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含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han192
     

个人资料

萧含 (连长)
  • 日志:906 评论:3267
  • 留言:11 访问:1159200
  • 累计积分:876
  • 当前积分:876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3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博客详细

寂寞沙洲冷    2010-09-19 14:16
      (1)
      今天,感冒第六天,没来由的昏昏欲睡。
      身体已经基本痊愈。从本月14日到17日,烧了4天。这两天不发烧了。残留着轻微的咳嗽,嗓子有些变调,声音像公鸭之鸣;鼻头也有点高热残留,稍微碰触鼻翼,即有火辣辣地新鲜如割之感。
      据说,这种状况,在医学上叫做“咔嗒时期”,一般会持续5-7天。所谓“咔嗒”,就是咳嗽声,外加鼻涕眼泪一起流吧。由此看来,我的症状还是轻微的。
      昨天我才知道了,这次跟我去山东文登的同事,大部分都被流感病菌击中,不知是累的,还是海风吹的?
 
      (2)
      没来由的想到了苏东坡。
      因为读了谈歌大哥的女公子缥缈孤鸿影关于哈利路亚的博文:《哈利路亚山的哈利路亚音乐厅》,兀自的莞尔。老实说,我没看过《阿凡达》,更不晓得哈利路亚是何劳什子。且看——
 
     报载,湖南张家界市去年完工的黄龙洞生态剧场,日前被更名为哈利路亚音乐厅。早在今年1月,当地政府已将乾坤柱更名为哈利路亚山。
      看到此消息,不知有多少人会有喷饭捶地水洗键盘的举动。额滴神呐。你说,做此决策的领导,肩膀上扛的那玩意儿叫脑袋嘛,确定不是西瓜冬瓜南瓜北瓜?
    ……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本无可厚非。市场经济嘛,眼球效应的惯用伎俩,大家耳熟能详。何况这么巨大的一块蛋糕,不抢占先机分上两口,实在太“二”。如此看来,张家界市的决策者可真是有远见。可需要卑躬屈膝到如此境地?张家界是穷疯了,还是饿傻了?没跟《阿凡达》扯上关系时,张家界市的旅游经济也搞得风生水起;就算想抓住机遇,开拓更大的国际市场,可以在标牌、广告、简介上提及《阿凡达》,干吗非得数典忘祖,用什么哈利路亚山的哈利路亚音乐厅羞辱自己。想要讨好的老外还一头雾水呢,一个佛教道教盛行的文明古国,什么时候跟我们的天主神父挂钩了,难道世界真大同了?待明白真相之时,人家恐怕心里的白眼都翻上了天,你们中国人也太那个了吧。即便是老外眼中的中国符号、功夫片的代名词李小龙,其荣誉也仅限于每年7月8日的“李小龙日”,洛杉矶市既没把贝弗利山庄更名为李小龙庄,更没把日落大道改名叫李小龙路,人家淡定得很。你说,咱家人咋就这么不矜持,给根鸟毛就当令箭呐。
 
      读了这篇文章,感触有二:一,张家界官员之弱智,之可笑,之可怜,真是无可救药。二,缥缈侄女文笔之老辣,堪称青出于蓝。谈歌作为一介大作家,肯定地绝对地写不出此等妙文。
 
      (3)
      由于缥缈侄女的文字与博名,才想起了那个在无极限天地里沉睡了许久许久许久……的苏东坡。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这是苏轼的一首名词《卜算子》,其序曰:“黄州定惠院寓居作。”据史料记载,此词为神宗元丰六年(1083)作于黄州,定惠院在今天的湖北黄岗县东南,苏轼另有《游定惠院记》一文。由上可知此词为苏轼被贬黄州时所作。他的弟子黄庭坚《山谷题跋》有云:“语意高妙,似非吃人间烟火语”,“非胸中有数万卷书,笔下无一点俗气”,则不能至也。
      据《宋六十名家词-东坡词》载,此词还有一序,讲的是一个美丽而凄凉的故事:惠州有温都监女,颇有色。年十六,不肯嫁人。闻坡至,甚喜。每夜闻坡讽咏,则徘徊窗下,坡觉而推窗,则其女逾墙而去。坡从而戏之曰:“当呼王郎,与之子为姻。”未几,而坡过海,女遂卒,葬于沙滩侧。坡回惠,为赋此词。
      这段小序,和苏轼的词一样,同样的的仙气飘渺。
 
