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893 评论:3255
  • 留言:11 访问:1129406
  • 累计积分:860
  • 当前积分:860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1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博客详细

闲话小北……    2010-10-19 09:55
      (1)
      按照计划,今天早晨,要把夜语风荷(小北)的“命题作文”写出来。她的书画名家专访集,就要付梓了,她令我写几句话。不要太正,不要太端。这就是她唯一的要求。
      凌晨4:30,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简单浏览了一下凤凰新闻与新浪新闻,到时评圈与警民博客圈瞭了两眼,然后直奔“风荷访名家”文库,打算仔细阅读一遍,看看文章的着力点究竟放在哪里。这个“文库”,就是她的书画名家访问记集锦,发过来供我学习参考的。可是,点开一看,屏幕上一片幽蓝,需要输入密码,才能打开那些诡异的文字呢。
      恍然间想起来了,风荷是告诉了我密码的;可是我忘了。此刻打电话给她,搅人清梦,颇不厚道。算了。改日再说吧。——得。今晨的写作计划,算是泡汤了,令人好不懊恼也!
      夜语风荷,俗姓杜,雅称“小北”,是一个性情特异、举止乖张的美女兼才女。雍雅娇憨,堪比杨贵妃,只是不似贵妃那样喜啖荔枝;清雅绝尘,赛过李清照,只是不似清照那样凄凄惨惨戚戚。她张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很清纯很无辜地张望着这个噪杂世界。淡看世事,闲观流水。一片讶异之色,犹如秋天的红叶,带着一丝丝凉风,不时地从明眸深处掠过。你很难判断,对于无边无垠喧嚣世事之变幻,她是真的浑然不懂,还是心如明镜,超尘拔俗,不怀一丝芥蒂?
 
      (2)
      与这样一个女子相识,似乎应该很旖旎,很委婉。可是,恰恰相反,我与之相识相交,却是很简单,甚至很庸俗。一见如故,谓之简单也;饭局里见面,杯酒之间相识,谓之庸俗也。
      那似乎是一个初秋的夜晚,与几个朋友在育才街上的一家海参馆相聚。张济海先生做东,王俭廷先生、李禾先生在座。济海先生是著名军旅书法家,其书法作品,不囿于所谓传统,时而如莽汉,虬髯戟张,时而如仕女,温雅端洌;俭廷先生的诗与画,犹如两支并茂修竹,在风里摇曳,各自妍媸;李禾先生的字与画,那也是凌空翔舞之双燕,独自逞彩。
      在几位先生之间,还端然坐了一位女子。脸颊如月轮,眼帘却时常悄然垂下;嘴巴如黄河,嘴角却时常闪烁一抹冷笑。她坐在那里,似有似无,左顾右盼,慵懒妩媚不屑之态,如山岳现形。她送了我一本打印文稿,名曰《荷,如此亲近》。题字时,她自称“学生”,称我为“老师”。我唬得连连摆手,岂敢岂敢!——在诗稿的自序中,她说:“在那些快乐或不快乐的日子里,我曾经以这样的姿势走过:它们是风中几缕湿漉漉的发丝,它们是月下数颗朴素的眼泪,是新买的白裙子,是腕上的水晶链,或者仅仅是一枚草叶,一粒糖果,一朵迷失在视野尽头的流云……”
      读了这几句话,心里着实讶异了一回。原来,这个看似对一切不屑不在乎不经意的小女子,内心深处竟也是这般细腻与柔软啊!
      这本打印文稿,后来变成了她的散文集《月光照进朝北的窗》。她给我的题词是:“月光寻常,不寻常的,是我们迎接月光的那扇窗,朝北。”——窗户朝北,明确拒绝了那一缕缕白花花的阳光;那月光绕过千里万里,照进窗来,却已经是百般委婉万般曲折了。这样的一个谜一样的意象,究竟意味着什么,恐怕只有那一片寒冽的清辉,才能透彻地明白。
 
