸣不平。他为“国歌遭遇恶搞”、“饱受摧残的嫩芽”而怒,为“‘知音歌’幸遇知音”而喜,泾渭分明,毫不含糊。整部文集,如此这般的感情色彩实在是太浓厚了。读刘国震的文字,有时不免会对他产生同情之感,如此这般写是不是太累了?在“识时务者为俊杰”生活认知的舞台上,他不是想要夺取什么,他是在拼命地要捍卫着什么。“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鲁迅先生的诗句描写的多么像是他刘国震啊!再说回来,从刘国震文章的字里行间,依稀又仿佛看到了鲁迅的秉性和风格。

读刘国震的文章,几乎看不到歌舞升平、花前月下镜像,多半感受到的是一种沉重,沉重之余又多少有些解气。于他自己而言,做这种式样的文学肯定少有快乐和轻松,他这又是何苦呢?是否应该这样理解他的文学之旅,即不是为了功利、不是为了出名,甚至不是为了文学本身,而仅仅是用他的文字为公平和正义发声。

“从心底流淌出的诗”,是《岁月与人》中少见的写儿女私情的一文。这是记叙他女儿出生、而他正从军北京军区的事情,他因军务不能回家,为此特意为女儿和妻子写过一首诗,“周六电话”,他在文中又引用了这些诗句:“周六/话筒里传来一声‘爸爸’/妻子抱着女儿/女儿抱着话筒……”读此篇文章,让人们看到了他柔情的一面。以此映衬《岁月与人》中那些仗义执言、抨击时弊的文章,那何尝又不是作者对社会、对人民的情感流露呢!此乃深情、至情。没有情,何以发声?没有情,又何以乐此不彼地投入于社会问题的争鸣?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刘国震是以其文心的顽强感动着生活、感动着岁月。如果文学对名利趋之若鹜,文学就没了筋骨。巴金老人说:“向读者说真话”,《岁月与人》就是这么做的。

认知是从阅历中走出来的。《岁月与人》的最后部分,“在鲁迅文学院的日子里”,是作者系列日记体散文选录,记叙的是他学习期间的详实生活,接受的是最前沿的文艺思想,接触的是众多的大家名家,拓展着对文学和人生的思考,作者就是用“认真”二字打发着自己的日子。

认认真真写岁月,文学的日子每一天都是新的。

 

 作者简介

 丁肃清,邢台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邢台市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城市封面》《困惑地带》,小说集《楼上楼》,散文随笔集《芭蕉雨》《莲花静静开》《誓不成佛》《你们要进窄门》,评论集《小说引论》等。散文《誓不成佛》获第二届老舍散文奖,散文《一个人和一幅画》入选小学语文课本。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86)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发表于: 2018-11-06 20:49         【举报】
此文发表在《中国艺术报》2018年10月24日第8版。
     发表于: 2018-09-30 11:39         【举报】
丁肃清,邢台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邢台市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城市封面》《困惑地带》,小说集《楼上楼》,散文随笔集《芭蕉雨》《莲花静静开》《誓不成佛》《你们要进窄门》,评论集《小说引论》等。散文《誓不成佛》获第二届老舍散文奖,散文《一个人和一幅画》入选小学语文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