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910 评论:3269
  • 留言:11 访问:1167795
  • 累计积分:881
  • 当前积分:881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4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博客详细

稷下学宫润桑梓    2019-03-25 06:49

稷下学宫润桑梓

 

    (1)

  在战国时期,齐鲁大地上就出现了一座官办高等学府——稷下学宫,引得四方士子汹涌而来,在这里读书朝圣。

  稷下学宫,亦称“稷下之学”,由田齐国王齐桓公田午创办。齐桓公田午(前400-前357),妫姓,田氏,名午,谥曰“齐桓公”,因与“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小白相同,史称“田齐桓公”或“齐桓公午”。其父是田齐创建者田和,史称“齐太公”,亦称“田齐太公”;其兄田剡是田齐的第二任国王,史称“齐废公”,《史记·田敬仲完世家》并未提及田剡及其生平事迹,是资料缺失,还是粗疏遗漏,不得而知;《竹书纪年》则记载了兄弟俩为争夺王位展开的一场血腥杀戮:“齐康公五年,田侯午生。二十二年,田侯剡立。后十年,齐田午弑其君及孺子喜而为公。”“齐康公五年”,即公元前400年;“孺子喜”,田剡之子田喜。按照《竹书记年》的说法,田剡于前383年继位,在位十年,田午于前374年弑杀其兄田剡和侄子田喜,兀自登上王位,成为田氏齐国的第三任国君。

  按照历史传承序列,田氏齐国脱胎于姜太公当年创建的姜姓齐国,或者说,田氏齐国是姜姓齐国的第二阶段。大约在公元前1046年,姜子牙辅佐周武王推翻商朝,建立周朝,因功受封于营丘(今山东临淄) 建国,国名为齐,因国君姓姜,史称“姜姓齐国”,传至齐桓公时,已经是富甲天下的大国,被《左传》《国语》《史记》评为“春秋四强国”之一,齐桓公也成为“春秋五霸”之首。叵耐齐桓公晚年昏聩,重用易牙、竖刁、公子开方等奸佞之徒,导致齐国剧烈动荡,霸业随之崩溃,齐桓公的后代子孙,一个个像枯枝败叶,可怜兮兮飘摇于风暴之中,齐孝公、齐昭公、齐懿公、齐惠公、齐顷公、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齐悼公、齐简公……

  直到公元前481年,齐国权臣田成子发动政变,诛杀齐简公吕壬,扶立齐平公吕骜,自任相国,田氏家族开始专权,历平公、宣公、康公三代,前391年,齐康公吕贷被田成子的四世孙田和放逐到海岛上,“使食一城,以奉其先祀”(《资治通鉴•周纪一》),田和自立为国君。前386年,田和被周安王姬骄列为诸侯,田氏齐国正式取代姜姓齐国,世称“田齐”。前379年,齐康公死,姜太公至此绝嗣。这次重大变故,史称“田氏代齐”。世人对此似乎并不以为忤,史家也少有“篡齐”之讥,大贤庄子对此大发感慨云:“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庄子·胠箧》)。

  齐桓公田午在位十八年,令他留名青史的,是两件大相径庭的事件:一是讳疾忌医,自取灭亡;二是创建稷下学宫,流誉千古。

  《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载,大约公元前357年,扁鹊路过齐国,齐桓公田午(齐桓侯)请他入宫做客,扁鹊望着桓公,说他有病在“腠理”(皮腠),桓公说:“寡人无疾。”过了五天,扁鹊复见,说他的病已入血脉,桓公又说:“寡人无疾。”又过了五天,扁鹊复见,说他的病已进入肠胃,桓侯很不高兴,置之不理。又过了五天,扁鹊又来了,远远望见桓公,转身就走,桓公派人追问,他说:“疾之居腠理也,汤熨之所及也;在血脉,针石之所及也;其在肠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虽司命无奈之何。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他说,病在“腠理”,或血脉,或肠胃,尚有药可治,一旦进入骨髓,神仙也救不了他啦!又过了五天,桓公病入膏肓,派人去请扁鹊,扁鹊早已离去了,“桓侯遂死。”

  田午先生“讳疾忌医”,导致“病入膏肓”,很快呜呼哀哉了,传为笑柄。就是这样一位愚昧颟顸的国君,居然创立了中国第一所官办大学堂——稷下学宫,引领了当时的时代风潮,促进了学术发展与百家争鸣,着实有几丝不可思议,难怪后世对此产生了纷争呢。

