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888 评论:3247
  • 留言:11 访问:1012950
  • 累计积分:850
  • 当前积分:850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7年11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博客详细

梁武帝萧衍:“释愧心于四海,昭情素于万物”


       梁武帝萧衍(464--549年),字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郡中都里(今江苏武进西北)人,南北朝时期南的建立者。据《梁书·武帝纪》载,萧衍乃汉丞相萧何25世孙,“博学多通,好筹略,有文武才干”,是当时文坛著名的竟陵八友之一。其父萧顺之齐高帝萧道成之族弟,历任侍中、卫尉、领军将军等,其母张尚柔聪颖贤淑,素心向学。南齐中兴二年(502年),齐和帝萧宝融被迫禅位于萧衍,南齐灭亡,南梁建立。萧衍在位长达48载,政绩显耀,晚年痴迷佛道,导致朝政荒废,爆发侯景之乱”,都城陷落被囚,饿毙于台城,享年86岁,谥号武皇帝。

关于萧衍之出生,有不少神奇传说。母亲张尚柔说自己梦见怀抱一轮太阳,红光闪耀,遂后怀孕,生下萧衍。《梁书》说他生而奇异,两胯骈骨,头顶隆起,右掌心纹一字;他的居所,“常若云气,人或过者,体辄肃然”;“所住斋常有五色回转,状若蟠龙,其上紫气腾起,形如伞盖,望者莫不异焉”。其情其景,令人颇为感慨。母亲挚爱儿子,以太阳喻之,乃天性使然;而《梁书》之记述,则大可玩味。作为一部断代史,《梁书》记载了从梁武帝萧衍建国,到梁敬帝萧方智被陈霸先所取代56年间的历史。这其实是一部“子承父业”之巨著。南朝史学家姚察先生,医术精湛,文采飞扬,历经梁、陈、隋三朝,眼见史海翻波,枭雄逐鹿,发奋著史,可惜天不假年,于大业二年(606年)病逝,临终前叮嘱其子姚思廉续书,凭其旧稿加以新录,姚氏父子薪火相传,终于完成《梁书》。世人称赞姚思廉:志苦精勤,纪言实录。临危殉义,余风励俗。尽管如此励志,其书也多有瑕疵,譬如关于萧衍的谄媚之词,就彰显了他作为一位历史学家的历史局限性。

蓦然回望那个年代,似乎望见了一幕幕历史蝶变剧。南北朝时期(420--589年),上承东晋十六国,下启隋朝,是一个波翻浪涌、剧烈动荡的大分裂时期。南朝的刘宋南齐南梁南陈四个小朝廷,一个个羸弱不堪,前赴后继,不断上演诛戮杀伐之连续剧;北朝承继五胡十六国之余绪,胡汉大融合,北魏东魏西魏北周均由彪悍威猛的鲜卑人建立,北齐则由鲜卑汉人建立,血腥攻杀频繁上演,直弄得中原大地血流遍地。南北朝隔江相望,长期对峙,时闻虎狼之吼,形成长达169年的历史奇观,直到北周强势崛起,隋文帝杨坚最后一统江湖,建立隋朝……

作为南朝第三个政权南梁的开创者,萧衍堪称一代枭雄。此前,刘裕取代东晋,建立刘宋政权;萧道成“依样画葫芦”,取代刘宋,建立南齐。正是在南齐政权末期,萧衍登上了历史舞台,被齐明帝萧鸾任命为辅国将军兼雍州刺史。雍州,是中国古九州之一,其辖境相当于今天陕西关中地区,以及甘肃、青海、宁夏部分地方。地域如此辽阔,为他腾身天下奠定了基础。萧鸾驾崩,其子萧宝卷继位,史称“东昏侯”,这个家伙实在昏聩不堪,刚厉残虐,肆意诛戮,弄得人人自危,天下骚动,萧衍蠢蠢欲动,连夜派人与其兄萧懿密谋起事,那时萧懿主政郢州(今湖北鄂州市),实力强劲,若兄弟联合起兵,必然势若雷霆,岂料萧懿一心忠于朝廷,断然拒绝,“懿闻之色变,心弗之许”。此后,萧懿奉调回京,出任尚书令,这其实是一次明升暗降的调虎离山之计,因为东昏侯听信谗言,对他起了疑心,欲伺机除掉,麾下亲信侦知凶讯,紧急行动起来,“密具舟江渚,劝令西奔”,偷偷在江边备下小船,让他赶紧西逃投奔萧衍,萧懿却不屑一顾古皆有死,岂有叛走尚书令耶?直到被迫饮下东昏侯的绝命毒药,奄奄欲绝,他依然心系朝廷安危,喘息着说,我弟在雍州,得到我的死讯,必有异动,我真为朝廷担忧啊!——其愚忠竟如此也!

