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906 评论:3267
  • 留言:11 访问:1159195
  • 累计积分:876
  • 当前积分:876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3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博客详细

冯道:“蹈危者虑深而获全,居安者患生于所忽”


       冯道(882--954年),字可道,号长乐老,瀛州景城(今河北沧州西北)人,五代宰相。他早年入仕,混迹江湖,出任燕王刘守光麾下参军,此后,历仕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朝,先后侍奉后唐庄宗李存勖明宗李嗣源闵帝李从厚末帝李从珂后晋高祖石敬瑭出帝石重贵后汉高祖刘知远隐帝刘承祐后周太祖郭威世宗柴荣十位皇帝,还向辽太宗耶律德光称臣,于军阀混战中跌宕起伏,于血海横流中波澜不惊,似愚似忠,亦愚亦忠,悠游天下,左右逢源,始终稳居将相之高位,成为古今官场之奇迹,宦海之经典,堪称“乱世不倒翁”也!

       在中国历史上,五代与十国并称,是一个以无耻、残暴、野蛮著称的黑暗时代。五代又称“第五季”,即春夏秋冬四季之外最糟糕的一个季节,始于唐朝灭亡的907年,止于北宋建立的960年,短短54年间,中原大地相继出现了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个朝代,史称“五代”。与此同时,南方出现了吴、南唐、吴越、楚、南汉、前蜀、后蜀、荆南、闽九个割据政权,加上建立在北方河东地区的北汉,史称“十国”。此外,在遥远的边陲地区还有一些少数民族政权并存,诸如契丹、吐蕃、渤海、党项、南诏、于阗、东丹、高昌、大理等。黯然回首,五代呈现出两大特点:其一,整个社会没有正义、没有公理、没有文化,“枪杆子里边出政权”之哲学大行其道,军阀招募士卒炮灰,伺机篡位;士卒不断哗变,拥立统帅,甚至拥立皇帝。其二,天下纲常凌乱,秩序崩摧,兵祸连结,旱荒接踵,人吃人的丑恶现象层出不穷。在这样一个血腥混乱、杀人如割草的时代里,冯道先生能够游刃有余,独树大纛,前后通吃,且无缝隙“焊接”,兀地令人膜拜也。

       这样一个善于浑水摸鱼的官场“老油条”,究竟是如何炼成的呢?《旧五代史》对其先祖记述只有一句话:“其先为农为儒,不恒其业”,无论种地还是读书,均不能持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好在他本人还不错,“道少纯厚,好学善属文,不耻恶衣食,负米奉亲之外,惟以披诵吟讽为事,虽大雪拥户,凝尘满席,湛如也。”宋代文豪欧阳修撰著《新五代史》,以“春秋笔法”,寄抑扬之意,对老冯祖上只字未提,只说“道为人,能自刻苦为简约。”从两部史书不难看出,冯道生于耕读之家,早年生计艰难,侍奉双亲之余,以读书为乐,即使大雪飘飞、尘垢弥漫,也诵读不已,浑忘世事。如此好学上进,刻苦自励,自然笔下生花,文采斐然,为他后来以文字做敲门砖,“遍干君王”,奠定了坚实基础。

       冯道的名与字,显然来自于老子《道德经》:“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么玄乎且富于哲理的名字,究竟是父母所命,还是自己所取,无从考证,但其中流溢的玄思,却荡漾至今。所谓“道”,自然也,浑厚也,厚道也,世间万物运行之轨道也。浑厚而感知天地之运行,此谓知天命也;厚道而感觉人性之醇良,此谓交友之至理也。历来不浑厚者,不知天命运行之规律;不厚道者,不知友情贵重之无价。在冯道身上,浑厚与厚道之风,可谓猎猎吹拂。在新旧两部五代史中,都记载了他早年的几件厚道事:其一,他早年入晋军,临前线,居茅棚,不设床席,卧于茅草上,自得其乐,“所得俸禄,与仆厮同器饮食,意恬如也”(《新》)。其二,“道在常山,见有中国士女为契丹所俘者,出囊装以赎之,皆寄于高尼精舍,后相次访其家以归之”(《旧》);“诸将有掠得人之美女者以遗道,道不能却,置之别室,访其主而还之”(《新》)。其三,老爹去世,他回乡守丧,因天旱少雨,乡亲们食不果腹,“所得俸余悉赈于乡里,道之所居惟蓬茨而已,凡牧宰馈遗,斗粟匹帛无所受焉”(《旧》);“居父丧于景城,遇岁饥,悉出所有以賙乡里,而退耕于野,躬自负薪。有荒其田不耕者与力不能耕者,道夜往,潜为之耕。其人后来愧谢,道殊不以为德”(《新》)……