      (3)
      在人世间,你在芸芸众生之中,因为各种机缘吧,会认识很多很多人,但真正交往起来成为朋友的,其实很少。尤其是像我这样的疏懒平庸之辈,整天忙于芝麻绿豆琐事,把许多宝贵的机缘都错过了。遗憾呀!
      但对于风荷,却在不经意间,淡淡的交往起来了。并且,这种交往,却是匪夷所思,异于常情的。似与不似之间,有与没有之意,眼前却是飘过了一片一片,往昔的斑斓云影。
      那是一个雨天的上午吧。搞不清因为什么。其实也不必因为什么。她开车从桥西跑到桥东。那是一辆很小开了很久的乳白色破车。我声称要请她吃饭。她说去哪里?我说随便走吧。——于是,她开着车,走啊,绕啊,几乎走遍了全世界。那雨丝,淋漓的在飘着;那行人,恍恍的在跑着;那世界,忽悠忽悠在晃着。这个世界,这般熟悉,又这般陌生!……忽然,我大喊一声:停车!
      在一条小路上,有一家西北小店。干净,整洁。一只猪蹄。两碗燥子面。两瓶啤酒。如此而已。那天,我写了一篇博文——《天涯觅食记》,记述这次雨中的餐饮之旅,只是没有写名字。如今,这篇博文,依然静静地躺在警民博客圈的汪洋深处。
      那是一个初夏的上午吧。我忽然烦躁起来。街上的马路弓起了脊梁。天上的云影变作了老鸦。于是,乘车直奔省城西郊的龙泉寺。司机自然是风荷。她无言地驾着车。车子颠颠簸簸出了市区。车里回荡着蒙古歌手布仁巴雅尔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那是一首关于父亲母亲的一往情深的歌曲。
      在布仁巴雅尔的狼嚎一般的歌声里,她谈起了她的罗曼史。那是真正的血淋淋的浪漫。那是不着边际匪夷所思不着调的人生历程。当然,旁人无从置喙。我除了哦哦几声,再无话了。
      那时候,我在河北省公安厅旗下的警民博客圈开博。我的一些朋友,就跟着我的足迹,到那里安营扎寨。风荷是其中之一。她到了的时候,先以“小北”之名亮相,写了几篇水淋淋的文章,流溢着几丝丝泪水。我当时看了,还留了言,但不晓得就是她。后来慢慢的知道了,她的文章可惜就很少了……忽然有一天,她写了一篇奇文——《萧是萧含的萧,含是萧含的含》。这篇文章,是迄今为止,关于萧含的最为鞭辟入里、抽筋拔骨的一篇。我一读之下,大呼快哉;二读之下,大喊住手!——如此敲骨吸髓,把俺的缺点毛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还了得!这篇奇文,我如今收藏在文档深处,作为纪念吧。
      我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述说这些往事,丝毫不想乘机自我标榜,表明俺跟一位才女曾经多么多么的那啥;也丝毫不想拽着她的名人尾巴,让自己冉冉升上九霄云空。——我只是在想,她命我为她的书画名家专访写些不着调的文字,我愿意从心灵出发,从人性出发,从不着调出发,来解读一个才女,抑或是一个女性艺术家的灵魂世界与艺术世界。
      窃以为,人生有了许多的不着调,才有了许多的丰富多彩的浪漫世界,才有了许多的富有魅力的文艺作品。一个人,步步着调,循规蹈矩,走路一板一眼,说话字正腔圆,写字撇捺庄严,办事不紧不慢,革命永远向前,当然难能可贵,当然可喜可贺,当然值得学习,当然应该歌颂!——然而,这样的“正确先生”,要想做成一件事,尤其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亦难矣哉!当然,官场除外。呵呵。
 
      (4)
      我在这个凉飕飕的黎明,面对着电脑嘚嘚了半天,似乎还没有说到她的书画名家专访。因为今天没有读到专访正文,少了很多发言权,实在遗憾。
      不过,她如何采访、如何写作,我却是心知肚明的。她是那种做事情一竿子插到底的人。因为,不插到底,她就不晓得如何来界定自己的感知。她不是天才,而是那种体验性作家。天才靠灵性写作,她靠真功夫写作。光凭几幅书画,几篇文章,几次谈话,她是写不来文章的。
      为了采访那些书画名家,她常常从一座城市奔波到另一座城市,登堂入室,追逐着人家的踪迹,考察着人家的人生,体验着人家的酸甜苦辣。正因为如此,她的访问记,就有了血淋淋的真实,墨滋滋的扎实,水晶晶的眼泪。——她那是直逼灵魂的跟踪式采访,也是直逼现实的解剖刀式的写作。这样的采访,肯定是艰难的,充满了曲折;也肯定是快乐的,因为,她近距离地窥见了一颗颗高贵卑微骚动的灵魂。
      写文章这件事,无论如何采访,最后落到纸上才算数。那就需要呕心沥血的去写作。据说,汉字是世界上最艰涩的文字,文字的排列组合,千变万化,千奇百怪,千波万折,看上去眼花缭乱,其实万变不离其宗——人性的,最人性的。只有人性化的写作,才能写出人类面临的共同困惑,才能写出人类追求的最高境界,才能写出人类文学最为华美的篇章。这样的写作,肯定是痛苦的,因为,直面人生是需要勇气的;直面一颗颗跳动飞扬的艺术家的灵魂,需要更大的勇气。一咏三叹,一字千钧,如登高山,如临深渊,一页纸,千行泪,一句话,泪双流,这些写作过程中的感触,肯定很深,很深。
      然而,这样的写作过程,谁言不是快乐的呢?——在文字的天地里,难道有什么比探寻人性之中的真善美更惬意吗?有什么比歌颂人类魂魄之中的咆哮才华更珍贵吗?有什么比研究艺术灵感如何抟转如何爆发如何化为艺术珍品更令人心旷神怡吗?
      行文至此,我已无话。诸位如果喜欢,就请阅读风荷的书画名家专访吧。这本书,马上就要出版啦!
 
      2010,10,19
 
 附:夜语风荷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587712544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528)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匿名网友
     发表于: 2018-05-25 13:47         【举报】
www.ttep.cn
匿名网友
     发表于: 2018-05-25 13:45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