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雨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lgz0319
     

个人资料

三月雨 (营长)
  • 日志:1667 评论:6854
  • 留言:13 访问:3132210
  • 累计积分:1562
  • 当前积分:1562
  • 勋章:

博客日历

<<2018年10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博客详细


        海内存知己,无私天地宽

                 ——读《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兼谈浩然的人格魅力

                                    

                                   文/赵秀忠

           
       

   《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团结出版社2018年1月版)是当代著名作家浩然之子梁秋川继《曾经的艳阳天——我的父亲浩然》之后撰述的又一部纪实性著作,二者堪称真实反映人民作家浩然创作道路、人生轨迹、心灵世界的姊妹篇。两部作品互为映衬、互为表里,让所有钦佩、崇敬、喜爱、怀念浩然的读者乃至不了解浩然甚至误解浩然的所有人,可以从中领略到除了《艳阳天》、《金光大道》、《苍生》等长中短篇小说所提供的艺术世界之外的又一片天地、又一番风景——即浩然的情感境界、人格魅力、精神高度的另一面,可以让我们真切地感受一个真实的浩然、丰富的浩然、鲜活的浩然、亲切的浩然、大写的浩然!

     作为浩然备加疼爱的小儿子,作为专门从事搜集、整理浩然作品、资料、遗物的研究者,梁秋川有着得天独厚、他人不可替代的资源占有和研究优势。《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即是他长期克勤克勉、呕心沥血、披阅求索、记述编写的重大研究成果之一。全书由51篇组成,每一篇都是作者依据手中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在考证、研究父亲浩然留下的日记及其与友人间的书信等文字材料的基础上整理撰写而成,没有虚构,没有想象,不加臆断,不加修饰,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完全以真实的力量、事实的魅力取胜,有着难能可贵的史料价值和不可置疑的科学信度,不仅是真实准确认识浩然、理解浩然的可靠依据,也是全面深入研究浩然、评价浩然的宝贵资料。

     在76个春秋的人生岁月里,在半个世纪的文学历程中,浩然曾交往过成千上万的各色人等,也结交过成百上千的各界朋友,《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记叙的就是这众多朋友中的51位(个)友人与朋友群体。其中既有在文学道路上给过他扶掖、提携的知遇恩师,如“五四”文学元老、文化教育界巨擘叶圣陶,现代文学家、著名文艺理论家巴人(王任叔);也有在创作历程中给予他鼓励、支持的领导与导师,如中国青年出版社的文化名人、著名编辑萧也牧,浩然加入作协的介绍人、当代著名诗人郭小川,新闻界老报人、《河北日报》创办人之一的翟向东。既有友情历经53载而情愈浓、相知相交、患难与共、胜似兄弟的内蒙儿童文学家杨啸,有同样有53年友谊而心心相印、息息相通、肝胆相照的河北散文作家曹继铎,有坦诚相见、共渡时艰、同历风雨的工人诗人李学鳌;还有在风云变幻中相濡以沫、同舟共济的患难之交、著名诗人张志民,有同赴南海采访创作、在历史转折关头经受考验的生死之交、著名诗人张永枚,有交往密切、感情至深、心灵默契的莫逆之交、军旅诗人胡世宗,有“切而不密”、彼此牵挂、热诚直爽的东北汉子、小说家丁仁堂。既有给浩然以影响、帮助的前辈作家,如大名鼎鼎的文坛大家赵树理、柳青、李季、周立波、贺敬之、魏巍、杨朔、马烽、孙谦等前辈作家;也有在文学与生活旅途上相扶相持、惺惺相惜、砥砺前行的同辈作家,如北京作家杨沫、管桦、刘绍棠,河北作家常庚西、张峻,山东作家郭澄清,上海作家胡万春等;也有对浩然钦佩、敬仰而浩然又倾力扶持、真情相待的晚辈后生,如从中学教师到出版社编辑的张昌华,与浩然有亦师亦友之情、亲如父子的杨屏,仗义执言敢为浩然辩与呼的警察诗人、“中国民间浩然研究第一人”刘国震,也包括因浩然厚爱、器重、扶持而影响人生轨迹并没齿难忘、终生感念知遇之恩的忘年交——笔者本人。

