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905 评论:3266
  • 留言:11 访问:1156912
  • 累计积分:875
  • 当前积分:875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3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博客详细

“不倒翁”蒋济先生    2019-02-17 07:54

“不倒翁”蒋济先生

 

      蒋济先生,字子通,楚国平阿(今安徽怀远县)人,是曹魏时期的一个大人物,可以说与曹魏政权共始终,历仕曹操、曹丕、曹叡、曹芳四朝,深受诸曹倚重,历任扬州别驾、右中郎将、中护军、散骑常侍、领军将军等要职,先后获封关内侯、昌陵亭侯、都乡侯,堪称曹魏政坛上的“不倒翁”。而他作为“不倒翁”的秘诀,其实就是简单的三个字:说真话。

    《三国志·魏书·蒋济传》载,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兵败赤壁不久,硝烟未及散尽,东吴孙权乘隙而入,派兵围攻合肥城。那时,合肥属于魏国淮南郡,郡治所在扬州。蒋济当时是扬州别驾。别驾,亦称别驾从事,是刺史的佐官。老曹赤壁惨败,损兵折将,伤痕累累,无力派出大军驰援,只派部将张喜率领千骑前来解围,岂料援军途中遭遇瘟疫,行动迟缓,两个多月仍没有抵达,围城吴军势焰大盛,城内形势危急。蒋济眼见大事不妙,心生一计,便密报扬州刺史,说自己收到张喜书信,“云步骑四万已到雩娄,遣主簿迎喜。”雩娄,上古地名,辖境包括今河南商城县东北部、固始县南部、以及安徽霍邱县部分地区。刺史闻报大喜,当即写信,并派出三拨人马前往合肥,将消息转告城中守将,“一部得入城,二部为贼所得”。孙权审讯俘虏,截获密报,拍案大骂曹贼奸诈,随即下令撤围,“遽烧围走,城用得全”。

    蒋济先生演绎的这一出“智赚孙权”大戏,轻松吓退东吴大军,深得曹操赏识。第二年,蒋济来到曹操故里谯县(安徽亳州),老曹亲自接见,并征求他对移民的意见。那时,曹操为解除东吴威胁,计划将淮南民众内迁,蒋济坚决反对。曹操说,当年官渡之战前夕,大规模迁徙当地百姓,人们并没有怨言,也没有惊慌逃窜,敌军也没敢四处掳掠嘛。如今情形与当年相似,让百姓向内地迁徙,以确保安全,有啥不可以嘛?蒋济说,那时候袁绍实力强盛,我军实力薄弱,百姓不走,必遭灾殃,“自破袁绍,北拔柳城,南向江汉,荆州交臂,威震天下”,孙权能奈我何?今非昔比呀,老百姓哪肯轻易离开故土呢?

    曹操听了这番话,颇觉顺耳,却依旧固执己见,不肯听从,下令迁徙,导致淮南一片混乱,十余万百姓纷纷逃奔东吴,一时间流民遍地,直令老曹目瞪口呆,以至于几年之后,蒋济来到魏都邺城,曹操亲自迎接,抚掌大笑说:“当初我本想让百姓避难,岂料事与愿违,把他们统统赶跑啦!”当即任命蒋济为丹阳太守。

    智赚老孙,不费一兵一卒,解围合肥;忤逆老曹,直言决策错误,令其动容。一“诈”一“惊”,蒋济先生堪称足智多谋矣!

    后来,曹操志欲重振扬州,任命温恢为扬州刺史,蒋济复任扬州别驾。温恢,字曼基,太原祁县(今山西祁县)人,著名能吏,被陈寿誉为“精达事机,威恩兼著”,蒋济辅之,可谓相得益彰。临行之际,曹操对蒋济说:“季子为臣,吴宜有君。今君还州,吾无忧矣。”他说,贤臣季札不肯继位,可是吴国需要国君呀,爱卿回到扬州,老曹可以高枕无忧啦!岂料不久后消息传来,有人说蒋济谋反,曹操闻讯,嗤之以鼻:“蒋济宁有此事!”他说,要么是我瞎眼看错了人,要么就是恶徒捣乱,混淆视听罢了。随后任命蒋济出任丞相主簿兼西曹属,与司马懿成为了同事。老曹给蒋济的调令是:“舜举皋陶,不仁者远;臧否得中,望于贤属矣。”——老曹自比大舜,将蒋济比作古代贤者皋陶,自负与叹赏,溢于言表矣。