  关于稷下学宫创建于何时,目前有两种说法,一说创建于田午晚年,一说创见于他的儿子、齐威王田齐早期。“田午说”出于曹魏“建安七子”之一徐干的《中论·亡国篇》:“齐桓公立稷下之宫,设大夫之号,招致贤人而尊宠之,自孟轲之徒皆游于齐。”《中论》是一部随笔集,其主旨“大都阐发义理,原本经训,而归之于圣贤之道”(《中论序》),曹丕称赞此书“成一家之言,辞义典雅,足传于后”(《与吴质书》)。在这部杂著中,徐干闲闲一笔,记下了田午创建稷下学宫的历史功绩,却也引起了后世的争议。明代陈士元《孟子杂记》云:“孟子,齐宣王时人。徐干称桓公,误。”按年齿计算,田午卒于前357年,孟子生于前372年,就是说,田午死时,孟子才15岁,尚未在江湖扬威立万,两人大约是“擦肩而过”了。徐干文中的这个“时间差”,给后人带来了困惑。钱穆先生认为,“《中论》以外无言者”(《先秦诸子系年·稷下通考》),徐干之说就此一家,没有旁证,即为“孤证”。郭沫若《十批判书·稷下黄老学派的批判》指出,徐干《中论》中的“齐桓公”应为“齐威王”,他说,徐干此文不是专论稷下学宫起于何时,而是“顺便”提及此事而已,出现笔误也是不足为怪的。真相究竟如何,实在难以论定,姑且存疑吧。

  稷下学宫之名称,颇有来历。山东临淄城西南有一座稷山,据元代于钦《齐乘》记载,山上有一座后稷祠,因此得名。后稷乃周朝始祖,被后人奉为“五谷之神”;山顶还有一座夫子庙,以纪念孔子曾“到此一游”,当地百姓称之为“夫子山”。齐国都城临淄有一处城门,名曰稷门;田午在稷门附近设立学宫,故名曰“稷下学宫”。初创时期的稷下学宫,设施薄弱,学子零散,影响力也有限,到了齐威王、齐宣王时代,随着国势日益强盛,才得以蓬勃发展,逐渐进入了鼎盛时期,直到田齐末代君主齐废王田建投降秦国,学宫才与田齐政权一起,退出了历史舞台。

 

      (2)

  稷下学宫的鼎盛时期,是齐威王、齐宣王时代。那时候,学宫规模宏大,“为开第康庄之衢,高门大屋”(《史记·孟子荀卿列传》),逐渐成为当时百家争鸣的学术交流中心,为百家争鸣时代的兴起推波助澜。

  先贤们总结当初稷下学宫的办学宗旨,大体有三条:其一,“不任职而论国事”(桑弘羊语),不在其位,而论其政,旁观者清;其二,“不治而议论”(司马迁语),不任职,而发议论,大胆无忌;其三,“无官守,无言责”(孟子语),无官职,无言责,畅所欲言。学宫之内,思想自由,学派并存,兼收并蓄,言路洞开,交流、讨论、争论的热烈场面,随时随处可见。思想犹如鸿鹄之飞,无拘无束,畅达无极;交锋仿佛万川归海,浩流纵横,无际无涯。统治者通达开明,不嘚瑟,不倨傲,不装逼,不凌驾万方,“趋士”(礼贤下士)、“贵士”(尊重贤士)、“好士”(爱护人才),成一时之风尚。这里的莘莘学子,受到世人广泛尊敬,被称为“稷下先生”,或“稷下学士”。就像阳光洒遍了广袤原野,四方游士、各国学者摩肩接踵,纷至沓来。在学宫之内徜徉的,既有皇家钦定的黄老道家之学者,也有儒、名、法、墨、阴阳、小说、纵横、兵家、农家等各路精英,譬如荀况、申不害、鲁仲连、接子、季真、环渊、驺奭、彭蒙、尹文、田巴、儿说等,诸家流派耕云播雨,各家学说汪洋恣肆。一向以保守著称的宋代史学家司马光先生,满怀激情地写了一篇《稷下赋》,歌颂这个美好时代——“齐王乐五帝之风,嘉三王之茂,致千里之奇士,总百家之伟说。于是筑钜馆,临康衢,盛处士之游,壮学者之居,美矣哉!高门横闶,夏屋长檐,樽杳鹘啵几杖清严。尔乃杂佩华缨,净冠素履,端居危坐,规行矩止。相与奋髯横议,投袂高谈,下论孔墨,上述羲炎。树同拔异,辨是分非,荣誉樵株,为之蓊蔚,訾毁美,化为瑕疵。譬若兰芷蒿莎,布于云梦之洳;鸿鹄秋鸟仓鸟,鼓舞于渤獬之涯……”