     值得一提的是,《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还记叙了在浩然文学道路上给予特殊支持的出版社、报刊编辑朋友们,他们是浩然成长进步的伯乐,是助推浩然成功的幕后英雄,也是陪伴浩然坚定前行的知音知己,如《北京文艺》的周雁如,《中国青年报》的沈仁康,百花文艺出版社的李克明、周艾文、刘国玺,《收获》杂志社的郭卓,还有为浩然作品编辑出版默默奉献的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鸭绿江》编辑部那些不知姓名的编辑朋友们。

     浩然的朋友遍天下!除了上述作家、编辑朋友之外,浩然的朋友遍布各行各业,其中最多的就是他在深入生活、文学创作中结下深厚友谊,源源不断为之提供创作素材与原型的农民朋友们。浩然代表作、长篇小说《艳阳天》主人公萧长春的原型、与浩然兄弟情深的北京市顺义区焦庄户村党支部书记萧永顺就是其中的代表。作者在书中以《一生的农民兄弟》为题对浩然与萧永顺长达半世纪的兄弟之情作了详实、精细的记述。除了农民朋友,我们在书中看到,浩然的朋友还包括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奠基人之一的费孝通,合作化运动中闻名全国的河北省女劳模吕玉兰,解放军战士马贵民,医务工作者费玲英,年老孤单的五保老人们,日本友人、文学翻译家伊藤克……

      阅读《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我常常联想到“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的唱词,也每每想到鲁迅先生题赠瞿秋白的条幅:“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而浩然结交的岂止是一知己,他竟然拥有如此多的挚友、至交、知音、知己,这真是人世间的一大奇迹!产生这一人间奇迹的奥妙何在?在浩然身上一定有着不同常人的人格魅力、道德引力和精神磁场!如何找到浩然交友的情感密码和心灵钥匙?在对《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细细品读和反复探寻中,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仔细品味、思索之间,我感到,书中所记浩然与51个(群)朋友相识、相知、相亲的故事,将浩然面对朋友的质朴、热情、坦诚的音容笑貌生动展现,将浩然捧给朋友的那颗柔润、炽热、真诚的心灵如实捧出,也将一个精神饱满、丰富多姿、亲切可感、人格魅力四溢的当代文坛大家形象赫然矗立在了我们的面前。

     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个对党无限忠诚的浩然。鲜明的党性,使浩然与所有热爱党、忠诚党的朋友找到了共鸣,奠定了牢固的友谊根基。浩然逝世后,治丧委员会所发讣告的第一句话就是:“浩然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文艺战士,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这是党组织对浩然的盖棺论定,是对浩然一生的公正评价,也是浩然作为党员赢得的最高荣誉,也是推倒一切对浩然误解、歪曲之辞的最有力论断。观照浩然的一生,他是无愧于这个称号的。在《相知何必曾相识——孙谦》中,作者用浩然与孙谦对照的方式,集中反映了浩然对党的特殊感情。浩然是农民的儿子,有着苦难的童年,正是共产党使他脱离了苦难,找到了幸福,他对党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因而在16岁就投入了党的怀抱,成为一个年轻的共产党员。这之后,他一直坚定地听从党的召唤,自觉地用手中的笔报答党的深恩,用作品诠释党的理论方针路线。即使在遭受挫折、在危难之中,他都保持对党的忠诚,都坚持理想信念不变。在“文革”结束后,浩然受到误会误解,受到一些地方报刊的点名批判,甚至被莫名地取消了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尽管如此,浩然对党的忠诚没有丝毫改变,仍相信党组织会对他有一个公道的评价。他在给刘怀章的信中更表达了自己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希望你振作精神,写!写!党要求我们这样的人写出好的作品,人民要求我们这样的人写出好的作品。”(《故交刘怀章》)他把党的利益看得最重,时刻坚守着共产党员的党性原则。《家乡军营中的朋友——马贵民》写道, 唐山大地震发生后,当马贵民在张罗给浩然建造避震小屋时,浩然在信中这样写道:“你应当知道,我最希望你的,是能成为一个对党和人民有贡献的文学战士,而不是当我的‘义务秘书’。”恳切而直率的语句,既表现了对好友的真诚,更反映了党和人民利益至上的鲜明立场。而《责编书目最多的编辑至交——刘国玺》一文则写道,当听说刘国玺要借调出出版社时,浩然立即给他写信,在信中这样说:“知你要被借出工作,这是组织上对你的重视和信任,很为你高兴。”为组织的重视和信任而高兴,这是对朋友的鼓励,也是一个优秀党员对组织炽热情感的自然流露。浩然爱党之心天地可鉴!1987年北京市文联机关党委授予他“优秀党员”称号,就是党对浩然之忠诚的最好确认。