      (4)
      苏轼被贬黜黄州,是因为北宋年间那场震惊天下的“乌台诗案”爆发。那时候,“王安石变法”风靡神州,改革派与守旧派激烈较量。苏轼不幸站到了改革派的对立面,投身于那场空前惨烈的政治斗争。他自恃才高,作诗讽刺新法,被人诬为攻击圣上,宋神宗大怒,喝令将时任湖州知府的苏轼抓捕归案!一些嫉恨他的家伙,乘机落井下石,嚷嚷着要求皇上将他处死而后快。虽经各方营救,苏大才子免了死罪,却依然被流放到了黄州。需要强调的是,那时候王安石已经下野,闻讯赶紧上书皇帝,请求圣上刀下留人。
      对这件个历史事件,拙著《孤鹜已远》有所描述——
 
     黄州位于湖北东部,长江中游北岸,大别山南麓,自隋唐以降,历来为州、府、县官府驻地。苏轼在黄州的生活,起初十分艰难。月色清寒,薪金微薄。每一枚铜钱,似乎都有清凌的月光闪烁。鸡鸭鱼肉,蔬菜米面,油盐酱醋,都寄托在那一串串苏大才子从前根本不屑一顾的铜钱里了。夜晚闲步庭院,看疏影横斜,忽听空中一阵孤鸿哀鸣,他的心底,兀地掠过一片阴翳;清晨登上高岗,看太阳升空,他的心头,忽忽漾起了浩瀚之波。“乌台”之狱,乌鸦夜啼;杀头之祸,有惊无险——人生惕怵之处,惟须谨慎;宦海翻波之时,何必逞强。天才恍若北斗星,人世间万众景仰,然而,北斗星也有云遮雾绕的时候……
      为改善生活条件,苏轼设法搞到了城郊一块荒颓的山坡,当地人称为东坡,悉心经营。他带领一家老小,砍荆棘,清瓦砾,植稼禾,建瓦屋。荆棘去兮瓦砾清,稼禾荡漾兮自躬耕,日出而作兮日落而息,谁知天才兮面朝黄土汗流浃背赛老农!——噫!苏轼头戴斗笠,足蹬草鞋,手舞牛鞭,与老牛一起气喘吁吁犁地。即使到了这样的落魄时刻,他的脸上,依然诗情洋溢:“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初到黄州》)。
      在这段烟霞蔼然如梦的日子里,他自号“东坡居士”。这块荒颓的山坡,从此进入了中国文学史,成了历史上最著名的一片“东坡”!
 
        雨洗东坡月色清,市人行尽野人行。
        莫嫌荦确坡头路,自爱铿然曳杖声。——《东坡》
 
      (5)
      至今看这一段记述,依然深有所感,就用其中的几句名言结束今天的唠叨吧——
 
      “乌台”之狱,乌鸦夜啼;杀头之祸,有惊无险——人生惕怵之处,惟须谨慎;宦海翻波之时,何必逞强。天才恍若北斗星,人世间万众景仰,然而,北斗星也有云遮雾绕的时候……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503)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匿名网友
     发表于: 2018-05-25 13:47         【举报】
http://www.ttep.cn/
     发表于: 2010-09-20 03:20         【举报】
守得云开见月明。天才多是寂寞的,不寂寞怎么叫天才呢。 飘渺孤鸿影果然文风辛辣,那小文写得风生水起,干净利落,实在过瘾。 有些东西本来就够好的,叫它哈利路亚山太搞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