       在前线,混迹士卒间,与士兵同居、同食、同乐;遇美女,目不斜视,心无杂念,想方设法送其还家;在故乡,出资赈灾,替人耕地,出自天然,且不以为德,没觉得自己有啥了不起,如此浑然无迹之厚道,岂常人所能为?岂常人所肯为?厚道如此,天其佑之,其好运如江水长流,就丝毫也不奇怪了。

       静观冯道一生行迹,犹如一面史海多棱镜,五光十色,姿彩迥异,其谦退,其世故,其黯弱,其圆滑,皆时代与人性之映像矣。其一,谙识时机,顺风转舵,一介谦退君子,兀立时代潮头;其二,谨慎职守,时露峥嵘,一名懦弱宰臣,不时拨转潮流;其三,官高位重,心存仁厚,一个痴顽老儿,尽力呵护苍生;其四,悠游世海,混迹狼群,一根官场“老油条”,炼成政坛妖魔。

       其实,冯道的官场之旅,始自监狱。唐朝末年,军阀混战,朱温高举屠刀,虐杀唐末宗室,各路大小军阀,纷纷举兵造反,争夺天下。冯道于此时进入仕途,成为幽州节度使刘守光的参军,岂料到来不久,就因言获罪,被关进大狱。刘守光是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之子,因与庶母罗氏通奸被老爹痛殴,自此断绝父子关系。他于911年建立燕国,号称“大燕”,定都幽州(今北京),91311月,晋王李存勖攻陷幽州,守光被杀,燕国灭亡,因其统治期间残暴不仁,世称桀燕”。冯道进入守光营中时,守光正欲出兵攻伐定州,向僚属征询意见,“道常以利害箴之,守光怒,置于狱中,寻为人所救免。”这场牢狱之灾,冯道因祸得福,此后前往太原,投奔晋王李存勖。那时,太监张承业身为唐廷河东监军,却深得晋王器重,为之执掌后方军政。承业叹赏冯道的斑斓文采,“甚见待遇”,其同僚周元豹善相面,谗毁说:“冯生无前程,公不可过用。”另一同事卢质却说:我见过晚唐司空杜黄裳先生写真图,“道之状貌酷类焉,将来必副大用,元豹之言不足信也。”冯道就在毁誉声中,出任太原掌书记,成为晋王的机要秘书。他听闻了周元豹与卢质之言,喟然一叹:唉,毁谤与颂扬,不过一眼之高低,一言之冷暖,何必斤斤计较呢!

       923年,李存勖在邺城称帝,建立后唐,史称“后唐庄宗”。张承业追念故国,极力反对,忧愤致死,庄宗叹息之余,追赠他为左武卫上将军,赐谥“贞宪”。此后,冯道进入官场“快车道”,被授为省郎翰林学士,成为皇帝侍从官,并获赐紫衣。后来,后唐绞杀后梁,迁都洛阳,冯道再次跃升为中书舍人、户部侍郎,俨然朝廷大员矣。张承业之毙命与冯道之崛起,看似时也命也,其实是时代交替之必然。时代之巨轮,喀喀转动,吞噬顽固,抬升新兴,人生成败之理,不过如斯也。

       若说冯道是墙头草,逆来顺受,也就错了。那一年,后唐与后梁军队交战,两军夹河对垒,中门使郭崇韬皱着眉头说:军中这么多人吃闲饭,怎么得了,必须裁减。庄宗闻言大怒:难道我连让效命者吃顿饭的自由都没有吗?说罢撂挑子不干了,要打道回京,令冯道起草文书,宣示三军,老冯磨磨唧唧,不肯下笔,他说:崇韬所言,并不过分,何必大动肝火?“幸熟而思之,则天下幸甚也。”庄宗一听,低头不语,此事不了了之,“人始重其胆量。”他的“公然抗旨”,绝非金刚怒目,而是磨唧拖沓,软磨硬泡。其实,混迹官场,磨叽拖沓,也是一门大学问呢。一拖而心火灭,再拖而秋水凉,三拖呢,则君王开始反思啦!

       926年,冯道守父丧期满,被拜为翰林学士,赶往洛阳赴任。这时候,后唐遭遇邺城兵乱,庄宗派成德节度使兼中书令李嗣源前往镇压,老李乃已故晋王李克用养子,庄宗李存勖庶兄,以骁勇闻名,他率军进入邺城,被叛军拥立为帝,并挥师反攻京师洛阳,导致天下大乱,庄宗中流矢而死,李嗣源随后继位,史称“后唐明宗”。明宗进入洛阳,便问近臣安重诲:先帝时期的冯道郎中在哪里?“此人朕素谙委,甚好宰相。”随即任命他为端明殿学士、中书侍郎、刑部尚书,一跃而为新朝重臣。而此时,冯道正在奔往洛阳途中,行至汴州(今河开封),邂逅忠武节度使孔循,孔先生劝他“少留以待”,他说:“吾奉诏赴阙,岂可自留!”