    果然是知弟莫若兄。萧衍得知其兄被东昏毒杀,当机立断,愤然起兵,剑指京城。他的第一步棋,就显出了政治家的谋略:拥立年幼的荆州刺史萧宝融在江陵(今荆州市)即帝位,改元“中兴”,遥废盘踞京城的萧宝卷为涪陵王。如此一来,南齐政坛就出现了少有的“历史奇观”:一个小朝廷,两个皇帝,一个是岌岌可危的东昏侯萧宝卷,一个是徒有其名的齐和帝萧宝融。

萧衍的第二步棋,则显示了军事家的韬略:他统率大军一路摧枯拉朽,直抵京城建康城下,却不急于攻城,而是实施长期围困,坐待生变。到了黑云压城的危急时刻,东昏侯依然笙歌艳舞,醉生梦死,守城将领王珍国、副将张稷眼见形势危如累卵,请求皇帝赏赐军士,以提高士气,这个昏聩的家伙却瞪着眼珠子大叫:“贼人攻城,为何向我索取财物?”后宫里放置着许多木料,将领要求拿出来加强城防,他气得扭歪了脸,声称要留着兴建宫殿呢!江山将要不保,他还在下令搜刮民脂民膏,聚敛金银财宝——至此,守城将士彻底绝望了!王珍国、张稷暗中定计,诛杀萧宝卷,开门迎接萧衍大军入城。19岁的萧宝卷,从此以昏聩无道定格于青史,臭名远扬了。

梁天监元年(502年)四月,齐和帝萧宝融被迫禅位,降为巴陵王,萧衍代齐自立,建立梁朝,史称“梁武帝”。他本来计划在南海郡设立巴陵国,令巴陵王萧宝融移居于此,其老友沈约坚决反对,告诫他说,古今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不能图虚名而受实祸。一句话,决定了萧宝融的悲惨命运。当朝廷的使者来到眼前,令巴陵王吞金自杀时,他镇定自若地说:“君王之死,何须生金,美酒足矣!”使者闻言奉上美酒,巴陵王嚎啕痛饮,至于昏迷,随后被勒死。滔滔美酒如流水,流走了前朝辉煌。南齐政权的最后一个皇帝,就这样死于酒海之中了,年仅15岁。

取代前朝,跃登大位,拨转了青史;然而,登基之后,如何治理天下,则是一道严峻考题。纵观萧衍之为政,特点有三:其一,勤政廉政,刻苦自励;其二,逼凌老友,放纵贵戚;其三,崇佛佞佛,痴迷入骨。

登基伊始,他是怀着一颗拳拳之心的——“朕以寡薄,昧于治方,藉代终之运,当符命之重,取监前古,懔若驭朽。思所以振民育德,去杀胜残,解网更张,置之仁寿;而明惭照远,智不周物,兼以岁之不易,未遑卜征,兴言夕惕,无忘鉴寐”;“朕夕惕思治,念崇政术,斟酌前王,择其令典,有可以宪章邦国,罔不由之。释愧心于四海,昭情素于万物。

