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888 评论:3247
  • 留言:11 访问:1011676
  • 累计积分:850
  • 当前积分:850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7年11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博客详细

新太祖王莽: 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

    

     王莽(公元前46--公元40),字巨君,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人,西汉孝元皇后王政君的侄子。据《汉书·王莽传》记载,因为父亲早死,王莽早年孤贫,折节恭俭,“师事沛郡陈参,勤身博学,被服如儒生”,他事母至孝,对早逝的兄长王永追思不已,对寡居的嫂嫂和幼侄王光也照拂有加,为人谦卑有礼,处事洁身自好,颇受乡人赞誉,“外交英俊,内事诸父,曲有礼意”——活脱脱一副有志青年的形象。

      在《汉书》著者班固先生笔下,似乎对早期王莽荡漾着几丝温情,然而,这不过是刽子手凌迟之前对死囚拍拍屁股按按头,安抚几下以示怜悯而已,接下来就是抽丝剥茧式的割剥。班固以极其冷峻的笔触,将王莽一生行迹“整”得体无完肤,匿情求名色厉言方诬罔天下好为大言畏备臣下制度烦碎色取仁而行违诵《六艺》以文奸言等语,触目可见。《汉书》的体例,也很怪异。按照史实分期,王莽作为“新朝”创立者,上承西汉,下启东汉,史称“新帝”,是个重量级历史人物,《王莽传》既没列入“帝纪”,也没列入“王传”,甚至没列入“列传”,而是排在《酷吏传》、《佞幸传》之后,忝列全书最末,仅在班氏自叙传之前,且不载“新朝”序列与年号。在煌煌一部《汉书》中,王莽犹如一只孤魂野鬼,游荡其间,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墓茔。在班固先生看来,王莽的所谓“新朝”,不过是这个乱臣贼子篡夺汉家江山之后弄出来的一个历史怪胎,是不折不扣的“伪朝廷”,根本不配载于正史之中,若不是史实俱在,他甚至都懒得提及这个人呢。史学家之严厉谴责,莫过于此也!

      历史地看,班固对王莽如此峻厉,似乎有失客观与公允。其一,所谓“篡汉”,并不成立。照此逻辑,当初汉高祖刘邦以一个小小的泗水亭长,建立西汉王朝,究竟是篡“秦”,还是篡“楚”?茫茫青史,浪涛汹涌,朝代之更替,轰轰隆隆,一如巨浪起伏,自有其铁律,每一个登台者,都宣称自己是“奉天承运”,天命所归,所谓“篡”,根本就是个伪问题。其二,王莽一生,谲诈如深渊,奸险似蝮蛇,概乎言之,每一个夺得天下者,莫不如此;王莽与众不同的是,称帝后推行“新政”,厉行改革,幻想顽石开出莲花,污泥化作彩虹——客观地说,他的“改革意识”,无论如何还算一个进步,他的“改革方案”,却值得商榷,他依照《周礼》设计的“复古蓝图”,未免有些荒唐不着调,天底下哪有倒退往回走的所谓“改革”呢?……

      遥想当初,王莽能够跃上权力之巅,端赖她的姑母王政君。这位王老太太,是改写西汉晚期历史的“第一人”。西汉晚期诸帝,元帝刘奭是她的夫君,成帝刘骜是她的儿子,哀帝刘欣、平帝刘衎,都是她的孙辈,她像大观园里的贾母一样,被称为“老祖宗”。可惜,她这几个皇帝子孙,一个个像秋后的蚂蚱一样,颓败残损,实在不成器。成帝痴迷有名的“红颜祸水”赵飞燕,在一连串农民起义打击下,结束了醉生梦死的生命一生;哀帝头脑还算清醒,裁制外戚,强化皇权,他不贪女色,却有一个男宠董贤,狂吹“断袖之风”,27岁就呜呼哀哉了。在王老太太的羽翼之下,刘氏江山早已被王氏家族所“代管”,赵飞燕、董贤,这两个“汉廷妖孽”,都被迫自尽了;而扼死两人的那只“黑手”,正是时任大司马王莽。