       战国末期儒学大师荀卿先生,曾经先后三次出任学宫“祭酒”(主管),被称为“稷下学宫的最后一个大师”。《荀子》传世32篇,大多由本人撰写。他尊王道,论霸道,述礼义,讲法治,其主张却与传统儒学大异其趣。孔子说“法先王”,他主张“法后王”;孟子提出“性善论”,他主张“性恶论”;他反对“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宿命论,提出人定胜天,万物遵循自然规律。他的“帝王之术”,神秘莫测,吸引了一批野心勃勃的青年学子。荀卿的所谓“帝王之术”,就是站在帝王的视角,来观察世界,习练权术,治理国家,统御天下——这既是高屋建瓴的治国兴邦之术,也是驾驭臣属的阴险诡诈手段。如此鲜明的“两重性”,就决定了其高尚与卑污、光明与阴暗兼具的特点,“治”(治国)与“术”(治人)并存,“举”(重用)与“毁”(诛戮)同列,“血”(严酷)与“火”(温暖)同在。表现出来的,譬如胆大包天,杀人嗜血;只讲结果,不论手段;恩威并重,神秘莫测;哥们义气,笼络人心;无耻无赖,委曲求全;鸟尽弓藏,屠戮功臣;平衡两段,稳坐钓鱼船,等等。其间的抟转变化,昏暝交织,哪里是吾等凡夫俗子可以洞悉的啊!

  据《史记》载,李斯“乃从荀卿学帝王之术”,然后跑到秦国,以王霸之道辅佐秦王嬴政,扫强寇,灭六国,统一天下,推行峻法治国,焚书坑儒,钳制舆论,最后与赵高胡亥同流合污,发动沙丘宫政变,落得个粉身碎骨的悲惨下场。李斯践行其师荀卿先生的“帝王之术”,可谓大显神通,其历史意义却像一张印刷品,正反两面都写满了字迹。北宋大才子苏轼《荀卿论》批判说:“荀卿者,喜为异说而不让,敢为高论而不顾者也。其言愚人之所惊,小人之所喜也”;“荀卿明王道,述礼乐,而李斯以其学乱天下,其高谈异论有以激之也。”

  苏大才子的“批判之词”,可谓凌厉,然而并不恰切。其一,他批评荀卿好为“异端邪说”,标新立异,旁若无人,没有丝毫谦卑之心,似乎倒是史实;其二,他将欣赏荀子的人称为“愚人”、“小人”,显然是偏激之论;其三,他将“统一六国”与“沙丘宫政变”来个“一锅烩”,斥为“乱天下”,既不客观公允,也与历史发展规律背道而驰;其四,他将李斯的历史作用归结为受了荀卿“奇谈怪论”所激发,显然属于夸大之词,李斯的势利本性,才导致了他的个人悲剧,只要读一下《史记·李斯列传》,就可以看到李斯的一颗勃勃野心,时刻在怦怦跳动,这样一个势利而野心勃勃的政治野心家,其最后的惨烈归宿,当然是不可避免的。而已。

 

  (3)

  将老爹创立的稷下学宫发扬光大的齐威王田齐,当然不是等闲之辈。《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记载了他的几则为政桥段,令人感佩。

  其一,威王论宝。那一年,齐威王与魏惠王魏罃讨论何为“宝”,魏惠王吹嘘自己拥有许多“径寸之珠宝”,光彩熠熠,价值连城,齐威王回答说,我有良将檀子、能臣盼子、良吏黔夫、贤臣有种,他们恪尽职守,确保国家长治久安,这才是我的无价之宝啊!魏惠王闻言,十分尴尬,“不怿而去”。威王如此“论宝”,尽管惹得魏惠王很不高兴,拂袖而去,却是至理名言,值得汲取。

