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893 评论:3255
  • 留言:11 访问:1129408
  • 累计积分:860
  • 当前积分:860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1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博客详细

王猛:“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

 

      王猛(325--375年),字景略,东晋北海郡剧县(今山东寿光)人,后迁徙到冀州魏郡(今河南安阳以北、河北邯郸以南),十六国时期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前秦丞相、大将军,一生奇崛耸云,如孤鹤飞天,扪虱倾谈惊四座,运筹帷幄比卧龙,辅佐前秦皇帝苻坚,扫平群雄,统一北方,世称功盖诸葛第一人,谥曰“武侯”。

    《晋书·王猛传》载,虽然号称“功盖诸葛”,王猛却出身寒苦,家贫如洗,“少贫贱,以鬻畚为业。”至于其父母兄弟姊妹,本传语焉不详,其职业却很具体:鬻。鬻,卖,出售;畚,畚箕,即簸箕,草编盛器,乡间常见的生活及生产用品。所谓“”,就是到四邻八乡走街串巷,赶集上庙,贩卖推销簸箕,其奔波与劳碌,可想而知。有一天,王猛来到洛阳街头摆摊卖簸箕,只见人来人往,却很少有人光顾他的货摊,正兀自郁闷,觑见一人快步走来,说要高价买货,可惜忘了带钱,“我家距此不远,可以跟我回去取么?”王猛略感惊异,随之而去,恍惚之间,逶迤入山,穿越一条狭长山谷,进入一个怪石嶙峋五颜六色的山洞,霍然看见,一位白发皓然的长者,端坐于青石之上,头顶吉光闪耀,侍者环立两厢,他纳头便拜,老者连忙下来将他扶起:“王公何缘拜也!”吩咐付钱十倍,礼送而去。王猛走出山洞,步出峡谷,回头一望,但见白云缥缈,峰岭摩天,高鸟飞翔,哦!此乃中岳嵩山也。《诗经·嵩高》:嵩高维岳,骏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他正喏喏吟哦,却见乌云四合,电闪雷鸣,未及下山,已是暴雨倾盆,危崖崩摧,一如他身处的这个风雷激荡的苍茫时代——五胡十六国。

       五胡十六国,简称“十六国”,是中国历史上极其动乱的一个时期,自304年蜀地政权成汉、中原政权前赵建立,至439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剿灭北凉为止。那时候,江南、荆湘地区由东晋控制,北方、西南地区先后建立了二十多个国家,其中成汉、前赵、后赵、前凉、北凉、西凉、后凉、南凉、前燕、后燕、南燕、北燕、夏、前秦、西秦、后秦十六个国家实力最强,且国祚较长,北魏史学家崔鸿十六国春秋》概括为:“五凉、四燕、三秦二赵、一成、一夏”。

       寄身于如此动荡混乱的时代,王猛的青葱岁月,耳畔杀声一片,眼前血溅碧空,如何诛灭奸佞,建功立业,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成为了他心头嗤嗤燃烧的烈火,身世虽然贫寒,见识却不同俗流,《晋书》本传云:“猛瑰姿俊伟,博学好兵书,谨重严毅,气度雄远,细事不干其虑,自不参其神契,略不与交通,是以浮华之士咸轻而笑之。猛悠然自得,不以屑怀。”

       王猛如此高蹈云端,雄姿英发,而他身处的前秦,却是动乱不已。作为“十六国”之一,前秦由氐族苻洪350年建立,定都长安,共历六主,享国44年。前秦奠基者苻洪野心勃勃,却被自己的部将麻秋毒死了,其子苻健继位,自称“天王”,年号“皇始”,他有权谋,善骑射,却立了个大恶人苻生做太子,《晋书·苻生传》说他是个“独眼龙”,“幼而无赖”,一次,祖父苻洪戏谑说:“吾闻瞎儿一泪,信乎?”苻生大怒,“引佩刀自刺出血,曰:‘此亦一泪也。’洪大惊,鞭之。”这样一个混世魔王继位后,“荒耽淫虐,杀戮无道,常弯弓露刃以见朝臣,锤钳锯凿备置左右”,看哪个不顺眼,格杀勿论。苻生大宴群臣,令尚书令辛牢主持,被指劝酒不力,一箭射杀,众人吓得魂飞魄散,纷纷猛灌,昏倒一片,他才转怒为喜。苻生出巡,看见兄妹并行,逼令二人当街交媾,“不从,生怒杀之”。对于歌颂者,他说:“汝媚我也”,杀之;对于进谏者,他说:“汝谤我也”,斩之。朝臣日夜惊恐,生怕一言不合,脑袋搬家,群臣得保一日,如度十年”。那时虎狼猛兽出没,“惟害人而不食六畜”,一年间吞噬七百多人,大臣请求驱逐之,岂料苻生公然宣称:“天岂不子爱群生,而年年降罚,正以百姓触犯不已,将助朕专杀而施行教故耳。但勿犯罪,何为怨天而尤人哉!”他说,猛兽吃人,是替老子惩罚那些不听话的逆贼呢,尔等怨天尤人胡扯,岂不是活腻歪了?