       冯道之为政,选贤任能,鄙弃浮竞之徒,“凡孤寒士子,抱才业、素知识者皆予引用;唐末衣冠,履行浮躁者必抑而镇之。”那些豪门子弟被切断升迁之路,哓哓不休。工部侍郎任赞讽刺说,冯相太幼稚啦!瞧他走路,身后或许会掉出一本《兔园策》呢!所谓《兔园策》,是乡下耕读先生教村野小子诵读的“识字读本”,任赞借此嘲笑他幼稚浅陋。他把任赞叫来,说:“《兔园策》皆名儒所集,道能讽之,中朝士子只看文场秀句,便为举业,皆窃取公卿,何浅狭之甚耶!”任赞大愧,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来。

       史载,后唐明宗李嗣源乃一介武夫,粗陋少文,却为人沉厚,行事恭谨,在位七年,惩贪腐,举廉吏,罢宫人,除伶宦,堪称贤明之君,他说冯道“性纯俭”,做事踏实靠谱。冯道上书说:“臣为河东掌书记时,奉使中山,过井陉之险,惧马蹙失,不敢怠于衔辔;及至平地,谓无足虑,遽跌而伤。凡蹈危者虑深而获全,居安者患生于所忽,此人情之常也。”他告诫明宗居安思危,虑深谋远。一天,明宗问冯道,百姓日子过得咋样啊?老冯摇头叹息说:“谷贵饿农,谷贱伤农”,无论啥时候,倒霉的总是老百姓。他顺口诵读聂夷中《伤田家诗》:“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不照绮罗筵,只照逃亡屋。”明宗说:“此诗甚好。”令随从将抄录下来,闲暇经常背诵。水运军将在河边得到一只玉杯,上书“传国宝万岁杯”,显然属于拍马之辈的臆造之物,明宗却视若珍宝,拿给冯道欣赏,他委婉地说:“此前世有形之宝尔,王者固有无形之宝也。”明宗问何为无形之宝呢?他说:“仁义者,帝王之宝也。”明宗不明其意,令随从讲解,“嘉纳之。”

       933年底,后唐发生内乱,明宗病卧在床,受惊崩逝,享年67岁,其三子李从厚于柩前继位,史称“后唐闵帝”。然而,明宗此前留下的两大祸患,铸成了后来的大动乱。一个是他的养子、潞王李从珂,“以骁果著称,明宗甚爱之”;一个是他的女婿、河东节度使石敬瑭,明宗“深心器之,因妻以爱女”(《旧五代史》)。李从珂与石敬瑭,与明宗李嗣源虽无血缘关系,却是其倾心信任之至亲,岂料都成了后唐的掘墓人。闵帝李从厚继位一年后,李从珂自凤翔起兵,只用五个月便攻陷洛阳,鸩杀闵帝,登基称帝,史称“后唐末帝”。仅仅过了两年,到了936年,石敬瑭勾结契丹人起兵作乱,他以儿国自称,跪事契丹太宗耶律德光,并割让燕云十六州,借助契丹武力攻陷洛阳,末帝李从珂自焚,石敬瑭建立后晋,定都汴梁,史称“后晋高祖”。

       冯道身处这一连串大动乱中,眼前尸横遍野,耳畔哭声连天,城头变幻大王旗,心中流淌老臣泪,既不知道明天哪个登基,更不晓得后天该为哪个效命,只如一叶江上小舟,随狂风暴雨而飘荡,随时局翻覆而转舵。明宗李嗣源年间,他如鱼得水,呼风唤雨;明宗死了,他拜相闵帝李从厚;潞王李从珂反叛,闵帝高喊御驾亲征,实为仓皇出逃,冯道率领百官送走闵帝,预祝其得胜凯旋,潞王军队已经兵临京城,老冯又连忙率领这群人,转身迎接潞王入京,并令中书舍人卢导起草劝进文书,面对质疑,他说:“事当务实。”告诫大家危急关头,要识时务,向前看,结善果。不久潞王登基,冯道继任宰相。石敬瑭灭后唐称帝,建立后晋,拜冯道为宰相,位居司空,封鲁国公,他上表求退,敬瑭连看都不看,便派养子石重贵前往探视,传话说:“卿来日不出,朕当亲行请卿。”石敬瑭病危,命幼子石重睿叩拜冯道,以为托孤,石敬瑭死了,他违逆其遗志,扶立其养子石重贵登基,史称“后晋出帝,冯道加官太尉,封燕国公贵尽管有些骨气,不肯向契丹称臣,却昏聩无能,沉溺声色,既无御敌之策略,也无御敌之将帅,耶律德光率大军攻入开封,擒下出帝,封为“负义侯”,掳往北方。冯道眼见后晋朝廷土崩瓦解,硬着头皮来到契丹大营,朝见耶律德光,耶酋骂他历事诸朝,逢迎诸帝,乃不忠不义不孝之徒,他不慌不忙,装傻弄痴,从容应对。

       耶:“何以来朝?”