德薄恩寡,昧于治方,既是谦辞,也是实情,他立志要“释愧心于四海,昭情素于万物”,施惠天下,德润生灵。他汲取东昏侯昏庸误国的惨痛教训,勤于政务,毫不懈怠,夏天挥汗如雨,汗水洇透了薄衫,冬天四更即起,秉烛批阅奏章,“执笔触寒,手为皴裂。”他的日常生活,更是艰苦朴素,请看《梁书》之记载:“日止一食,膳无鲜腴,惟豆羹粝食而已。庶事繁拥,日傥移中,便嗽口以过。身衣布衣,木绵皁帐,一冠三载,一被二年。常克俭于身,凡皆此类。五十外便断房室。后宫职司,贵妃以下,六宫袆褕三翟之外,皆衣不曳地,傍无锦绮。不饮酒,不听音声,非宗庙祭祀、大会飨宴及诸法事,未尝作乐。”历数这些生活细节,著者不禁感叹:“历观古昔帝王人君,恭俭庄敬,艺能博学,罕或有焉。”

如果说,率先垂范,躬身勤政,乃帝王兴业之道,那么,虚心纳谏,延揽人才,则是明君之“标配”了。为广泛纳谏,网络英才,武帝下令在公车府旁设立两“函”,类似今天的“意见箱”,一曰“谤木函”,一曰“肺石函”。人们对朝廷有何批评或建议,可投书“谤木函”;功臣没得到封赏,才子没得到重用,可投书“肺石函”。公车府乃汉代官衙名称,掌管皇宫的外门司马门,负责接待官吏上书,受理百姓上诉,其职相当于今天的国家信访局。高挂在司马门旁的“谤木函”与“肺石函”,仿佛朝廷的两只耳朵,一边倾听天下人的批评乃至批判,一边倾听老百姓的投诉乃至控诉,敞怀迎接天地雨露,俯身承受风暴雷霆,显示了早期萧衍的恢弘气度。面对频繁爆发的各种自然灾害,他则一身当之:凶荒疾疬,兵革水火,有一于此,责归元首。今祝史请祷,继诸不善,以朕身当之。永使灾害不及万姓,俾兹下民稍蒙宁息。不得为朕祈福,以增其过。特班远迩,咸令遵奉。”

富有天下,控驭四极,武帝与历代统治者一样,心机幽深,疑忌狠歹,尤其对功高震主的开国元勋,更是忌惮如虎。武帝早年跻身“竟陵八友”,与大才子沈约谢朓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等人一起,饮酒赋诗,慷慨悲歌,好不快哉!其中范云、沈约两位,为他登基称帝立下汗马功劳,跻身国家重臣之列,范云官至吏部尚书、尚书右仆射,建国二年病故,享年53岁,武帝闻讯痛哭流涕,哀荣备至;而沈约的不幸命运,则令人悲慨。

据《梁书·沈约传》记载,沈约“左目重瞳子,腰有紫痣,聪明过人。好坟籍,聚书至二万卷,京师莫比。”这样一位博学鸿儒,既是宦海弄潮儿,也是著名史学家,著有《晋书》110卷,《宋书》100卷,《齐纪》20卷,诗文100多卷,《宋书》是流传至今的“二十五史”之一。南梁开国,沈约出任尚书令,封建昌县侯,名誉隆盛,却没有实权,主导国政的,前期是简肃公徐勉、太学博士周捨,后期是朱异、俞药、陈庆之等人。朱异是钱塘人,少时游手好闲,嗜赌,为乡邻所不齿,成年后折节向学,成为著名学者;俞药是南昌人,官至云旗将军、安州刺史,武帝亲赐“俞”姓;陈庆之早年不过是武帝的棋童,陪着武帝下了二十多年棋,后来成为有名的威武将军。

武帝的猜忌之心,像毒雾弥漫,他对老友沈约的逼凌,渐渐彰显起来,一次,两人谈起往事,沈约故意少说三件事,以示谦让,事后他对人说:“此公护前,不让即羞死。”武帝闻言大怒,欲治其罪,吏部尚书徐勉极力劝勉,这才拉倒。此后,武帝因事约谈沈约,一言不合,勃然震怒,厉声斥责,“约惧,不觉高祖起,犹坐如初。”沈约恍恍惚惚回到家,一进屋就瘫倒了,从此卧病在床,噩梦连连,“因病,梦齐和帝以剑断其舌”,梦醒之后吓得冷汗淋漓,“乃呼道士奏赤章于天,称禅代之事,不由己出”——沈约惧怕天罚,请道士写“赤章”向天帝禀报:当初代齐自立之事,全是萧衍一人所为,与俺老沈没一毛钱关系啊!当年的建国功臣,如今矢口否认自己的“历史功绩”,萧衍闻之暴怒,派宦官接二连三赶来,在病床前疾言厉色予以谴责,直吓得沈约心惊肉跳,病势日益沉重,不久就一命呜呼了,有司请示谥号,武帝说:“情怀不尽曰隐。”人啊人,可以同患难,却不可以同安乐……