  其二,烹杀谄谀者。那一年,威王召见即墨大夫,说自从你到了即墨(今山东青岛即墨区),“毁言日至”,很多人骂你惰政害民,我派人去巡查,却见那里“田野辟,民人给,官无留事,东方以宁”,一派欣欣向荣景象。为嘛反差如此之大呢?“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誉也”,是你不向我的左右行贿而求得好名声啊!于是当场予以重奖,“封之万家”。威王随后召来阿城大夫,说自从你到了阿城(今山东阳谷县阿城镇),“誉言日闻”,好多人说你勤政爱民劳苦功高,可是我派人去巡查,却见那里田地荒废,百姓啼饥号寒,还耽误了好几件朝廷大事,既然如此,为嘛好多人不厌其烦地称颂你呢?“是子以币厚吾左右以求誉也”,是你贿赂我的左右以求得好名声嘛。于是断然下令,“烹阿大夫,及左右尝誉者皆并烹之。”威王将阿城大夫和那群为他吹喇叭抬轿子的马屁精,一并烹杀,用刑虽然残酷,旗帜却很鲜明,奖功罚罪,刚烈而果决,不为残忍吧。
  其三,鼓琴识音声。一次,威王弹琴,音乐家驺忌先生连声赞叹,威王勃然不悦,说您刚来,咋晓得我琴艺如何呢?告诫他不要乱拍马屁。岂料驺忌论琴识音,精到恰切,威王称赞他精通音律,驺忌却慨然而言道:何止音律,治国安民也可以从琴音里省察出来嘛。威王闻言脸色一变,说弹琴与治国何干?驺忌侃侃说出一番道理来:“夫大弦浊以春温者,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相也;攫之深而舍之愉者,政令也;钧谐以鸣,大小相益,回邪而不相害者,四时也。夫复而不乱者,所以治昌也;连而径者,所以存亡也:故曰琴音调而天下治。”——由琴音高低错落之变化,而论及治国安民,大弦春温似君意,小弦廉折若相音,深而愉悦乃政令,琴音调,四时序,政令顺,百姓安,而天下治。驺忌先生之论,可谓精彩独异也,威王心悦诚服,只说了一个字:“善。”

  这三个“桥段”,均见于《史记》,太史公为之心折不已。齐威王之不同凡响,由此可见,稷下学宫在他的任期内发扬光大,进入鼎盛时期,也就不奇怪了。一个以人为本,以良臣为宝,以功过论赏罚,以传播文化知识为己任的君王,庶几可以称为家国之福音呢。而他的继任者,齐宣王田辟疆,虽然难称英明领袖,在历史上并无太大作为,毕竟将稷下学宫进一步推向了繁荣,“宣王喜文学游说之士,自如驺衍、淳于髡、田骈、接予、慎到、环渊之徒七十六人,皆赐列第,为上大夫,不治而议论。是以齐稷下学士复盛,且数百千人。”(《史记·田敬仲完世家》)。

  历史地看,齐宣王对稷下学宫七十六名佼佼学子大加封赏,“皆赐列第,为上大夫”,赐予宅邸,封为上大夫,可谓尊崇备至;而他“不治而议论”的方针,也是兼容并蓄之典范,在他任内,稷下学宫的学子达到了上千人,可谓蔚为大观。然而,《韩非子·内储说上》记载的一则“滥竽充数”故事,差点颠覆了宣王的正面形象:“齐宣王使人吹竽,必三百人。南郭处士请为王吹竽,宣王说(悦)之,廪食以数百人。宣王死,湣王立,好一一听之,处士逃。”说是宣王喜欢吹竽,且必须是三百人的大合奏,南郭先生滥竽充数混迹其中,宣王对此浑然不觉,陶然而乐之,王宫供养了数百名乐手,且奖赏不断。宣王死了,其子田地继任,史称“齐湣王”,湣王不喜欢合奏,只喜欢独奏,南郭先生再难浑水摸鱼,只好逃之夭夭了。

  这则“滥竽充数”故事,历来被视为齐宣王的污点与笑柄,广泛流传;其真实性究竟如何,尚且不论,如果换一个角度审视一下,谁说这不是齐宣王兼容并包的一个例证呢?当然,兼容至于糊涂昏庸,并包至于不分良莠,那当然也是无可辩驳的臭毛病,必须予以批判。

  回望稷下学宫之兴衰,历览齐桓公田午、齐威王田齐、齐宣王田辟疆之作为,田氏父子前赴后继,兴学布道,引领了一个百花盛开百家争鸣的绚烂时代,后人咏叹之,铭记之,那是自然的。郭沫若《十批评书·稷下黄老学学派的批判》评论说:“这稷下之学的设置,在中国文化史上实在有划时代的意义……发展到能够以学术思想为自由研究的对象,这是社会的进步,不用说也就促进了学术思想的进步。”“周秦诸子的盛况是在这儿形成的一个最高峰的。”

  (2019年3月2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97)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发表于: 2019-03-25 06:57         【举报】
回望稷下学宫之兴衰,历览齐桓公田午、齐威王田齐、齐宣王田辟疆之作为,田氏父子前赴后继,兴学布道,引领了一个百花盛开百家争鸣的绚烂时代,后人咏叹之,铭记之,那是自然的。郭沫若《十批评书·稷下黄老学学派的批判》评论说:“这稷下之学的设置,在中国文化史上实在有划时代的意义……发展到能够以学术思想为自由研究的对象,这是社会的进步,不用说也就促进了学术思想的进步。”“周秦诸子的盛况是在这儿形成的一个最高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