  王政君生于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东)委粟里,其祖父王贺是汉宣帝时期一个专门逐捕奸尻的小官——绣衣御史,其父王禁生了八男四女,可谓“高产”,四女:君侠、政君、君力、君弟;八男:凤、曼、谭、崇、商、立、根、逢时。王政君18岁入宫,而她能够攀上皇后宝座,却是因为一出令人大跌眼镜的“选秀”闹剧。

 王政君入宫第二年,太子刘奭的爱妃司马良娣去世,临终前,她满怀怨恨地对太子说,妾是被宫中妒妇们咒杀的,死不瞑目。刘奭因此深恨后宫姬妾,再不肯与她们亲近。宣帝刘询一听,非常焦急,下令另选秀女侍奉太子。这天,仪态万方的王政君与四位美女一字排开,接受太子挑选,心不在焉的太子随便指了一下,便算万事大吉,但他喜欢的究竟是谁,却马马虎虎。因为王政君离他最近,又穿着与众不同的绛色衣服,皇后于是下令,把王政君送入太子宫中侍寝,一夜颠鸾倒凤,居然生下了儿子刘骜。后来刘奭登基,是为汉元帝,王政君母以子贵,荣升皇后。她的一干兄弟姐妹,纷纷飞上高枝。元帝驾崩,刘骜即位,是为汉成帝,王政君成为皇太后,帝舅王凤被任命为大司马大将军,总理朝政,成帝的一干舅舅,统统被封为关内侯,王莽的老爹王曼早亡,未能得到封赏,致使王莽早年初尝贫寒。

 那时候,元城王氏家族贵震天下,王莽的一干堂兄弟、表兄弟,一个个耀武扬威,大肆挥霍,“乘时侈靡,以舆马声色佚游相高”,饱尝人生艰辛的王莽,俯身尘埃里,藏身蓬草间,咬紧牙关,刻苦修炼,他究竟是刻苦自励,还是谲诈装逼?只有天晓得。然而,他的种种举动,却赢得了一片赞誉。那年,其叔父、大司马大将军王凤病危,他尽心侍候,“亲尝药,乱首垢面,不解衣带连月”,王凤大为感动,遗言嘱托太后与皇上照顾他,使之跃升黄门郎,不久升射声校尉。另一个叔父、成都王王商也上书皇帝,说愿意拿出自己的封地分给王莽。随后,雪片一般的举贤信,先后飞上皇帝御案,“长乐少府戴崇、侍中金涉、胡骑校尉箕闳、上谷都尉阳并、中郎陈汤,皆当世名士,咸为莽言,上由是贤莽。”这场纷纷扬扬的“举贤运动”,犹如一股飓风,将王莽吹到了九霄云中,他随后被封为新都侯,后升任骑都尉、光禄大夫、侍中,成了位高权重的朝廷大员。

 跃登高位,难免嘚瑟,王莽悄悄买来一个美貌侍妾,兀自享用,岂料走漏风声,他害怕坏了清誉,眼一转,嘴一歪,说后将军朱子元没有儿子,这个丰乳肥臀的美人是为朱将军买来生儿子的,“即日以婢奉子元”。老王助人为乐,老朱咧嘴乐呵,四周笑声一片,班固不禁感慨云:“其匿情求名如此”,呵呵!

 王莽正为失去美女而恼恨,大好时机又降临——另一个叔父、继任大司马王根病危,遴选接班人刻不容缓。然而,表兄淳于长位居九卿,最有希望接班,不砍倒眼前这棵大树,自己哪有出路?“莽阴求其罪过”,王莽派出爪牙,到处搜罗淳于长的“罪状”,然后攥着“黑材料”,开始到处告黑状,先找大司马,再找太后,最后找到皇帝陛下告御状,不但将淳于长掀翻在地,随后置于死地,还派出杀手,杀掉了淳于长的儿子淳于酺,其家属也被赶出京城。经此一番残忍格斗,王莽终于胜出,接过了叔父王根手中的权杖,一跃成为执掌天下的大司马。那一年,他只有38岁。