     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个对社会主义事业满怀深情的浩然。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是新中国建立以来近70年的主旋律,也是浩然那一代人用生命体验过的政治共识,更是他与朋友们建立友谊的思想基础。浩然走上文学道路之初,正是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运动如火如荼、轰轰烈烈展开的时期。作为记者,他走进顺义县的焦庄户,走进京郊的广大农村,走进燕赵大地乃至全国的广袤原野,与萧永顺等农民兄弟们一起投身于历史的沧桑巨变,一起感受着几千年来如同散沙一样的个体,如何在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走上合作化道路,实现了历史的跨越和命运的转折。这样的时代风貌和社会体验,在《一生的农民兄弟——萧永顺》中得到了真实的再现。风华正茂的浩然每天都被新鲜的变革感动着,都被农民投身社会主义道路的热情激励着,他自觉成为农业合作化运动的积极鼓动者和热情参与者。他在给好友胡世宗的信中写道:“革命推动历史前进。我一直亦步亦趋地用笔描绘着一场一场革命的斗争,我的作品反映了一点时代的面影。我是揭开中国文学史新篇章的先驱者的‘随帮唱者’中间的一个。我引以为自豪。”(《感情至深的军旅诗人——胡世宗》)正是这种热情和自觉,使他将毕生主要精力都倾注于反映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运动,歌颂社会主义农村新面貌、新农民的事业之中,因此才有《艳阳天》、《金光大道》等宏篇巨制及一篇又一篇同类内容、主题的中短篇小说,使他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唯一一位用小说全景式反映中国农村社会主义合作化运动全貌的作家。因而,浩然的警察朋友、河北诗人、评论家刘国震在给浩然的信中称:“你是中国农民的骄傲,也是中国作家的骄傲。”(《刘国震:燕赵大地上的仗义执言者》)浩然对社会主义的深情,对反映农村社会主义合作化的执着,对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农村面貌的真实反映、生动描绘是他创作的最大收获,也是他人生的最大亮点,但也是许多不熟悉那段历史、不了解浩然作品甚至是别有用心人们否定、曲解浩然创作的最大焦点。对此,刘国震的一段话一针见血、一语中的:“某些人、某种势力表面看是在否定浩然,而实质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全面否定新中国前三十年,歪曲污蔑我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全面否定党在十七年时期的农村工作,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个用生命追逐文学梦想的浩然。书中《最真诚、最可依赖的朋友——读者》开头记述了浩然1982年写给《新苑》编辑部的一段题词,其中有一句话情感真挚、言辞恳切,生动展示了浩然美好的文学梦想:“我的最美好愿望是:活着能经常跟我的读者见面谈心,死后留下一本他们爱看的小说。”对文学的挚爱,对文学的执着,对文学的贡献,正是浩然赢得读者及朋友们尊重、喜爱的直接动因。浩然从小就怀有写作的志向和理想,他的一生都在追逐着文学的梦想,一生都在实现着“写农民,为农民写”的承诺。他坦言:“自己是农民的后代,当过农民,了解农民,跟农民有着血肉联系,又怀上文学上的远大志向,责无旁贷地应该给农村写史、为农民立传。”“如果好梦成真,必定是生命的成功、人生奋斗的成功!”(《浩然的文学指路人——萧也牧》)但他的圆梦之路却并不全是鲜花阳光,而是充满荆棘风霜。他只有三年小学、半年私塾学历,却用8年时间自学、补习到大学专科的文化程度。为了把文章变成报刊上的铅字,天寒地冻,夜深人静,时任《河北日报》记者的浩然在保定后卫街5平米的倒座小屋里,“他的眼睛肿得像桃子一般,已经难以睁开。他便用左手掰开左眼的眼皮,那么艰难吃力地用右手‘爬格子’……”(《相逢恰是少年时——曹继铎》)正是这种拼命精神,这种追梦精神,才有了他的成名作《喜鹊登枝》,才实现了一次又一次超越,铸就了一个又一个梦想。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生涯中,浩然先后创作了《艳阳天》《金光大道》《苍生》《圆梦》等共10部长篇小说,《西沙儿女》《弯弯的月亮河》等13部中篇小说,《春歌集》《彩霞集》《幼苗集》等几十部短篇小说集、儿童文学集,共计1300多万字的煌煌巨著。可以想见,这一串用数字铸造的奇迹与辉煌,倾注了浩然多少对文学的钟情和热恋,挥洒了浩然多少勤劳的汗水和心血!书中有这样一个情节给人的印象极为深刻,当浩然把《金光大道》第三卷书稿交给马贵民存到部队保密室的保险柜时,他说:“此刻,如果谁想让我疯了的话,就把我的稿子付之一炬!”视文学如生命,文学就是浩然生命的全部!浩然的付出和艰辛没有白白付出,他是当之无愧的成功者。梁秋川在书中写道:“以父亲拥有的读者数量及其影响,说他作为一个作家,在自己的文学事业上是一个胜利者,是一个成功者应不为过。”这绝非作者对慈父的溢美之辞,是对浩然最中肯的评价。如若不信,读一读《最真诚、最可依赖的朋友——读者》,看一看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北京八宝山公墓与他们喜爱、崇敬的作家告别的读者们的场景和表白,你就不能不对在文学铸梦路上不懈奋进的浩然肃然起敬!

