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905 评论:3266
  • 留言:11 访问:1156909
  • 累计积分:875
  • 当前积分:875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3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博客详细

“常青树”宋璟先生    2019-02-17 18:03

“常青树”宋璟先生

 

    宋璟先生(663-737),字广平,邢州南和(今河北邢台市南和县阎里乡宋台)人,堪称大唐名相,在任52年,历事武后、中宗、睿宗、殇帝、玄宗五帝,堪称官场常青树。他一生勤谨敬业,节操持正,励精图治,是历史上有名的贤臣良相。而他“常青”之秘诀,则是经常扮演“反对党”角色,怼遍人间不平事,赢得清流美名传。他对皇上直言极谏,对势利小人冷若冰霜,对百姓却暖如艳阳,素有“有脚阳春”之美誉,五代文学家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云:“宋璟爱民恤物,朝野归美,时人咸谓璟为有脚阳春,言所至之处,如阳春煦物也。”

     《旧唐书·宋璟传》载,宋璟是北魏吏部尚书宋弁七世孙,“弁才学俊赡,少有美名”,“声姿清亮,进止可观”(《魏书·宋弁传》)。宋璟出生于唐高宗调露年间,“少耿介有大节,博学,工于文翰。”17岁进士及第,授义昌(今湖南汝城县)令,后升任监察御史、凤阁舍人。那时候,“贞观之治”余晖烂漫,从感业寺归来的武则天凤翅初展,铁喙剥啄,力压群雄,培植死党,逐步左右了朝政。

      高宗李治史称懦弱,临事彷徨无措,国家的方针大政,皆由武后决策。弘道元年(683年),56岁的李治在东都洛阳辞世,此后,国事由武后执掌,中宗李显、睿宗李旦,不过是老娘的傀儡。天授元年(690年)9月19日,67岁的武则天正式登上帝位,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更名武曌。

    在传统史家笔下,武则天至少有三大罪状:其一曰酷虐成性,滥刑诛杀;其二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附己为爱,苟一言之不顺,则赤族以难逃”;其三曰淫荡喧腾,男宠成群。女皇耳际,缭绕着此起彼伏、不绝如缕的万岁之声。她大兴土木,营造了一座座离宫别馆,纵情游玩,盛宴不歇。她喜玩鹦鹉,宫殿里到处挂满了鹦鹉笼;她嗜餐美色,身边帅哥如云。太平公主举荐的薛小宝独占鳌头,其淫风蝶浪,让女皇快慰无比;然而他的卑劣无耻,令女皇忍无可忍,下令乱棍打死,太平公主为讨老娘欢心,又推荐了“玉貌雪肤、眉目如画”的帅哥张昌宗。

    据说,这次公主颇下苦功,先令侍女与昌宗一试云雨,感觉“如南海鲜荔枝,入口光嫩异常”,这才奉送女皇。张昌宗又把其兄张易之举荐入宫,共同侍奉女皇。张氏兄弟乃中山义丰(今河北安国县)人,整天涂脂抹粉,描眉画眼,以求宠幸。女皇封昌宗为云麾将军,行左千牛中郎将;封易之为司卫少卿,赐给豪华宅第、奴婢、鸵鸟等。据说,女皇对张氏兄弟之“爱”,可谓深至入骨。每次他们回家,都派专人跟踪侍奉,不许他们与妻子哪怕说一句话。二张登上楼阁,便要撤掉楼梯,其母臧氏怜惜儿子,在家里安设了暗室,他们夫妻才偶尔云雨片刻。

    在女皇的羽翼之下,张氏兄弟炙手可热,不可一世,世人纷纷趋之若鹜。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载,张昌宗在兄弟中排行第六,世人赞曰:“六郎面似莲花。”丞相杨再思专以献媚取宠,人称“两脚狐”,他说:“人道六郎面似莲花,差矣!”昌宗惊问其故,他说:“莲花似六郎嘛。”昌宗含羞媚笑,女皇粉面桃红,“莲花六郎”不胫而走,传为笑谈。在马屁之风大盛的情形下,只有左御史台中丞宋璟背道而驰,冷眼相向。

    一次,张易之诬陷御史大夫魏元忠“有不顺之言”,涉嫌诽谤女皇,罪名如天,一旦定案,必死无疑。张易之令凤阁舍人张说出面作证,张说不敢违命,只得答应。宋璟闻讯,告诫他说:“名义至重,神道难欺,必不可党邪陷正,以求苟免。”他说,如果你因此得罪,“犯颜流贬”,会芳名远播,“万代瞻仰”。张说嗯嗯点头,“实话实说”,救了魏元忠一条老命。

    宋璟蔑视二张,屡批女皇逆鳞,有人为他捏一把汗,他却不以为意,忤逆如常。长安二年(704)秋,张易之私请相士李弘泰卜卦,观吉凶,问运程,这在当时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被人匿名举报,宋璟闻讯,“奏请穷究其状”,建议严厉查究。张易之吓得六神无主,跪倒在女皇卧榻前,痛哭流涕,“梨花一枝春带雨”,直把女皇弄得骨酥肉麻,怜爱有加,翻云覆雨,不在话下。

    第二天上朝,女皇对宋璟说,这件事易之兄弟已经奏报,就不必加罪啦!宋璟不识时务,当场反驳,说此事涉嫌谋反,关系重大,情在难恕,不得轻饶!他斩钉截铁地说:“臣必知言出祸从,然义激于心,虽死不恨。”明知祸从口出,偏偏倒捋虎须,直言抗辩,“虽死不恨”,这是何等的豪迈气概啊!女皇尽管脸色很难看,也是无可奈何。杨再思敕令宋璟退下,宋璟啐道:“女皇天颜咫尺,就在眼前,我要听皇帝发落,何劳大臣擅宣王命呢!”