 尽管大权在握,王莽依然“装逼不止”。老母亲病了,公卿列侯纷纷派遣夫人前来慰问,“莽妻迎之,衣不曳地,布蔽膝,见之者以为僮使,问知其夫人,皆惊。”老娘患病,却成了这个大孝子炒作自己的“由头”,他令老婆穿破衣,着旧衫,装扮得像个童仆,迎接前来问疾的客人,弄得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汉哀帝刘欣登台,宣布裁制外戚,此时王政君已是太皇太后,高高在上,哀帝不敢丝毫触动她,留下了王氏家族东山再起的祸根。王莽蛰居在自己的封地南阳新野,沽名钓誉,伺机而动,其次子王获杀害了一个奴婢,这在当时不过是小菜一碟,他却大动干戈,令儿子自杀以谢罪,此举轰动朝野,人们称颂王莽恩德,纷纷上书皇帝为之鸣冤,“吏上书冤讼莽者以百数”,再次掀起了“举贤运动”。哀帝驾崩后,王政君立刻驱车赶到未央宫,把传国玉玺攥在手里,下令召王莽入宫。转瞬之间,王莽又坐上了大司马宝座,扶持年仅9岁的汉平帝即位,自封“安汉公”。他掌权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迫令赵飞燕、董贤自杀,以笼络民心。两年之后,他千方百计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平帝,可是第二年的腊月初八,这位歹毒的国丈大人,置女儿的幸福于不顾,将皇帝女婿毒死,把年仅2岁的刘婴扶上皇位,史称“孺子刘婴”,自己冠冕堂皇做起了“摄皇帝”。此时的王莽,篡逆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年迈的太皇太后王政君白发如雪,老眼昏花,不断被要挟为王莽加官晋爵。她再也不能阻止王莽代汉自立了。而新朝的轰然出世,却是因为一个太学生的一次政治投机。

 居摄三年(公元8年),四川梓潼县太学生哀章眼见王莽代汉之势已成,就伪造了两只铜匮,一只上书天帝行玺金匮图,一只上书赤帝行玺某传予皇帝金策书,书中有“刘邦将皇位传予王莽”字样,他将两只铜匮偷偷送往汉高祖刘邦的祀庙。王莽闻讯来到高祖庙,拂衣正冠,拜授铜匮,遂决定代汉自立。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元旦,王莽正式登基称帝,建立新莽帝国。年仅5岁的孺子刘婴,被降为“安定公”,王莽还道貌岸然为“安定公”举行册封仪式,拉着他的手,泪流不止昔周公摄位,终得复子明辟,今予独迫皇天威命,不得如意!他哽咽着说,我本来想象周公辅佐成王那样还政于你啊,可是迫于皇天威命,不得如意啊!可是一转身,他对“安定公”的处置,却极为冷酷,“敕阿乳母不得与语,常在四壁中,至于长大,不能名六畜”,在幽闭中长大的刘婴,不辨稻麦与马牛,成了一个十足的傻子。悲乎!

 这时候,王莽掀起的“改革运动”,已经如火如荼,种种“新政”开始颁行。概述王莽之改革,其一,仿制《周礼》,古调旧谈。《周礼》本名《周官》,又称《周官经》,传为西周名相周公旦所作,是中国古代关于政治经济制度的重要典籍,包括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六篇,王莽改《周官》为《周礼》,并依样画葫芦,制定自己的改革蓝图。他关于土地改革的“王田令”,乃是依据夏、商、周三代的井田制模式来“操练”;关于奴婢制度的“私属令”,意欲抑制奴婢增长趋势。这两项举措,虽然抓住了问题的要害,却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改革方案,成为一纸空文。他推行的“六管”,其实质就是一切由政府包办——“五均”,即政府管理工商业与物价,“赊贷”,即政府主管发放贷款,此外,对盐、酒、铁,实行国家专卖,统一铸钱,统一收取山泽税,等等。他推行的币制改革,就是不断变换货币品种,不断调整币值高低,造成了一片混乱。