       苻生这一席“兽语”,直吓得群臣颤栗不已,而苍天惩罚的斧钺,已经轰然降临。那位替天行道、诛杀恶魔的人,正是前秦宣昭帝苻坚;辅佐苻坚完成这一历史使命的,就是号称“前秦诸葛亮”的王猛。

       那时候,王猛正在探索自己的人生之路。青春如火复如虹,哔哔啵啵燃烧,照亮漫漫长夜,他却难以找到一条通向未来的光明大道。兵荒马乱中,他观察战争致胜之道;凄风苦雨中,他埋首苦读醒世经典。俗世尘烟弥漫,书中金玉良言。在浊流中奋进,在黑夜里前行,需要历经身心的万般砥砺。有一天,他来到后赵国都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只见大街上那些达官显宦,一个个耀武扬威,招摇过市,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那时后赵高祖石勒早已病亡,太尉石虎废杀继任新君石弘,兀自登基,自称“太祖”,以残暴著称,石虎死后,国家陷入动荡,石世、石遵、石鉴等石氏后人,互相攻杀,轮流“坐庄”。后赵侍中徐统先生向有知人之鉴,偶尔邂逅王猛,见而奇之”,召请他为功曹,王猛莞尔一笑,深鞠一躬,致谢徐先生,然后翩然而去,隐归西岳华山朝阳峰之下,看云卷云舒,听松声雨声,“怀佐世之志,希龙颜之主,敛翼待时,候风云而后动。”

       永和十年(354年),东晋大将桓温北伐,驻军灞上(今西安市东,即白鹿原),引得关中父老争相围观。史载,桓温“爽有风概,姿貌甚伟,面有七星”,他的人生宣言是:“不能流芳百世,何妨遗臭万年!”东晋末年,他一如巨鲸腾海,拨风弄浪,几欲取代司马氏登基称帝。这样一个乱世枭雄,率军渡江犯境,弄得前秦朝廷一片惊恐,明帝苻健调兵遣将,准备迎战,可是桓温却呆在灞上,按兵不动,其举止颇令人生疑。王猛赶往灞上桓温大营,“被褐而诣之”,桓温淡淡一笑,请他“赐教”,王猛当庭而坐,“扪虱而谈,旁若无人”,直把桓温听得暗暗称奇,疑惑地说,老夫奉天子之命率师讨逆,关中豪杰却无人前来效劳,究竟咋回事呢?王猛说:“公不远数千里,深入寇境,长安咫尺而不渡灞水,百姓未见公心故也,所以不至。”这几句“诛心之论”,直令桓温哑口无言。他之北伐,意在捞名,不为灭寇,“留敌自重”而已矣。如此权术心机,被人一眼看穿,其尴尬与难堪,自不待言。他请王猛一起南归,被婉拒。如此挟敌以自重的大军阀,难免祸国殃民,岂能与之为伍?于是,王猛复归华山,静待花开。

       寿光三年(357年),苻生经过一连串诛戮,滴血屠刀指向了清河王苻法、东海王苻坚兄弟,苻坚向尚书吕婆楼请教除魔之计,老吕力荐王猛,苻坚当即指派他前往华山,恳请王猛下山辅佐。这时候,王猛正在华山隐居读书,对苻坚的大名,早有耳闻,知道他自幼倾慕汉化,拜汉人为师,潜心研读经史典籍,且文武双全,夙怀大志。王猛与苻坚一见面,电光石火一刹那,便如千年故交,上天入地谈之遍,句句携着风雨雷电,“语及兴废大事,异符同契,若玄德之遇孔明也。”王猛“前秦诸葛”之雅号,由此而来。两人强强联手,一举诛灭恶魔苻生,苻坚登基,称“大秦天王”,改元“永兴”,以王猛为中书侍郎,执掌军国大权。