       道:“无城无兵,安敢不来。”

       耶:“尔是何等老子?”

       道:“无才无德痴顽老子。”

      痴顽无行一句话,逗得耶律德光破怒为笑,授其太傅之职,并问他:“天下百姓如何救得?”他回答说:“此时佛出救不得,惟皇帝救得。”耶律闻言,若有所思,止息屠杀之念,“人皆以为契丹不夷灭中国之人者,赖道一言之善也。”

      此后,随着岁月流逝,风起浪涌,后汉、后周先后浮出江湖,冯道又历仕两朝,《新五代史》载:“汉高祖立,乃归汉,以太师奉朝请。周灭汉,道又事周,周太祖拜道太师,兼中书令。道少能矫行以取称于世,及为大臣,尤务持重以镇物,事四姓十君,益以旧德自处。然当世之士无贤愚皆仰道为元老,而喜为之称誉。”

  后周世宗柴荣即位不久,北汉君主刘崇勾结契丹人,发兵四万进攻后周,柴荣决定御驾亲征,遭到宰相冯道坚决反对。这时候,老冯年逾七旬,未免迂腐唠叨,柴荣说要学唐太宗,他说陛下学得了太宗么?柴荣说后周打北汉,如同大山压累卵,他说只怕陛下做不成大山吧?柴荣勃然大怒,罢其相职,令其当了个负责修建先帝陵墓的山陵使,径自出征去了。后周显德元年(954年)四月,冯道病逝,享年73岁,周世宗为之辍朝三日,追封瀛王,谥号文懿。

  对于冯道“事四姓十君”之行迹,历来诟病不绝,《旧五代史》论曰:“道之履行,郁有古人之风;道之宇亮,深得大臣之礼。然而事四朝,相六帝,可得为忠乎!夫一女二夫,人之不幸,况于再三者哉!”其说辞,深挚而委婉。《新五代史》著者欧阳修在《冯道传序》中以“烈妇断臂”故事,指斥老冯不忠不臣,毫无操守,他说:“予读冯道《长乐老叙》,见其自述以为荣,其可谓无廉耻者矣。”“无廉耻者”四字,可谓严谴也。司马光《资治通鉴·后周纪二》批判说:冯道之为相,“若逆旅之视过客,朝为仇敌,暮为君臣,易面变辞,曾无愧怍,大节如此,虽有小善,庸足称乎!”司马先生高擎“道德旌旗”,要求忠君如一,至死方休,而冯道顺水行舟,侍奉诸君,实乃“奸臣之尤”……

  然而,尽管众说纷纭,老冯却悠然自得,他在《长乐老自叙》中历数自己侍奉过的帝王,与曾经担任过的各种高级职位,并不厌其烦,一一列出,“上显祖宗,下光亲戚。”他说:“静思本末,庆及存亡,盖自国恩,尽从家法,承训诲之旨,关教化之源,在孝于家,在忠于国,口无不道之言,门无不义之货。所愿者下不欺于地,中不欺于人,上不欺于天。”总结自己的一生,冯道先生感慨尤深,他说自己“为子、为弟、为人臣、为师长、为夫、为父、有子、有孙,奉身即有余矣。”面对浩瀚宇宙,俯仰自适,“时开一卷,时饮一杯,食味别声、被色,老安于当代耶!老而自乐,何乐如之!”其《偶作》诗云:

 

        莫为危时便怆神,前程往往有期因。

       须知海岳归明主,未必乾坤陷吉人。

       道德几时曾去世,舟车何处不通津。

       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

   

       明代著名思想家李贽先生,冷观五代之遽变与冯道之作为,拔乎于忠奸之上,以百姓福祉为本,以“安养斯民”为评骘之参照,其史识与见识,可谓不同流俗。他说:“冯道自谓长乐老子,盖真长乐老子也。孟子曰:‘社稷为重,君为轻。’信斯言也,道知之矣。夫社者所以安民也,稷者所以养民也,民得安养而后君臣之责始塞。君不能安养斯民,而后臣独为之安养斯民,而后冯道之责始尽。今观五季相禅,潜移嘿夺,纵有兵革,不闻争城。五十年间,虽历经四姓,事一十二君并耶律契丹等,而百姓卒免锋镝之苦者,道务安养之力也。”

      201798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313)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