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雨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lgz0319
     

个人资料

三月雨 (营长)
  • 日志:1668 评论:6859
  • 留言:13 访问:3262435
  • 累计积分:1583
  • 当前积分:1583
  • 勋章:

博客日历

<<2019年04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博客详细


    博主按:中国现代文学馆与中国作协主办的《文艺报》,近期将在《文艺报》“经典作家专刊”(第5—8版)联合推出一个关于著名作家浩然的研究专题,向我约稿。我修订、整理出两篇旧作短文,算是交了“作业”。在此刊出其中一篇。

   浩然之子梁秋川同志说他看到一篇文章,文中提到他父亲的长篇小说《艳阳天》是由郭沫若题写书名。他不知这个说法确否,想听听我的意见,并让我帮他考证一下。

  这个问题考证起来的确有难度。最大的不利因素是浩然和郭沫若这两个当事人均已作古,而秋川也不曾听他父亲提到过此事。浩然留下的日记,也没有关于此事的记述。再就是,《艳阳天》的版本很多,问世几十年来多次再版。《艳阳天》的最早版本,是作家出版社19649月出版的(第一卷,上下两册),此后,在1965年、1966年、1972年、1973年、1974年、1975年、1976年、1994年、1995年、2005年、2009年、2010年、2013年、2014年多次再版、重印。《艳阳天》的最新版本为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当代长篇小说“朝内166人文文库”之一种,2013年一版一印,20146月二印。特别是70年代,各地许多出版社都租纸型印行,要收集全这些版本很难,而那时的书,不同于现在,书名题字者是谁,一般是不会标注在书上的。例如,浩然1973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杨柳风》和儿童文学集《幼苗集》,书名均系浩然自己题写,浩然的日记中对此有明确记载,但两本书中都没有注明。浩然1973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选集《春歌集》和先后出版于1972年、1974年、1994年的长篇小说《金光大道》,书名也看得出是浩然所题写,但这几种版本的书上都没有注明。

  “文革大革命”中,浩然曾陪同邓小平、郭沫若等会见外国作家代表团(陪同邓小平会见外宾是在70年代初邓小平复出伊始)。但秋川认为,他父亲请郭沫若题写书名的可能性不大。我则觉得,既然有人这样说,而且写了文章在媒体发表,就事出有因。而书名题字,未必是作者自己请人题写的,有时,出版社也会出面做这种事。

  经从网络检索资料,郭沫若为《艳阳天》题写书名一说,来自署名周文慧的文章《几度风雨艳阳天——<艳阳天>创作、影响史话》。此文最初发于哪家报刊有待考证,已被中国作家网、凤凰网等多家知名网站转载,并被收入樊星主编的《永远的红色经典——红色经典创作影响史话》一书(长江文艺出版社200811月版)。文中是这样说的:“《艳阳天》的书名由郭沫若题写,当时的发行量曾经达到了500多万册,并曾在日本翻译出版。”《深圳晚报》2011116A25版“阅读周刊/周视点”刊载的一份关于浩然的资料中(李芹整理),也沿用了“《艳阳天》的书名由郭沫若题写”这一说法。凤凰网同日转载了此文。

  我收藏有小说《艳阳天》的最早版本(第一卷的上册,作家出版社19649月版)。这个版本的封面画作者署名溪水,书名题字是谁,没有标明。但从字迹看,不像是出自郭沫若之手,而像是浩然本人的手迹。长春电影制片厂1973年摄制的彩色故事影片《艳阳天》,片名题字与1964年版《艳阳天》的书名题字相同。人民文学出版社1966年、1972年、1973年、1974年印行的《艳阳天》,都是选用的与1964年版一样的封面和书名题字,只是封面画的底色有变化,有白色、淡黄色、绿色、蓝色、大红色和橘红色等。19766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艳阳天》,换了新的封面,封面设计和插图均为著名画家方增先,书名题字也与以往的版本不同,但没有注明是谁。从字迹看,基本排除了是郭沫若所题,是不是出自方增先之手,有待考证。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的“中国当代长篇小说藏本”《艳阳天》,沿用了1976年版的封面题字。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年版的《艳阳天》,换了不同于以往的新的书名题字,而且注明了“封面题字:浩然”。

  我收藏有河北人民出版社1973年版的八场话剧剧本《艳阳天》,封面题字是谁也没有注明,而且不同于以往任何版本的小说《艳阳天》的书名题字。从字体看,像是出自舒同之手,不能确认。但可以排除是郭沫若所写。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55月出版的电影文学剧本《艳阳天》,封面上的“艳阳天”三字倒是很像郭沫若的字迹。究竟是不是,尚需进一步考证,寻找确凿的证据(这个版本只注明封面设计:文国璋,但没有标明书名题字是谁)。河北书法家胡湛同志看了电影文学剧本《艳阳天》的封面书影后,对我说:“电影剧本书名题字是典型郭沫若风格,可以肯定是郭老的字。”

    长篇小说《艳阳天》的书目题字究竟出自谁人之手?为求得真相,找到确切的依据,我请教了浩然先生的一些老友。正在写这篇短文时,长篇小说《金光大道》的插图作者、著名画家李焙戈先生通过QQ号给我留言:1971年冬,浩然和诗人李学鳌住在朝阳门内人民文学出版社写作,一天晚上,我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去跟浩然谈插图问题,两人正在喝竹叶青,谈及《艳阳天》封面字,浩然说是他自己写的。李焙戈先生还证实,长篇小说《金光大道》的书名,也出自浩然之手。

  现在,有一点可以肯定了:《几度风雨艳阳天——<艳阳天>创作、影响史话》一文说“《艳阳天》的书名由郭沫若题写”,这个表述是不准确的。因为结合上下文,这里说的《艳阳天》,显然是指浩然的长篇小说原著,而非其它改编本。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102)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匿名网友
     发表于: 2014-12-11 11:27         【举报】
此文,连同《浩然躲过了一场大祸》,以《浩然史料研究二题》为总题,发表于2014年10月27日《文艺报》。
匿名网友
     发表于: 2014-12-11 11:24         【举报】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文艺报》,2014年10月27日已经推出“经典作家专刊”之浩然专刊,第5—8版,共四个版面,约计4万字。http://www.chinawriter.com.cn/wxbks/hg/2014/1027/2367.shtml
     发表于: 2014-10-14 13:59         【举报】
“送俩字无聊至极”——哈哈,这个2B,动不动就出来骚叫几声,怕大家不知道你不识数?
匿名网友
     发表于: 2014-10-13 22:02         【举报】
送俩字无聊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