       苻坚即位之时,苻法死难之日。苻法与苻生,原为同父异母兄弟,感情深厚,诛灭苻生后,两人互相谦让,苻坚请老兄接班,苻法推贤弟上位,苻坚即位后,封苻法为东海公侍中、丞相、都督中外诸军,苻坚之母苟太后见苻法为政贤明,深得众心,“惧终为变”,下令赐死,苻坚悲痛欲绝,却并未拒绝母亲的残忍决定,与兄长东堂诀别,捶胸顿足,“恸哭呕血”,唉!自古皇权如利剑,斩绝亲情如割草。苻坚悼念其兄的眼泪还在流淌,王猛已经乘车前往始平县(今咸阳市西北)履任去了。这里是京师之西北门户,地处要冲,治安却极度混乱,恶霸横行,盗贼出没,百姓叫苦连天,苻坚请王猛出任始平县令,予以治理。王猛下车伊始,“明法峻刑,澄查善恶,禁勒强豪”,下令鞭杀一恶霸,一时间全县震恐,其爪牙进京告黑状,王猛被抓进大牢,苻坚亲自审问,批评他为政“何其酷也”?王猛凛然回答:治理安宁之国,当以礼;整治混乱之邦,必以法。我的职责,就是为明君剪除恶暴凶猾之徒,这才杀了一个,还有数以万计哪,“若以臣不能穷残尽暴,肃清轨法者,敢不甘心鼎钁,以谢辜负。酷政之刑,臣实未敢受之。”苻坚听罢,恍然大悟,即刻下令赦之,并晓谕群臣:“王景略可真是管仲、子产之辈也!”

       管仲与子产,均为春秋时期贤臣,大名垂宇宙,苻坚以两位先贤称誉王猛,其钦慕之情,溢于言表,于是下令连番擢升,尚书左丞、咸阳内史、京兆尹,不久,又升任吏部尚书、太子詹事、尚书左仆射、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加骑都尉、居中宿卫,“时猛年三十六,岁中五迁,权倾内外”。36岁的王猛,已是前秦一手遮天的政坛巨擘。他的极速上升,引起氐族旧臣的恐惧与仇恨,“宗室旧臣皆害其宠”,千方百计仇视之,攻讦之,扼杀之。姑臧侯樊世官居“特进”,位同三公,乃前秦开国功臣,负气倨傲,当众羞辱王猛说:“吾辈与先帝共兴事业,而不预时权;君无汗马之劳,何敢专管大任?是为我耕稼而君食之乎!”他说,我辈辛辛苦苦耕种庄稼,你老王白拣粮食,于心何安?王猛傲然怒怼:“方当使君为宰夫,安直耕稼而已。”他说,不但你种我收,还要你当伙夫做饭给我吃呢!侯樊暴跳如雷,抡胳膊,撸袖子,要揍王猛:“当悬汝头于长安城门!”王猛将此事“言之于坚”,苻坚大怒:“必须杀此老氐,然后百僚可整。”两人一唱一和,寻了个借口,把侯樊杀掉了。

       侯樊之诛,为了震慑百官,也许是必须的;然而,王猛仗势欺人,逞口舌之利,激怒老侯,以杀人立威,无论如何有些弄权意味。对此,尚书仇腾、丞相长史席宝当然不服,进言诋毁,激怒苻坚,将二人赶出朝堂,“黜腾为甘松护军,宝白衣领长史”,尽管如此,依然有人哓哓不平,“诸氐纷纭,竞陈猛短,坚恚怒,慢骂,或有鞭挞于殿庭者。”安丘公权翼先生实在看不下去了,进谏说:“陛下宏达大度,善驭英豪,神武卓荦,录功舍过,有汉祖之风。然慢易之言,所宜除之。”苻坚恍然一笑:“朕之过也。”自此,“公卿以下无不惮猛焉。”《晋书·苻坚传》)。