对勋臣刻薄寡恩,冷酷无情,对近亲徇私护短,容宠放纵,乃萧衍为政的一大陷阱,其六弟萧宏,次子萧综,就像两只恶虎,吞噬着南梁小朝廷的肌体。

史载,萧宏身长八尺,美须眉,容止可观,“貌美而柔懦,北魏称之为萧娘” (《南史·梁宗室传》)。先封临川王,骄奢淫逸,纵情声色,王府碧瓦飞甍,仿佛帝宫,侍女成群,争芳斗艳。天监五年(506年),他率军伐魏,因畏惧不前导致溃败,狼狈逃回,未受丝毫处罚,改任扬州刺史,并加官司徒,后又加官太尉。他有宠妾吴氏,号称国色天香,其弟仗势行凶,杀人后藏匿到萧宏王府,有关部门无可奈何,被害者家属指名申诉,萧衍闻之,含泪下令罢官,可是一转身,又让他官复原职了。纵容如此,萧宏非旦不知感恩,反而派刺客行刺皇兄,只是因为萧衍临时改变行程,才得以幸免,面对如此大逆不道,萧衍只是将他召进宫来,流着眼泪劝勉责备一番,最后免官了事,不予深究。皇兄如此愚懦,萧宏愈加跋扈,竟与自己的侄女,萧衍的长女永兴公主搞到了一起,两人云雨呼嗨罢了,居然异想天开,谋划弑君篡位,派人行刺,凶手临机慌乱,奸情败露,刺客被戮,萧宏忧惧而死,永兴公主自觉没脸再见老爹,自尽身亡。这场宫廷丑闻,直令武帝老脸丢尽也!

萧综乃萧衍次子,其母氏原是东昏侯的妃子,颇有姿色,东昏覆灭,萧衍纳之,封为淑媛,七个月后生下萧综,是否东昏侯之遗腹子,不得而知。萧衍却视如己出,封之为豫章王,加封镇北将军,可谓位高权重。后来淑媛失宠,心怀怨恨,就把身世之谜告诉了儿子,萧综从此认定自己是东昏侯之子,对萧衍暗生怨怼,白天谈笑风生,夜晚号哭饮泣,发誓要继承其老爹遗志普通六年(525年),南梁与北魏发生冲突,萧衍令萧综率军作战,此前,萧综得知叔父萧宝夤在北魏,便派人与其暗中联络,此次他作为三军统帅竟公然叛逃,带着几名亲信投奔了北魏,兀自寻找叔父去了,并改名萧赞,宣称要为老爹东昏侯服丧三年。萧衍闻讯震怒,消其封号,废吴淑媛为庶人,后来,淑媛病逝,萧衍起了恻隐之心,下诏恢复萧综封号,为吴淑媛加谥号曰

值得一提的是,赞到了北魏,颇受礼遇,被封为高平郡公、丹阳王,娶了孝庄帝元子攸的姐姐寿阳长公主为妻。此时的北魏王朝,险象环生,先是胡太后毒杀亲子、孝明帝元诩权臣尔朱荣咆哮而来,将歹毒的胡太后和小皇帝装入竹笼,投进黄河溺死,随后发动“河阴之变”,将两千余名贵族高官诛杀殆尽,扶立元子攸即位,史称“孝庄帝”。萧赞作为皇亲国戚,在动乱中遭到驱逐,出家为僧,先后流落到长白山白鹿山等地,在颠沛流离中病殁于阳平(今属河南灵宝市),终年30岁。