     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个坚韧不拔的浩然。浩然在文学上的胜利和成功,固然取决于他的天赋和勤奋,但更取决于他矢志不渝的追求、锲而不舍的奋斗、不惧艰难的勇气。1956年,立下文学梦的浩然,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写作成果得到社会承认,多么期待有更多学习提高的机会,然而浩然经推荐兴冲冲地前往河北省青年业余文学创作会议报到时,却莫名地被剥夺了参会的权利。经过浩然的一再坚持,也只能以一个列席者的身份参会,而且不享受会议任何待遇,会议任何活动都不给其通知。面对苛刻的、歧视的甚至带有侮辱性的参会条件,自尊的浩然硬是咬着牙接受了一切。当时,他暗下决心:“我一定要立志争气,将来一定要把自己的名字堂堂正正地写在正式代表签到册上!”(《45年的老朋友——常庚西》)有骨气、有志气、面对逆境不低头,这种刚毅坚强的性格即在年轻浩然身上初露端倪! 之后,为了躲避单位同事和来自社会的冷嘲热讽,他经常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秘密活动”,还要顶上“个人主义”等帽子,但他还是在艰难环境中取得了最初的成功,他的作品得到了叶圣陶、巴人等文学前辈的肯定与好评。此后浩然经历过政治运动的干绕、社会思潮的纠缠、人生低谷的痛苦、身体疾病的折磨、各种事务的消耗等等,但他一直以勇敢顽强的精神砥砺奋进,不懈追求。“命存笔在手,老死不卸甲。”“百花盛开时,忠骨染红霞。”为实现人生目标勇于拼搏、敢于献身的耿耿丹心、拳拳之志,在他给好兄弟杨啸的和诗中坦露无遗! (《尺素尽显兄弟情——杨啸》》)上世纪70年代后期,是浩然人生最不堪回首、最痛苦难捱的时期,一些地方报刊对他进行点名批判,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被取消,社会上也有人对他产生种种议论和误解,曾几何时他不得不在家写“检查”、交代“问题”。面对“气势汹汹”的形势,浩然也曾失落、委曲、痛苦,但一生都敢于和命运抗争的勇士又怎能被非常的重圧打垮,“他打定主意,要像个战士一样挺立在阵地上,即便倒下,也要倒在那里,而不是其他地方。”(《家乡军营中的朋友——马贵民》)他要用奋斗来重新崛起,他要用作品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在给费玲英的信中表示:“如今老了,又害起了病(肉体的精神的)。但我仍要当个坚强的战士,为写出一部好作品奋斗不息!相信,只要让我再活十年,那时给你写信的老朋友,一定还是个胜利者!”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从不服输的人生强者浩然,壮志弥坚,愈挫愈奋。为了从跌倒的地方重新站立起来,他咬紧牙关奋力苦战,在遭难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完成了标志他打翻身仗的长篇小说《男婚女嫁》(出版社出版时改名为《山水情》)并发表在河北大型文学期刊《长城》,之后又出版了标志他第二次崛起的长篇小说《苍生》。在危难中纷纷给过浩然鼓励、支持慰藉的朋友和读者们看到他的新著时,无不高兴地向他祝贺,表示:“又看到了浩然,看到了一个新姿态的浩然!”(《李克明:从合作伙伴到知己好友》)浩然用他的坚毅、顽强又一次在跌倒的地方挺立了起来,得到了人们的信赖和尊重。