       应当说,王猛在亟需支持的当政初期,苻坚给了他最强有力的支持,甚至不惜借故诛杀老臣,“上下咸服,莫有敢言。”俗语云:士为知己者死。王猛此后为了前秦的“革命事业”,呕心沥血,肝脑涂地,实在是必然的啊!此后,王猛又升任尚书令、太子太傅、加散骑常侍、录尚书事,位居三公之上,他辞让不受,苻坚竟不许:“朕方混一四海,非卿无可委者;卿之不得辞宰相,犹朕不得辞天下也。”此后,王猛铁肩担山河,重拳治天下,“宰政公平,流放尸素,拔幽滞,显贤才,外修兵革,内崇儒学,劝课农桑,教以廉耻,无罪而不刑,无才而不任,庶绩咸熙,百揆时叙。于是兵强国富,垂及生平,猛之力也。”(《晋书·王猛传》)。

       概述王猛为政之道,其一曰:削权贵,抑豪强,严惩不法之徒。甘露元年(359年),王猛以宰相兼任京兆尹(长安市长),太后之弟强德,“昏酒豪横”,欺男霸女,“为百姓之患”,可是谁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王猛下令收捕,立即处死,太后闻讯,急令苻坚搭救,等营救使者飞马赶到时,强德早已三魂悠悠,陈尸街市了。太后气噎,苻坚跺脚,却无可奈何。王猛随即下令,彻查横行不法、乱国害民的公卿大夫,“数旬之间,贵戚豪强诛死者二十有余人,于是百僚震肃,豪右屏气,路不拾遗,风化大行。”苻坚叹曰:“吾今始知天下之有法也,天子之为尊也!”与此同时,王猛向各地派出“中央巡视组”,严查地方官员的违法犯罪行为,一旦查实,严惩不贷。

       其二曰:兴教育,任贤才,举国蔚然成风。作为执政者,有罪必罚,才能立威;有才必任,方能兴业。王猛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他明察秋毫,用人不疑,力推苻融、任群、朱彤等人上位,使他们各得其;力荐房默、房旷、崔逞、韩胤、田勰等关东名士入仕,成为一方干吏。为从制度上解决人才难题,他创立举贤赏罚制度与官吏考核标准,令地方官员分科目荐举人才,凡所荐名实相符者,一律封赏,弄虚作假者,严厉问责;凡年禄百石以上的官员,必须学通一经,才成一艺,否则统统撤职。此令一下,荐贤之风大盛,学习气氛更浓,才尽其用、官称其职新局面,日益形成。在他主导下,前秦恢复了太学和各级地方学校,广修学宫,并强制公卿以下子孙入学,皇帝苻坚每月亲临太学,考察优劣,督察教育,汉族传统文化之花,在北方土地上渐渐绽开。苻坚得意地对博士王实说:“朕一月三临太学,黜陟幽明,躬亲奖励,罔敢倦怠,庶几周孔微言不由朕而坠,汉之二武可追乎?”所谓“汉之二武”,指汉武帝刘彻、汉光武帝刘秀。王实把他大大夸奖了一番,说他“化盛隆周,垂馨千祀,汉之二武焉足论哉!”虽属马屁之词,也算所言不虚也。

  其三曰:兴水利,课农桑,全力发展生产。为解决天旱少雨难题,国家征调数万人,凿山筑堤,疏通沟渠,灌溉两岸,百姓赖其利;通过召还流民、徙民入关等途径,增加劳动力;通过开源节流,降低官员俸禄,杜绝官府靡费,以减轻百姓负担。政府还派员巡察地方,推广先进技术,奖励种田“劳模”。几年下来,五谷丰登,帛粟满仓,综合国力渐渐提升。《晋书·苻坚传》载,当时国家富庶,乡野风景宜人,自长安至于诸州,皆夹路树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驿,旅行者取给于途,工商贾贩于道。”

  其四曰:宾四夷,和天下,促进民族融合。前秦是氐族之国,氐族又是少数民族中较小的一支,王猛审时度势,废除胡汉分治之法,确立黎元应抚,夷狄应和之基本国策,倡导诸族杂居,互相融合。王猛作为汉人,与苻坚名为君臣,形同兄弟,肝胆相照,为氐汉团结树立了榜样。有人提议,将西北氐族各部尽迁入京,将关中各族大户驱逐到边僻之地,王猛将此人处死,以杜绝此等分裂论调。边将贾雍违令攻掠匈奴,旋即被罢官。导向明确,朔风劲吹,匈奴鲜卑乌桓、羌、羯诸族,纷纷来归,《太平御览·形体》引车频《秦书》曰:“符坚时,四夷宾服,凑集关中,四方种人,皆奇貌异色。晋人为之题目,谓胡人为侧鼻,东夷为广面阔额,北夷为匡脚,南蛮为膘蹄,方以类名也。”