仁心总是懦弱,尘世总是无情,流水落花春去也,留下了无数传说。史载梁武帝学识广博,著有《周易讲疏》、《春秋答问》、《孔子正言》等书,组织编纂吉、凶、军、宾、嘉五礼1000余卷;其佛学著作《涅萃》、《大品》、《净名》、《三慧》,佛光浮逸;其颂佛歌曲《灭过恶》、《除爱水》、《断苦砖》等,“名为正乐,皆述佛法”;其主编的《通史》,续古今史脉,接天地无穷,他曾自负地说:“此书若成,众史可废。”可惜600卷浩浩《通史》,传至宋朝,便湮没于青史之中了。

岁月的流水,渐渐浸蚀了尘心。武帝暮年,堪破红尘,转入佛门,成为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和尚皇帝”。他下令在宫城附近修建同泰寺,寺内莲花步云,殿宇巍峨,晚钟梵音回荡;又令于宫城另辟大门,与同泰寺隔门相望,说是与佛心贯通,了无滞碍。普通八年(527年)三月,为了表示对佛祖的耿耿忠心,武帝第一次舍身入寺,做了三天住持和尚,并下令改元大通。从此,他禁绝女色与荤腥,并下诏全国,祭祀宗庙神灵,一律不许再用牛羊猪鸡等牲灵,只能用蔬菜水果。让神灵跟着自己一起茹素吃斋,堪称天下奇闻也!

后来,他又先后于大通三年(529年)、中大同元年(546年)、中大同二年(547年),三次到同泰寺舍身事佛,身穿袈裟,犹如多年老僧,打坐念佛,全然不管天下群情汹汹,朝政混乱不堪。朝臣们万般无奈,只好聚敛巨额钱帛,赎回这位走火入魔的皇帝。如此再三至于再四,时间由3天、10天、30天,最后一次居然长达37天!为赎回皇帝,国家共花费了三亿万钱帛。难怪宋元之际著名史学家胡三省批评说:“万机之事,不可一日旷废,而荒于佛若是,帝忘天下矣!”

此时的梁武帝,心中只有佛祖,哪里还有天下国家!他的师傅是俗僧慧约,受戒之日,他下令天下人都要拜慧约为师。诏命下达,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受戒者竟达五万多人。佛教犹如漫漫天雨,洒遍江南。仿佛无际晴空里,佛光万道;无边美梦里,梵音浩荡。京城建康几乎成了佛教之都,“佛寺五百余所,穷极宏丽,僧尼十余万,资产丰富,所在郡县,不可胜言”。那是一个佛学高度发达的时代,也是一个佛祖至尊无上的时代。杜牧诗曰:“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确毫不夸张……

皇帝荒谬,妖孽丛生。太清二年(548年),终于爆发了以惨烈著称的“侯景之乱”。此前的一个春夜,萧衍做了一个梦,说“中原牧首皆从其地来降,举朝称庆”。他说:“吾为人少梦,若有梦必实。”这种一厢情愿的“美梦成真”,虽属荒诞,却暗合了当时北朝东魏政权的动荡时局。那时,执掌东魏朝政的权臣高欢病死了,其子高澄“接班”,统辖河南的东魏司徒侯景与高澄夙怀怨恨,心生叛逆之志。他先向西魏权臣宇文泰伸出“橄榄枝”,叵奈宇文泰老奸巨滑,顺口封了他一连串官衔,纸糊的官帽高耸入云,却无任何实质内容。他又致书梁武帝,表示愿意归顺,且将河南广大地区并入梁国版图。武帝览书大悦,决定接纳侯景,下诏封其为大将军、河南王,并派遣司州刺史羊鸦仁率兵三万前往悬瓠(今河南汝南县),运送大批粮草、兵器,以接应侯景……

关于侯景其人,且看《南史·贼臣·侯景传》之记述:“景右足短,弓马非其长,所在唯以智谋”,“景性猜忍,好杀戮,恒以手刃为戏。方食,斩人于前,言笑自若,口不辍餐。或先断手足,割舌劓鼻,经日乃杀之”——剔除记述中的“封建糟粕”,侯景为残忍刻暴之徒,应无疑问;武帝授之以藩镇重权,可谓引狼入室。归顺未及一年,侯景便发动叛乱,统兵渡江,攻陷京城建康。城陷之日,86岁的武帝正躺在皇宫龙床上闭目微酣,听到京城陷落的消息,他安卧不动,沉默许久,方叹息说:“梁朝天下,自我得之,自我失之,又有何怨呢?”