     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个磊落正直的浩然。《最真诚、最可依赖的朋友——读者》引用了浩然逝世后不久召开的2008年全国“两会”期间一则新闻后的网民留言,留言者对浩然作出如此评价:“浩然,一个像鲁迅一样骨头最硬、意志坚定、心地无私天地宽、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坚定信仰不动摇的人民伟大作家永垂不朽!”这发自肺腑的心声正是对浩然光明磊落、正直无私品格的准确概括。了解浩然、评价浩然,永远都绕不开他陷入人生低谷的那一段,而这一段也是最能见证浩然人品人格的关键节点。浩然遭难、蒙受冤屈甚至受到批判的主要起因,一是1974年接受江青安排的任务到南海采访并创作《西沙儿女》,二是1975年江青召集浩然等文艺工作者到山西大寨接受写作任务。书中多处如实反映当年史实的真实记载显示,浩然当时如同马烽、孙谦、张永枚等等一大批作家艺术家一样,完全是在懵懵懂懂、不知情、不得已的被动情势下去参与这一切的,而且是有怨不敢言、想躲躲不掉。尤其可贵的是,浩然并没有趁机搞政治投机,借攀附权贵以爬上权力宝座,而是想尽一切办法躲避,想尽一切办法能拿起笔完成《金光大道》的创作。对于浩然,追逐文学之梦、为人民写出更多好小说才是他的唯一追求!但一些心怀叵测的人却捕风捉影,不断发难;一些地方报刊盲目跟风,无限上纲上线,把矛头对准浩然;浩然的人大代表资格也因此被撤消。但浩然自信自己是清白的,是遭受冤屈的,面对谣言和冷遇,他正道直行,坚信自己的人格端正,他清醒地认识到:“在共产主义没有到达之前,大道小路千万条,惟正直人行走最艰辛,你越正直,有人越说偏道弯,甚至有人施祸加难。我是苦水泡大的人,点滴苦头,能够自食自饮,继续走我要走、愿走的路。”(《感情至深的军旅诗人——胡世宗》)清者自清,身正无邪,浩然敢于面对那段历史,向自己的好友马贵民介绍了他与江青之间的历史事实,并审看了马贵民撰写的《江青与浩然结识的内幕》,最终这篇文章在《文艺报》发表,让更多的人真正了解了史实,也证明了浩然的磊落、坦荡、正直和清白。在浩然遭受磨难时,他的农民朋友萧永顺第一个从偏远农村赶到浩然家中,故意对着众人大义凛然地开导说:“没啥了不起,谁不知道你浩然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要有野心想当官,早爬上去了。”这位耿直、纯朴的农民兄弟的慷慨直言,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浩然的人品和人格。