 其二,官制改革,重乎更名。其官制改革的核心,就是不断变换官职名称,弄得人们眼花缭乱,请看《汉书》记载——“更名大司农曰羲和,后更为纳言,大理曰作士,太常曰秩宗,大鸿胪曰典乐,少府曰共工,水衡都尉曰予虞;更名光禄勋曰司中,太仆曰太御,卫尉曰太卫,执金吾曰奋武,中尉曰军正;改郡太守曰大尹,都尉曰太尉,县令长曰宰,御史曰执法,公车司马曰玉路四门,长乐宫曰常乐室,未央宫曰寿成室,前殿曰王路堂,长安曰常安。更名秩百石曰庶士,三百石曰下士,四百石曰中士,五百石曰命士,六百石曰元士,千石曰下大夫,比二千石曰中大夫,二千石曰上大夫,中二千石曰卿……”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为维持边塞稳定,王莽以更名为“武器”,希望借此消灭少数民族政权的嚣张气焰,譬如,改“高句骊”为“下句骊”,以“下”易“上”,意欲使之臣服;更名“匈奴单于”为“降奴服于”,以“降”易“匈”,企图灭其凶气。诸如此类的“改革”,与儿童游戏何异呢?

 其三,官吏任用,随心所欲。那位太学生哀章投机成功,被任命为国将,封为美新公,成为新莽政权四辅政之一。其余官员任用,要么按容貌美丑,名字顺耳,要么看卜卦意向,卜语吉凶,来决定取舍。一个城门小吏名叫王兴,一个炊饼二郎名叫王盛,两人都因为相貌端正,名字吉祥,受到赏识,转眼间平步青云,一个当上了卫将军,一个当上了前将军。诸如此类的“官制改革”,堪称滑天下之大稽也。我们毋宁说,王莽是个阴险谲诈的政治阴谋家,幻想荒诞的社会改革家。阴险谲诈,在政治上堪称“万灵良药”,将他推上了“新帝”之高位;幻想荒诞,在改革上却是“致命砒霜”,把他逼上了万劫不复的绝路……

 王莽推行的改革举措,其中一条就是禁绝符命之说。这条政令“看上去很美”,似乎为破除迷信,其实恰恰相反,出发点却很阴暗。他自己以符命之说欺骗天下,忽悠大众,最终代汉自立,当上了皇帝,做梦都害怕别人“依样画葫芦”,把他拉下马来。禁令一出,一度甚嚣尘上的“符命之说”,顿时偃旗息鼓了。可是,大学者刘歆的儿子刘棻偏偏自作聪明,还在向朝廷进献“符命”,企图谋取富贵荣华。岂料,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王莽一听奏报,龙颜大怒,拍案下令:将惑乱天下的刘棻,流放边陲,凡与他有牵连者,统统抓起来,投入大牢!

 这时候的王莽,已经成为无可救药的权力狂,民众憎恨的独裁者,其为政之要,就是——“附顺者拔擢,忤恨者诛灭”。他的形貌,已不复当年之清秀,丑陋无比,侈口蹶颔,露眼赤精,大声而嘶。长七尺五寸,好厚履高冠,以氂装衣,反膺高视,瞰临左右。”有一天,有人问一位黄门待诏:新帝长得嘛样?待诏满脸鄙夷,说他“鸥目虎吻豺狼之声”,王莽闻报,雷霆大怒,下令诛杀待诏。

 对众人阴狠嗜杀,对家人凶暴绝情,彰显了王莽的“忍人”本色。如果说,王莽当初杀死次子王获,是因其命案在身,尚可理解,但他杀死长子王宇一家,就堪称罄竹难书了。那时他初掌大权,扶立9岁的平帝刘衎继位,害怕平帝母家卫氏外戚集团夺权,严令帝舅卫宝、卫玄等人留居封地中山国,不得入京,其长子王宇担心平帝怀恨,危及家族,便与妻兄吕宽等人策划,乘夜色在王府大门涂抹血迹,企图利用他痴迷祥符,吓唬他改弦更张,不幸被侍卫发现,王莽震怒,穷治“吕宽案”,酿成一场大屠杀,吕宽被戮,王宇自杀,其妻怀有身孕,仍被抓入大牢,待分娩后诛杀,全国数万人受到牵连,被抓被杀者,不可胜数。

 王莽先后杀死两个儿子,其妻日夜啼泣,哭瞎双眼,王莽令太子王临回家照料其母。此前,王莽一直与妻子的侍女原碧私通,岂料王临一来,也与原碧好上了,他害怕事泄惹祸,就与自己的老婆、大学者刘歆之女刘愔策划杀死王莽,夺取帝位,岂料阴谋败露,王临拔剑自刎,其妻刘愔被迫自杀,王莽害怕家丑外扬,将那位妖艳的“父子情人”原碧,以及参与审讯此案的所有官员,一律秘密处决了。残忍如此,苍天悲泣,王莽却若无其事,派人给王临送来葬服,还装模作样杜撰了一篇策文,令人宣读:符命文立临为统义阳王,此言新室即位三万六千岁后,为临之后者乃当龙阳而起……夭年陨命,呜呼哀哉!”对着儿子的尸体嘚瑟装逼,扬言要统治天下“三万六千岁”,可谓亘古未有也!