史载,侯景带领五百甲士,于太极东堂觐见梁武帝。此时此刻,天下几乎尽归侯氏,武帝成了孤身一衰翁。侯景见了武帝,汗流浃背,不敢仰视;武帝质问他“怎么敢兴兵犯阙呢”,他惶恐不能答,赶紧灰溜溜离开了。此后,武帝被困深宫,饮食不继,悲惨地饿死于金銮殿上。

然而,悲剧并没有到此结束。此后,侯景扶立萧纲为“木偶皇帝”,史称“梁简文帝”,自命为大都督、宇宙大将军,统辖天下兵马,刚愎弄权,莫敢违者。他见简文帝14岁的女儿溧阳公主美貌如花,便强行占有;凡有不顺意者,格杀勿论。据《南史》记载,这一年,天下旱蝗接踵,民人大饥,饿毙者无数,饥民噬草根,啃树皮,相与嗥叫,锦绣江南沦为人间地狱,“其绝粒久者,鸟面鹄形”,即使是有钱人,也难逃死神魔爪,“衣罗绮,怀金玉,交相枕藉,待命听终”,“千里绝烟,人迹罕至,白骨成聚如丘陇焉”……

对于此等人间惨象,侯景却不以为意,他在京城街头设立了一个巨大的石碓,将违逆其意者,统统推入碓中捣死——至此,南梁小朝廷也仿佛被推入了侯景的石碓之中,左右捣撞,命悬一线……

 

【萧含曰】

梁武帝萧衍38岁登基称帝,当国48年,86岁饿死台城金銮殿。当国而昏聩,高寿而惨死,“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他临死前的遗言,也算无怨无悔了。萧衍当国近半个世纪,有三大传奇著称于世:其一,文采弥天,跻身“竟陵八友”,著述不辍,著作宏富如海;其二,一生崇佛佞佛,痴迷入骨,先后四次舍身佛寺,搞得国事一塌糊涂;其三,引狼入室,导致极其惨烈的侯景之乱,被侯景大军围困于台城深宫,活活饿死了。一代君王,如此下场,可谓悲惨!

检视梁武帝萧衍一生,其早年雄姿英发,文武兼备,卓拔尘寰,励精图治,树“谤木函”以息讼,稳定局势,张“肺石函”以招贤,网络英才,赢得天下繁荣,在南朝走马灯一般的帝王中,堪称有为之君。近代著名学者钱穆先生说:萧衍形如老翁,“俭过汉文,勤如王莽,可谓南朝一令主”。《梁书》赞其英武睿哲,“兴文学,修郊祀,治五礼,定六律,四聪既达,万机斯理,治定功成,远安迩肃。”证之武帝前期政治,钱穆与姚察之言,不为过誉也。然而,治世日久,沉溺佛道,至于昏聩,远贤臣,近小人,弊政丛生,诱发侯景之乱,导致天下分崩离析,不可收拾矣。姚察先生将这些归咎为“小人道长”,“朱异之徒,作威作福,挟朋树党,政以贿成,服冕乘轩,由其掌握,是以朝经混乱,赏罚无章。说是朱异之辈篡权乱政,才导致了后来的天下大乱,岂不谬哉!

翻读史书,自今视古,替古人担忧,显然是多此一举;因为,青史如铁,不可改易。与其说替古人担忧,毋宁说是为今人忧虑。管窥梁武帝一生行迹,可资借鉴者有三:其一,夙怀大志,叱咤风云,跃登龙位,将相宁有种,吾辈可当之,谱写了一曲励志之歌,所谓“有志者,事竟成”也;其二,“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当国之初,发奋自励,然未有恒志,由明至昏,由治至乱,终至命归黄泉,何其悲也!其三,崇信佛祖,情怀飘渺,志追青云,原非坏事,然而,崇之信之,至于佞之,沉溺其间而不能自拔,走火入魔,舍身入道,抛荒国政,导致祸乱天下,实属恶业深重也!——吾辈后之来者,能不慎乎!

2017127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378)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