     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个胸怀宽广的浩然。与浩然结交的朋友地位悬殊、身份各异、性格不同、志趣有别,但浩然都能够求同存异、广揽博纳、相知相亲,可见他有多么宽阔的胸襟、多么谦和的气度、多么包容的雅量、多么博大的仁爱!关于浩然与刘绍棠的关系,社会曾有不同传言,但事实上他们却是一对不“打”不相识的好兄弟。刘绍棠天资聪颖,少年时就有了“神童”的美誉,也因此在反右斗争中以“狂妄自大和个人主义”的罪名受到批判。年轻的浩然最初受社会环境的影响虽也认为刘绍棠思想上有问题,而且还曾受到刘绍棠初次见面时的冷淡,但当看到这位冀东乡亲落寞失意时,还是主动与之攀谈,从而加深了彼此了解,最终成为知心朋友。对此,刘绍棠之子刘松萝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我们北方人,我们京东人有坦荡的一面,除了血仇之外,有多大的怨恨,只要对方道歉了,就会一笔勾销。这些是有些文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看来,父亲与浩然先生才是真正的朋友。”(《不“打”不相识——刘绍棠》)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浩然的心地纯正与胸襟的宽广。好朋友之间也会发生矛盾,对待矛盾的态度最能考验一个人的胸怀。浩然在天津刘国玺家作客,刘国玺硬要浩然当场给他写字,这让浩然为难,因为他作事认真,不愿敷衍朋友,都是在心情好的时候写上几幅,然后挑最满意的送给好友。因此当时他死活不肯现场写字,喝了酒的刘国玺竟“翻了脸”,“撵”浩然离开,浩然当然也“愤愤”走出刘的家门。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感情,第二天浩然又和平常一样地和刘国玺交往。一个小小的故事,反映得却是浩然包容、宽容,求大同不拘小节的大胸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是发生在浩然与无锡一位中学生之间的有趣故事。浩然曾收到学生读者费玲英的来信,但由于十分忙碌未及时回信,却得到了这个倔强、火辣、有个性的小姑娘再次来信“发火”。宽厚、仁慈的浩然却并不因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小读者的冒昧“无礼”而嫌弃厌烦,而是很快给她回信,甚至首先承认“错误”,并且请求“原谅”。有意思的是,正是这个中学生的“发火”与名作家的“认错”竟产生了一段堪称佳话的忘年交式的友谊,成就了一个中学生的成长与进步。最终她在浩然的鼓励、引导下获得了文学的果实,有了自己的报告文学集和散文集,并加入了中国作协。(《费玲英:倔强的老朋友》)

     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个真诚善良的浩然。凡是与浩然接触过的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评价,他是一个大好人! 2008年浩然逝世后,那位网上留言者曾转述了他远在边疆的父母和奶奶听说浩然去世时的情境:他们哭着说,“好人呐,浩然是多好的好人啊,为什么就没有了呢?他小说里的高大泉就是他自己的高贵品质啊,这样的好人不是墙头草,一定受了很多委屈,现在像他这样有文化的好人作家已经快没了,多么可惜呀!”这来自底层百姓、不带偏见、质朴无华、掏心窝子的话更可反映出浩然为人的真而善、纯而美。有同样评价的又何止这个家庭的几位普通人!那个倔强的老朋友费玲英在给浩然的信中也曾这样说:“不管社会上刮什么风,我一直坚信我信任中的好人!”是学生更是朋友的杨屏在纪念浩然逝世五周年的文章中写道:“熟悉老师的人知道,那是一个无比善良的老人。”(《杨屏:是学生更是朋友》)书中最让人感到崇高、美好的篇目莫过于《叶圣陶:长达三十年的忘年交》。品读此文时我常想,是什么机缘成就了叶老与浩然这段足可载入青史的忘年交佳话?其中除了浩然小说积极向上的思想内容、清新扑面的泥土气息、生动可感的生活画面、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新鲜活泼的精彩文字等文学魅力打动了老先生外,更重要的就是浩然那真诚善良、质朴无邪、乐观进取的人格魅力感动着他,吸引着他。叶老那么喜欢与浩然交往,总是期待着与浩然相见、畅谈,那一定是这两人的人品、人格、情趣、心性达到了高度契合,因为两个人都是好人!在叶老给浩然的信中类似的话语比比皆是:“如有机会遇见,彼此相识,倾谈一回,当为快事。”“希望再给我来信,我乐于读您的信。”“知足下忙甚,但总望忙中抽暇,慰我夙愿,来共小饮闲谈,不求太久,得二三小时即可。”甚至在与其长子叶至善的通信中竟有20多封涉及浩然,言语之间毫不掩饰对浩然的喜爱之情:“这样的人还没见过第二个。”“对这个人我真有些佩服了。”而浩然更是不仅把叶老作为敬重、爱戴的导师、前辈、知音,更把他当成坚定作个好人的人生楷模。叶老逝世后,浩然在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当天的日记中写道:“还是当‘好人’好,那么多人来跟老人家告别……叶老不仅教我怎样当个好作家,也教我怎样当个正派的人。”息息相通、丹心相映,两个好人的言谈举止让人温暖温馨、感慨感动!浩然的善良真诚不仅在此一览无余,在《浩然和他的朋友们》一书中,他对待朋友的那种善意、那份热忱、那颗诚心真是俯拾皆是、枚不胜举!年轻的河北诗人刘国震到三河拜访,临别时年老病弱的浩然穿着棉拖鞋执意下楼相送,并迎着料峭的春寒一直送到小院外的街道上。当看到外面的光线好,为满足来访者的愿望又主动提出再照几张照片,还执意安排司机把刘国震一直送到三河汽车站。好友曹继铎出版第一本散文集《绿色赋》请浩然作序,对此感到“怵头”的浩然,竟放下自己紧张的写作,用了几天时间才把序写出来。因为他既要爱护作者,又要尊重读者,还要实事求是;既要避开俗套,还要保持真诚,他不愿随便写一篇东西来搪塞好友、糊弄读者、愧对良心!《艳阳天》第二部出版,他看到书的定价偏高,便担忧读者买不起,第二次印刷定价降了下来,他才放下心来。《艳阳天》农村版改编中,为了让农民读者少花钱,浩然常常感到如同割自己身上的“肉”一般疼,但还是做出“牺牲”,咬牙“割肉”,硬是由原版的47万字砍去三分之一,仅剩下32万字!  (《最真诚、最可依赖的朋友——读者》)……