    曹操辞世,曹丕代汉自立,史称魏文帝,蒋济官居散骑常侍,征南将军夏侯尚乃曹操发小、著名将领夏侯渊之侄,深得曹丕宠信,给他下了一道下密诏:“卿腹心重将,特当任使。恩施足死,惠爱可怀。作威作福,杀人活人。”夏侯尚十分得意,将诏书拿给蒋济炫耀。一天,蒋济进见,曹丕问他天下风教如何?他说:“未有他善,但见亡国之语耳。”曹丕勃然大怒,责问他何出此言?他凛然回答:“所谓‘作威作福’,是《尚书》之明诫。自古天子无戏言。请陛下慎察之!”

    曹丕一怔,耳畔骤然响起《尚书·洪范》中的警告:“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于是幡然醒悟,派人追回夏侯尚手里的诏书,令蒋济出任尚书,相当于内阁部长。

    那一年,曹丕欲驾临广陵(扬州),蒋济上奏说水道难通,建议缓行,并写了一篇《三州论》讥讽皇帝,说“淮湖纡远,水陆异路”,江流不畅,舟舻拥堵,此时出行,大不宜也。曹丕不听,下令起驾,结果弄得江面阻塞,“战船数千皆滞不得行”。事后,曹丕心悦诚服地说:蒋先生“每得所陈,实入吾意”,请多多指教哦,并颂扬他“兼资文武,志节慷慨”。

    蒋济先生直言进谏,时有讥讽之语,忤逆之意昭然,庆幸的是,曹氏诸帝对他青眼依旧,不说言听计从,也是诚心悦服。魏明帝曹叡时期,尽管外战频仍,依然大兴土木,搞得民怨沸腾,蒋济上疏批评说:“陛下方当恢崇前绪,光济遗业,诚未得高枕而治也。”他说,天下忧患千重,哪里可以高枕无忧啊?“百事草创,农桑者少,衣食者多,今其所急,唯当息耗百姓,不至甚弊。”如此谆谆教诲,曹叡深受触动,“微护军,吾弗闻斯言也。”他说,没有护军大人,我哪能听到这样的金玉良言啊?他在诏书中感叹:“夫骨鲠之臣,人主之所仗也。济才兼文武,服勤尽节,每军国大事,辄有奏议,忠诚奋发,吾甚壮之。”

    景初三年(239年),明帝曹叡末日来临,任命武卫将军曹爽、太尉司马懿“夹辅”年仅8岁的养子曹芳。历史证明,这个决定是致命的。曹爽乃纨绔子弟,哪里是阴险老辣的司马懿的对手。可叹曹叡,将一只幼小的羔羊,拱手放进了满口獠牙的老狼嘴里。

    史载,曹叡托孤的场面,十分感人。明帝一息尚存,等着赶回京城洛阳的司马懿,他握着司马懿的手,气喘吁吁地说:“太尉,我不行了……我把后事托付给你,就虽死无恨了。”

    他把8岁的曹芳叫到病榻前,用颤抖的手指给司马懿:“太尉,你要看清楚,就是他了。”司马懿也动情地说:“陛下放心吧,老臣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嘱托!”