    女皇无奈,只得下令将张氏兄弟拘押,走走过场,便予以特赦,并令张氏兄弟到宋璟府上谢罪,被严词拒绝,他说:“公事当公言之,若私见,则法无私也。”

    有一次,宋璟朝堂侍宴,女皇端坐首位,官员依品级列坐两厢。张氏兄弟皆为列卿,官阶三品,分列女皇两侧,宋璟官阶六品,坐在下首。张易之觑了一眼,拱手讨好说:“公乃天下第一人,为嘛坐在下座呀?”宋璟回答:“老宋位卑官小,无才无德,忝列末座,张卿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坐在旁边的天官侍郎郑善果提示说:“张中丞为何把五郎称作卿呢?”宋璟正色道:“若论官位,他是卿相;若论亲故,他是张五。你不是张氏家奴,何郎之有?郑善果一何懦哉!”

      宋璟先生这一番不屑之语,直令张易之脸色由黄转绿,郑善果背上冷汗直冒。对于他的耿介性情,女皇虽然恼怒,倒还理解,尽管张氏兄弟一再谗毁,女皇不为所动,“则天察其情,竟以获免。”终女皇一朝,一直没有降罪于他,也算难能可贵了。

    史入神龙年间,唐中宗李显被老娘武则天临终之际举上皇位,这位大唐懦弱天子,历经磨难,好不容易登基继位,却昏庸不堪,被老婆韦后、女儿安乐公主玩弄于股掌之上,最后竟死于这两个亲密爱人的毒手。呜呼哀哉!

    中宗尽管昏庸,却对宋璟青眼有加,登基伊始,即任命他出任吏部侍郎、谏议大夫、黄门侍郎,梁王武三思执掌朝政,派人向宋璟示好,他并不买账,劝告说,如今天子复位,梁王应回到封国履职,为何还要干政?难道大王忘了西汉初年吕禄、吕产的教训了吗?

      武三思碰了一鼻子灰,心怀衔恨是肯定的。那时候,他依仗唐中宗宠信,权倾天下,上下其手,左拥皇后韦氏,右抱宠妃上官婉儿,可谓官场情场两得意,如何能听得进宋璟的劝告呢?岂料第二年,处士韦月将狗胆包天,居然上书揭发武三思“潜通宫掖,将为祸患”,武三思大骂韦月将大逆不道,中宗气急败坏,“特令诛之”,宋璟公然抗命,说不审理案情随意杀人,怎么得了?或许是害怕家丑外扬吧,中宗拖着鞋子跑出宫殿侧门,质问宋璟为何不执行命令?——急命速斩之!宋璟说,人家实名举报后宫与三思私通,陛下不问情由而诛杀举报者,臣担心天下人议论啊!他再三要求审问案情,中宗只是不许,宋璟怒发冲冠,拍案而起:“皇上必欲杀月将,请先斩臣!不然,臣终不敢奉诏。”

      宋璟激烈抗争,中宗无可奈何,只得将韦月将免死流放岭南。然而,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不久,唐中宗就暗令广州都督周仁轨将韦月将借故诛杀了。《新唐书》著者叹息说:“武三思用事,京兆韦月将、渤海高轸上书言其恶,帝榜杀之,后莫敢言。”

    开元年间,唐玄宗拜宋璟为刑部尚书、吏部尚书,兼黄门监、侍中,封广平郡公,恩宠日盛。当年秋天,玄宗驾幸东都洛阳,浩荡车驾通过位于陕西宝鸡市南郊秦岭北麓的大散关,因为驰道隘狭,造成拥堵,车骑塞途,玄宗恼怒,传令将负有责任的河南尹李朝隐、知顿使王怡撤职查办。宋璟说,陛下正当壮年,如今开始巡守,因道路不畅就拿掉两位大臣,似乎过于苛酷了。玄宗即令免罚,宋璟谢罪说:"陛下责之,以臣言免之,是过归于上而恩由于下。”建议按程序恢复他们的职务,“上深善之”。

    开元十二年(724),玄宗再次东巡,令宋璟留守京城长安,临行前,玄宗诚恳地请这位老臣指点迷津,宋璟深思熟虑,写了一封长信,以诚相告,极言得失,玄宗读罢,亲笔致谢:“所进之言,书之座右,出入观省,以诫终身。”

    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宋璟先生卒于洛阳,享年75岁,谥曰“文贞”。他曾在《梅花赋》中慨叹:“呜呼斯梅!托非其所出群之姿,何以別乎?若其貞心不改,是則足取也已!”——观其一生行迹,他以“反对党”自居,怼遍天下,而碧树常情,其言咄咄,其论谆谆,发乎丹田,出乎真意,堪称“貞心不改”,良可取也!

    (2019年2月17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54)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发表于: 2019-02-17 18:05         【举报】
宋璟说,人家实名举报后宫与三思私通,陛下不问情由而诛杀举报者,臣担心天下人议论啊!他再三要求审问案情,中宗只是不许,宋璟怒发冲冠,拍案而起:“皇上必欲杀月将,请先斩臣!不然,臣终不敢奉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