     在书中,我看到了一个重情重义的浩然。朋友之交贵在情义,浩然在这方面堪称样板与典范。在朋友面前,他表现得永远都是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情切切、火辣辣,一旦相知,便剖肝沥胆、将心相托,绝假纯真。浩然自从结识了萧永顺这个农民兄弟以后,彼此之间就产生了相见恨晚、难舍难分的挚爱情愫,相见时并肩为农村发展奔忙,甚至伙盖着一条被子谋划未来,倾诉衷肠;分开时互相牵挂、彼此惦念,期盼着再会时的愉悦欢畅;半个世纪的交往,哥俩就像同胞兄弟一样走动来往,每一次萧永顺看望浩然离别时,浩然再忙都要一直把好兄弟送到车上。“当载着萧永顺的汽车要开动的时候,父亲浩然难过得险些落下泪来。”对待萧永顺是这样,对待其他朋友同样如此!浩然与杨啸相交相知53年,一在北京,一在内蒙,聚少离多,魂牵梦萦,唯有鸿雁传书,各诉衷肠,仅两人保存下来的信件就达456封!这古今中外文坛鲜见的“两地书”足可见出二人之间的情深谊重。难得的相见成了他们人生的最大幸福,欢聚后的分别自然让他们依依不舍。一次杨啸路过北京到浩然深入生活的顺义看望,分手时“看着杨啸登上了开往北京的长途汽车,父亲浩然想起他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抑制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工人诗人李学鳌,是北京作家中与浩然志趣相投、过从甚密、感情至深、不分彼此的好友,他们曾并肩追逐文学的梦想,曾相扶尝过世情的冷暖,曾相陪度过快乐的师美好时光。1989年9月年仅56岁的李学鳌英年早逝,浩然从京郊急匆匆赶往八宝山革命公墓参加好友的告别仪式。当看到李学鳌的妻子时,想到自己与朋友交往的那些往事,禁不住失声痛哭。杨啸看到因血压升高而满脸通红的浩然说:“你血压这么高,就不应该来了!”浩然回答说:“学鳌走了,我就是爬,也要爬来见他最后一面。”(《李学鳌:永远活着的“红五类”》)发自肺腑的真心话,重情重义的真性情,在此展示得淋漓尽致!正是浩然的重情重义,他才赢得了信赖,赢得了友情,才有那么多的朋友与他坦诚相见、真心相待。特别是在困难、危难时会想到好友浩然,会把要事、家事托付给浩然。“文革”当中,郭小川被下放到湖北咸宁“五七”干校,他的两个女儿仍留在北京。临行时,他叮嘱两个女儿,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浩然帮忙。(《郭小川:是领导更是朋友》)1967年,北京作家杨沫四面楚歌、危在旦夕,想照顾躲在自己家里的战争年代的老房东却无能为力,就想到浩然,请他悄悄地跟到她的家里,带这个老房东到外边吃顿饭,喝点酒,再去洗个澡。同年,杨沫的家被抄,她的女儿着急中首先想到的就是给浩然打电话。浩然在自身难保的窘境中,依然在暗中保护杨沫的女儿,不时到她家中察看情况。(《经过特殊岁月考验的友情——杨沫》)危急关头显本色,患难之中见真情。浩然是值得朋友们托付、信任的大写真人!