 地皇四年(23年),农民起义军攻入长安,突入他最后的藏身地——渐台,垂死挣扎的王莽,面对汹涌而来的义军,精神已近失常,他“绀袀服,带玺韨,持虞帝匕首”,坐在随风旋转的“威斗”长柄上,厉声嚎叫:“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

 这只神秘兮兮的“威斗”,是王莽在叫天不应唤地不灵的惶遽时刻,下令用五石铜铸造的“灭敌神器”,其长二尺五寸,形若北斗,“欲以厌胜众兵”。铸造那天,“大寒,百官人马有冻死者”, 长安城之南郊,天地酷寒,烈焰腾空,万众喧腾。铸成之后,王莽命令几个随从举着,时刻不离身,“莽出在前,入在御旁”,最后时刻,他依然随着“威斗”而转动,踞坐斗柄之上,不断嘶吼,直至被冲进来的长安商人杜吴,一刀砍下头颅……

 可惜的是,王莽的灭敌神器——“威斗”,随着他的灭亡,永远湮灭青史之中了;而他的谲诈、愚昧、刚愎,以及“装逼大师”之神技,却长留世间焉。

 

【萧含曰】

       冷观王莽之作为,其长于权术,谋得天下;黯于治国,分崩离析。他的改革之举,值得肯定,然而他空有改革之志,却无施行之道,弄得镜花水月,覆水难收;他的为政之道,可鄙可憎,谲诈,奸险,其行可疑,其心可诛。有史家认为,王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富有远见卓识的“社会改革家”;胡适先生认为,王莽是他那个时代的“社会主义皇帝”。毋乃过誉甚也!

      王莽之为人与为政,以谲诈为本,以权术为导,以铁血为手段。所谓“谲”,含义有三:一曰,二曰诡诈,三曰怪异。心机如深渊,吞没日月;狡诈如妖狐,机巧无迹。时而如野兔伏地,善良而可怜;时而如蟒蛇昂首,阴狠而凶暴。历史上与王莽一样的“善谲”者,是三国时代的曹操,二人谲诈奸险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曹操乃乱世枭雄,兼具雄才大略,将奸雄与英雄抟于一身,成为了时代的最强者,举大纛,成大事;而王莽徒有吞灭天下之雄心,却没有统御天下的王霸之才,只能沦为时代巨轮下的冤死鬼,留下了千古骂名,可悲也夫!

      《汉书·王莽传》批判说:“莽既不仁而有佞邪之材,又乘四父历世之权,遭汉中微,国统三绝,而太后寿考为之宗主,故得肆其奸慝,以成篡盗之祸。”班固之言,稍显严厉,也算切中肯綮,击中要害。若没有王氏家族几个位高权重之叔辈的强力托举,没有高寿老姑母王政君的栽培呵护,王莽断难超越同侪,跃登高位,独裁天下,至于他是不是罪大恶极的“佞邪之材”与“奸慝”,那当然是一个可以商榷的问题了。

      曹操当年,自称“多智”,虽属嘚瑟,倒也符合实际;王莽当然不乏权谋,然而与曹操相比,只是权谋而已,难称智慧。当今之世,无论为人,还是为官,聪明是必须的,权谋似乎也是必须的,但在你驰骋才华,玩弄权谋的同时,千万不要忘了鲁迅先生说过一句话:“捣鬼有术,也有效,但有限。”人们呵!聪明如落英缤纷,权术如江水横流,但智慧,永远是搏击风雨、披荆斩棘的“致胜法宝”。

      然而,何为智慧呢?那就是——诚恳,厚道,说老实话,办老实事,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舍此,焉有其他乎?

    (2017118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426)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