  其五曰:强军力,谋战局,奠定统一大业。建元六年(370年)六月,王猛率军征伐前燕,决战前夜,他慷慨陈词,激励将士,群情激昂,大呼竞进”,奋勇杀敌,锐不可当,一举攻陷前燕首都邺城,活捉前燕末帝慕容暐,前燕宣告灭亡。苻坚为之庆功,并加官晋爵,封为“清河郡侯”,“赐以美妾五人,上女妓十二人,中妓三十八人,马百匹,车十乘”,他固辞不受镇守邺城,选贤举能,安定人心,发展生产,燕国旧地百姓,犹如大旱逢甘霖,纷纷雀跃欢呼。

 王猛治国,使前秦日益强盛,与群雄角逐,且愈战愈强,十年之间便统一了北方。对于他的宏富韬略,苻坚诚心拜服:“朕奇卿于暂见,拟卿为卧龙,卿亦异朕于一言,回《考槃》之雅志,岂不精契神交,千载之会!”国风·考槃》是一首隐士之歌,隐士山涧结庐,自得其乐,其精神与天地契合,苻坚以此感叹自己与王猛俯仰天地,心神交契,共襄大业,这是两个人的幸运,更是国家的幸运。一天,君臣作了如下对话:

  苻坚:“卿夙夜匪懈,忧勤万机,若文王得太公,吾将悠游以卒岁。”

  王猛:“不图陛下知臣之过,臣何足拟古人!”

  苻坚:“以吾观之,太公岂能过也!”

  苻坚并教导太子苻宏:“汝事王公,如事我也。”

  经年累月为国操劳,王猛积劳成疾,建元十一年(375年)六月,他病倒了,缠绵病榻,病情日趋严重。苻坚亲自为之祈祷,并派侍臣遍祷名山大川,下令大赦天下,以为之祈福。王猛上书曰:不图陛下以臣之命而亏天地之德,开辟以来,未之有也。臣闻报德莫如进言,谨以垂没之命,窃献遗款。伏惟陛下,威烈震乎八荒,声教光乎六合,九州百郡,十居其七,平燕定蜀,犹如拾芥。夫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是以古先哲王,知功业之不易,战战兢兢,如临深谷,伏惟陛下,追踪前圣,天下幸甚。”(《资治通鉴·晋纪·孝武帝纪》)。

  苻坚读着这些语重心长的话语,涕泗横流,他来到王猛病榻前,问以后事,王猛气喘吁吁,叮嘱说:“晋虽僻陋吴越,乃正朔相承,亲仁善邻,国之宝也。臣没之后,愿不以晋为图。”言讫而终,享年51岁。苻坚嚎啕大哭,对太子苻宏泣曰:“天不欲使吾平一六合邪?”

  王猛辞世,苍山垂泣。苻坚下令,依照东汉大将军霍光故事,隆重送别亲爱的敬爱的王丞相,并发誓继承他的意志,“将革命事业进行到底”……然而,时光如驶,江山异色。八年之后,到了建元十九年(383年),苻坚忘记了王猛的再三叮嘱,不顾群臣的强烈反对,悍然调集九十余万大军,挥师南下,进攻东晋,与谢安、谢玄率领的北府兵在淝水(今安徽瓦埠湖一段)展开决战,史称“淝水之战”,苻坚遭遇惨败,当初归顺前秦的一些鲜卑、羌族上层分子,如慕容垂慕容冲姚苌之流,乘机作乱,前秦由此跌落,分崩离析,建元二十一年(385年),慕容冲率兵进逼长安,苻坚顺应谶书《古符传贾录》帝出五将久长得之旨,率数百骑奔往长安西北的五将山,被追踪而至的姚苌缢杀于新平郡(今彬县水口镇)静光寺一棵老槐树上,年仅48岁;又过了九年,前秦宣告灭亡。

  明代学人张大龄《晋五胡指掌》指出:景略之才,不下管葛,而坚举国听之,间者必死,虽名君臣,实肝胆肺腑,故景略得以尽其材。而坚亦勤政爱民,仁恕恭俭。景略死而坚渐骄,伐晋之举,急于混一,说者咸谓鲜卑西羌未之早除。不知景略若在,苌等几上之肉,何能为哉!故景略之存亡则苻氏之兴衰也。

 (20179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251)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