     回观全书,51篇浩然与朋友们的交往纪实,不啻当代情感史上高山流水般的一段段友谊佳话,让人流连忘返,感慨万端,感受着浩然的情感世界,感动着浩然的道德境界,感染着浩然的人格魅力,对浩然的崇敬也随之油然而生!

     特别应该感谢秋川,能在众多的朋友中把记述我与浩然交往的文章选入书中,而且以《年轻的知音——赵秀忠》为题,用6000多字、8个页码的篇幅详细记载了我与恩师情谊的点点滴滴。浩然父子对我的殷殷情意绵厚深长、相承相续让我感动感激。手棒书卷,反复品读,恩师与我之间的往事历历在目,宛若昨日,时时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水,由此也更加怀念老师,感恩老师。当年只是出于对浩然作品的喜爱、对名家浩然的崇敬,也是为了完成文学批评课教师、著名文学评论家冯健男教授布置的作业,才写出了我的文学评论练笔——《评浩然新作〈山水情〉》寄给浩然以表钦敬之意,想不到蒙浩然老师看重、厚爱及胡世宗老师、王栋老师的无私帮助,此文竟成为我的第一篇处女作!更重要的是此文的发表,竟然影响、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从此走上文学评论道路,立志作一个人民的评论家,也从此开启了我与恩师的一段师友情缘,铸就了我人生的美好品质与内涵。此后,我牢记浩然老师的嘱托教诲,学习浩然老师的人品人格,发扬浩然老师的进取精神,勤奋努力,不懈求索,30年间先后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等报刊发表文学评论、理论研究论文200篇以上,出版了五部评论及理论著作,由一个农家子弟成长为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石家庄市作协副主席,获得了诸多的荣誉和成果,得到了社会的尊重和认可。可以说,在一定意义上没有浩然就没有我的今天!浩然老师对我恩重如山,其恩德我铭记在心,没齿难忘!

     读完《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我突出的感受是,浩然是中国当代文坛上高高矗立的一座丰碑!他对中国文学的贡献,他作品所达到的思想艺术高度,他所受读者的爱戴程度,他所结交的挚友知音之多,他对祖国和人民之赤诚,从综合的角度来说很难有人能够超越。正因如此,浩然逝世后得到了越来越多善良正直而有良知人们的理解和尊重,引起了懂他、爱他的朋友和读者们越来越深长的敬佩和思念。敬爱的浩然恩师,此时,我想您一定读到了你的爱子为纪念您逝世十周年而奉献的这部新作,一定也能感受到和笔者一样的朋友和读者们对您的崇敬与怀念!浩然恩师,请在天国展开笑颜吧,因为你无愧亲友,无愧时代,无愧祖国,无愧我党,无愧人民!

        

  (赵秀忠,河北省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石家庄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评论家)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24)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发表于: 2018-10-08 15:36         【举报】
学习了一遍《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受益匪浅。
     发表于: 2018-09-30 11:22         【举报】
《父亲浩然和他的朋友们》(团结出版社2018年1月版)是当代著名作家浩然之子梁秋川继《曾经的艳阳天——我的父亲浩然》之后撰述的又一部纪实性著作,二者堪称真实反映人民作家浩然创作道路、人生轨迹、心灵世界的姊妹篇。两部作品互为映衬、互为表里,让所有钦佩、崇敬、喜爱、怀念浩然的读者乃至不了解浩然甚至误解浩然的所有人,可以从中领略到除了《艳阳天》、《金光大道》、《苍生》等长中短篇小说所提供的艺术世界之外的又一片天地、又一番风景——即浩然的情感境界、人格魅力、精神高度的另一面,可以让我们真切地感受一个真实的浩然、丰富的浩然、鲜活的浩然、亲切的浩然、大写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