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横流
http://blog.hebga.gov.cn/心怡
     侯存仓,邯郸市作协成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于邯郸市公安局渚河路派出所。电话:13303008511

个人资料

沧海横流 (排长)
  • 日志:94 评论:183
  • 留言:0 访问:146982
  • 累计积分:191
  • 当前积分:191
  • 勋章:

博客日历

<<2017年07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博客详细

我在渚河,你在哪?    2017-03-18 13:43

好好干

                     ——侯存仓

十年前的一天,阳光里,我接到群众报警后,带领巡防队员杨龙、程海斌等迅速前往。

踏入单元楼,我大步迈过门槛,杨龙随后。进入室内,霎时被刺鼻的汽油味和男女紧张的对峙惊呆了。脚下澄黄色液体泛着油晕在落脚处四散,弥漫起更加浓郁的刺鼻味,在这里一顶点火星都足以引爆整个空间。回头将对讲机交给程海斌示意他们远离,杨龙却没有退缩。转身对迎面站立吓得面如土色的女人问:“你报警了?”她紧张慌乱地回答:“我又不是不给他钱,都是公家的事……”听之便知男人是为讨债铤而走险,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男人二十五六岁,面容憔悴,愤怒的目光像两把利箭,右手里的打火机和右手腕处两道滴血的割伤让人触目惊心,左手拿一块三指长的玻璃片,尖尖的锋利如刀,姆指间拎着存有稍许汽油的塑料桶。他盯着我,右手姆指戒备地移到火机滚轮上。我盯着他不敢转移视线,生怕他做出傻事。我问:“她欠你多少钱?”男人嘴角微动,愤愤地说:“30万货款……让我没法过啦,她也别想好过。”我笑着说:“别傻兄弟!30万就跟人家拼命,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如果头脑一热,命没了……要钱又有何用?”男人眼圈泛红,腿脚微微颤抖。我知道稍有的不慎都会触怒他,让我们葬身火海。

窗外,程海斌和另一名队员疏散着群众。我放下心来,回望杨龙,他脸色煞白,见我示意,走近小声说:“你稳住他,我慢慢靠近抢下火机。”为配合杨龙我大声训斥女人:“你欠人家的钱赶紧还,把人家逼成这样……人家还有老婆孩子呢!”女人一脸沮丧和委屈地对男人说:“小周别着急,明天一上班我就准备款项,你上午去拿!”男人憋了憋嘴,轻蔑而不信任地说:“鬼才相信你!不给钱谁也别过了。”女人着急道:“不骗你!”我赶紧接话:“别着急,我给你作证,如果明天还不给你,派出所给你,我保证!”一句“我保证”让男人看到了希望,呆滞绝望的目光泛起些许亮光,委曲激动的泪水簌簌而下,在他泪眼模糊抬手拭去的瞬间,杨龙猛地上前夺下火机,我也迅速扑上去……男人被制服了,配合地上了警车。

那次惊险处警后,我们又接处很多警,忙得连中午饭都在警车上吃。第二天例会统计出处警量共41起,大家惊愕!此后每当提起那次惊险和值班,同事们都唏嘘不已大竖姆指,我也引以为豪!

事后男人拿回欠款,还专程来所表示感谢,他说是警察给了他新生。那次值班后,杨龙辞职到叔叔的公司打拼,临别前他没有向我道别,只留下一张纸条——好好干!

 时光任冉,十年匆逝!我依然记得那句“好好干”,并执着地努力着。其间我遇到过很多的惊险:去汶川支援抗震救灾,在6级强余震和暴雨泥石流中体味过世界末日的恐慌;去香河县押送剧毒化学药品途中,突遇车祸,车子翻下高速深沟;在贸易街东头徒手制服持刀杀人的“独眼龙”等。去年我被选派到市局信访处工作半年余,亲眼目睹了政府副市长、局党委书记、局长艾文庆的接访和日理万机,领会了邯郸警察排头兵的光辉形象。我深感邯郸警察从局长到民警,我们都在好好干!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84)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