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雨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lgz0319
     

个人资料

三月雨 (营长)
  • 日志:1668 评论:6859
  • 留言:13 访问:3262447
  • 累计积分:1583
  • 当前积分:1583
  • 勋章:

博客日历

<<2019年04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博客详细

缅怀陈超先生    2014-12-14 17:40


                     

                        著名诗歌理论家陈超教授


    10月31日凌晨,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陈超先生坠楼身亡,令中国诗坛震惊和痛惜!
    刚开始从微信上得到传言,不敢也不愿、不忍轻易相信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后来陆续看到各大媒体刊发的消息和悼念文章,才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陈超先生的辞世,是中国诗坛的重大损失,更是河北文坛的重大损失。他的专著《打开诗的漂流瓶: 现代诗研究论集》、《生命诗学论稿》、《中国探索诗鉴赏辞典》、《当代外国诗歌佳作导读》以及诗集《热爱,是的》、《陈超诗选1980—2002》等,在中国当代诗坛和文艺批评领域,有着持久的影响力。而他以仅仅56岁的享年和那惨烈的非常规方式离世,更是令人不胜唏嘘!
    我与陈超先生相识于90年代中期。那时我还在驻石家庄部队工作,有时到省作协办事,有时参加省作协组织的会议或诗人联谊活动,偶有见面与交流。记得有一次,在省作协创联部主任、《文论报》主编、诗人刘向东的办公室遇到他,我问他近来忙些什么,他叹口气说:刚从医院回来。我这才得知他的儿子患有先天性智力障碍疾病。这无疑是陈超先生内心一个无以言说的痛楚,也使我由衷地感喟“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的影集里,至今还保存着1996年冬省作协某次会议期间,我给他拍摄的照片。其中有一幅是在河北会堂的休息室里,他与时任中国作协副主席、河北省作协主席铁凝侃侃而谈,展望筹建河北文学馆宏伟规划的情景。1999年我的诗集《心雨潇潇》出版,我寄给他一册,后来在一次通电话时,他谈了对我这本诗集的印象与看法,具体地指出哪首诗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哪首诗存在什么问题,使我真切地感受到他的热情、赤诚、谦逊,以及治学的严谨、认真。得知陈超先生辞世后,诗人臧棣说他是“一个真正懂当代诗,又宽厚善待诗人的批评家。当代诗受益于他的智慧,敏锐,精准,宽厚,而对他的回报却如此之少。”我想,这应该是许多人的共有感受。
    自从2001年9月转业离开部队,离开省会石家庄后,十多年了,我再未与陈超先生见过面。期间偶有电话联系,大都是我向他请教一些文学理论上的问题。大约是去年吧,与供职于邯郸市公安局的刘晓宁兄电话中说到陈超先生,得知晓宁兄与陈超先生是河北师范大学77级的同班同学。晓宁兄随后还通过qq号发给我一组他与陈超先生在一次同学聚会时开怀畅饮的照片。我们曾相约有机会时一起赴省会拜访陈超先生,没想到,这个计划还未及实施,先生竟已溘然长逝!
    刚才找到我已经“光荣退休”的一部旧手机,竟翻出了存贮在机子中的一条短信息,是陈超先生2012年11月7日20:57发给我的。现将短信照录于此:“你好!诗集收读,有的诗有韵味,有的很机智,祝贺!陈超
    陈超先生说的诗集,是指我2012年9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凝望岁月》。我曾寄去一册请他赐教。这本诗集荣获邢台市首届文艺创作繁荣奖。10月29日,《邢台日报》刚刚刊出关于获奖作品公示的公告。这个好消息还未及向陈超老师汇报,没想到他竟选择了那惊世的一跃!
    我将永远保留那部旧手机,以及陈先生的短信,作为对这位善良、朴实、博学而睿智的杰出诗歌评论家的缅怀与纪念。

 

                                               2014年11月7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571)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发表于: 2014-12-16 13:50         【举报】
陈超老师是两届的感动河北年度人物评委,所以至少我和他一起开过两次会。但这之前早就知道他的大名。所以听闻他自杀的消息后,非常的震惊,非常的惋惜。
后来才知道他是抑郁症患者。得这个病的,用思想教育、情感开解都不顶用,必须吃药治疗。而抑郁症的百分之八十者有自杀倾向。
     发表于: 2014-12-14 17:44         【举报】
2014年11月17日《河北法制报》、2014年11月25日《牛城晚报》发表了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