    于是,明帝流着眼泪,示意曹芳上前去,紧紧搂住了司马懿的脖子。这一幕,令所有在场官员泪流满面,司马懿也是热泪盈眶。明帝随即驾崩,葬于高平陵。

    然而,十年之后,即正始十年(249年),当年热泪盈眶发誓要辅佐幼主的司马懿,乘大将军曹爽随幼主曹芳到高平陵祭奠之机发动政变,攫取了国家的最高权力,幼主曹芳从此成为聋子的耳朵——摆设,司马氏集团开始一统天下。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高平陵政变”。

    历史地看,“高平陵政变”是曹魏集团与司马氏集团生死较量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大将军曹爽执掌国柄十余年,跋扈独断。政变爆发,司马懿首先解除诸曹武装,上书历数曹爽种种罪状,声称要为国除害,同时派人悄悄通知身在高平陵的曹爽:只要交出兵权,即可回家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面对风云突变,曹爽惊慌失措。大司农桓范从危城里逃出来,力劝曹爽拥天子奔许昌建都,而后平乱,岂料曹爽胆小如鼠,竟然决定罢兵投降。他掷刀于地,说:“太傅不就是要剥夺我的兵权吗?我回府去,照样做个富家翁。”气得桓范痛哭流涕,大骂他豚犬不如!——就这样,曹爽及其党羽何晏、丁谧、邓飏、毕轨、李胜、桓范等一大批追随者,束手就擒,尽被屠戮,并夷三族。

    其实,蒋济先生是曹爽投降的重要推手。魏晋易代之际,蒋济渐渐转向了司马氏,政变爆发时,他正跟随司马懿率军在洛水浮桥上巡视,远远看见大司农桓范出城投奔曹爽,他说:“智囊往矣。”司马懿连连摇头,说曹爽蠢得像头猪,断然不会采用桓范的计策。蒋济随后写信给曹爽,说司马懿只为夺权,“惟免官而已”,不会杀戮,劝告他尽早交出权力投降,以确保荣华富贵。曹爽信以为真,缴械投降,导致了最后满门抄斩的悲惨下场。

    因为劝降有功,蒋济晋封都乡侯,食邑700户。蒋济觉得有负于曹爽,颇为自责,上书拒绝封赏,但不被准许。几个月后,蒋济便病亡,是否愧疚而致,只有天晓得也。

    关于蒋济拒绝封赏一事,历来存疑。按照《三国志》记载,蒋济上书抨击曹爽“包藏祸心”,“罪人伏诛,社稷之福也。”他之拒绝封赏,是为了匡正时弊,“今论谋则臣不先知,语战则非臣所率”,他担心“冒赏之渐自此而兴,推让之风由此而废。”因此,为给大家树立一个样板,才拒绝了这份天大恩情。这个说法,可谓义正辞严,官味十足。而《世说新语》却认为,蒋济本来只想罢免曹爽,且为此向曹爽做过担保,不料司马懿大开杀戒,他觉得无颜面对曹爽亡魂,良心不安,因此不肯受赏。

    比较一下《三国志》与《世说新语》之异同,颇有意味。《三国志》是官修正史,著者陈寿是三国至西晋时期著名史学家,素有为当权者曲笔回护的臭毛病,对西晋王朝建立者司马炎之先祖司马懿刻意回护,扬其善,隐其恶,自是不可避免。而《世说新语》著者、刘宋临川王刘义庆,一向标榜“宁为兰摧玉折,不作萧敷艾荣”(《世说新语·言语》),此书记述了汉魏至东晋名士先生们的各种奇闻异事,以及当时弥漫的清谈、放诞之怪现状。刘义庆对蒋济的理解,似乎更深刻、更人性。

    无论如何吧,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这位说了一辈子真话的“不倒翁”蒋济先生,因为自己的一封劝降信,而导致了内心的崩溃,轰然仆倒尘寰。或许,他是确信司马懿会遵守承诺,放曹爽一条生路;或许,他冥冥中早就明白,曹爽的覆灭,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结局。逝水有意,历史无情。所谓“不倒翁”,总有倒下的一天呢。呵呵!

    (2019年2月16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39)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发表于: 2019-02-17 08:01         【举报】
无论如何吧,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这位说了一辈子真话的“不倒翁”蒋济先生,因为自己的一封劝降信,而导致了内心的崩溃,轰然仆倒尘寰。或许,他是确信司马懿会遵守承诺,放曹爽一条生路;或许,他冥冥中早就明白,曹爽的覆灭,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结局。逝水有意,历史无情。所谓“不倒翁”,总有倒下的一天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