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
http://blog.hebga.gov.cn/吴东林
     把快乐与大家分享!

个人资料

吴东林 (连长)
  • 日志:275 评论:486
  • 留言:1 访问:201699
  • 累计积分:727
  • 当前积分:727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3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博客详细


    地(下)

(长篇小说)

吴东林

 

123

 

又是一个崭新的春天。

一九四五年的这个春天,溹泸的原野亮堂了许多。道路两旁曾经林立的炮楼据点似乎悄然间被大自然的画笔抹去,焕然出盎然的新绿。树绿了,草绿了,大地绿了。空气也变得新鲜了。出了三里洼的村口,冷雪松和孙思媛缓缓地走在乡间小路上,警卫员秋生牵着两匹马远远地跟在后面。

“雪松,这次县委派我去冀南区委参加整训,一去就是三个多月,你照顾好自己,工作再忙也要抽出时间过来看看大娘。我在的时候,你多来一趟少来一趟都不要紧,我这一走这么长时间,大娘一个人在家,我也挺不放心的!”

冷雪松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看着远方,对孙思媛说,放心吧,我会常过来看看。俺娘是个开通的老人,从我走出家门参加革命到现在,她老人家从来没有扯过我的后腿。现在又有你帮着我照顾她,我就更放心了。你去参加整训,几个月很快就会过去。其实,呵呵,现在俺娘关心你比关心我更多一点。

听了冷雪松的话,孙思媛的脸微微一红,有点羞赧地说,我这次出远门,大娘一百个不放心,翻过来调过去地嘱咐我要多加小心,恐怕我再跟甄丽书记那次一样出点什么差错,咯咯,我说没事,路上还有好几个同志做伴呢,再说,安全方面县委也有安排。可她还是一遍一遍地嘱咐,什么别走大路走小路,走交通沟,你打扮成教书先生可别忘了带点书,把枪藏好了,多带点衣裳什么的。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他们一边说着话,在不知不觉中就这样走了有二三里路。过了一片麦地,走上一个慢坡,两个人站在溹泸河的小桥上,停住了脚步。

溹泸河水缓缓地流淌着,两岸上的杨柳像两排参差错落的绿墙伸向远方。不远处的河堤上有一位老人赶着五六只羊,那老者,一边挥着鞭一边唱着小曲儿:

连阴雨,水汪汪,

鬼子占了俺家乡,

杀人放火抢粮食,

强盗还糟蹋花姑娘。

兄弟们,拿起枪,

鬼子汉奸没人味儿,

走出家门打东洋……

苍凉悲壮的歌声飘荡在溹泸河的上空,冷雪松远望着一河春水,深有感触地说,听到这歌声,想起了当初我们在这个小桥上谈论开辟根据地的情景。几年过去了,冀南的形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地的大反攻都开始了,鬼子的末日也来到了。新河、清江的县城马上就要解放了,周边邱县、馆陶、巨鹿、广宗、枣强、冠县、阜城都在为解放县城做准备。咱们这里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打县城。

孙思媛把一绺被风吹乱的头发,往耳朵边上拢了拢,脸冲着冷雪松笑笑说,你们打县城,我恐怕是赶不回来了。听甄书记说,现在正打算先把王屯的炮楼拿下来。

冷雪松说,是呀,王屯炮楼正处在交通要道口,又卡在四区和六区的中间,对我们打游击影响很大。要打县城,必须先把这个钉子拔掉。

“王屯炮楼只有三十几个治安军把守,况且现在他们跟惊弓之鸟一样都龟缩在炮楼里不敢动窝,打他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吧?”

“思媛你说的没错。不过,也不能轻敌。这个炮楼工事坚固,敌人的武器装备精良,硬攻,也是要费些力气,部队也免不了有所损失。打仗就像下棋,走一步,还要看到将来的第二步、第三步。”冷雪松低头想了想说,“你说他们像惊弓之鸟,这倒没错!我想就要充分利用他们这种害怕的心理,用最小的成本赢得最大的收效。另外,像惊弓之鸟一样的不光是王屯,县城也一样。劳模大会之前,咱们在宋村一战炸死了平岩。前些日子咱们开公判大会,枪毙了邱天权和十几个汉奸。县城现在是群龙无首,只有宪兵队长伍川还硬撑着。治安军和警备队也是人心惶惶。我考虑借打王屯再来个敲山震虎,在思想上瓦解县城里的鬼子汉奸。毕竟打县城不是打炮楼,战士们的生命是宝贵的,不战而屈人之兵,那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孙思媛点点头说,“你把这个想法跟甄书记说了吗?”冷雪松说,“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主意,是武工队多次讨论的结果。我把你送走后,就直接去德宫寨见甄书记。现在抗日形势这么好,就要趁热打铁。”

走下了小桥,到了三岔路口,孙思媛回过身来说,咱们到了分手的时候了,你赶紧去忙吧,不用惦记我,到了区上我就跟你写信。走之前我还要到小李庄跟石金秀交待一下妇救会的工作,明天一早我就出发了。

冷雪松长叹一口气说,“你多保重吧!”随后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包着东西的花手帕,塞到孙思媛手里,“你那只PP手枪的子弹不好找,我这里给你攒了一些,留着用吧!”孙思媛扬着春天般的笑脸接过手帕。这时候冷雪松朝后招了招手,秋生赶紧牵着两匹马小跑着过来。冷雪松从秋生手里接过枣红马的缰绳,一只脚登上马镫,跃上马背,他朝孙思媛挥了挥手,说了声“再见!”就抖了抖马缰绳,战马一声嘶鸣,两匹马一前一后扬起一溜黄尘向西飞驰而去。

目送着冷雪松越来越远的背影,孙思媛低头打开冷雪松给她的花手帕,只见里面除了十几颗金灿灿的手枪子弹,还有一枚十分抢眼的红蜻蜓发卡!

 

冷雪松飞马来到德宫寨的时候,县委书记甄丽正跟县长杨千、县大队副大队长杜六月商量攻打王屯炮楼的事。甄丽见冷雪松推门进来,赶紧招呼他坐下。

“雪松,把思媛送走了吗?”

“哦,送走了。在杜家营她对我说,你要派她去区上参加整训,临走前她要跟俺娘告个别,我就带着她一块到了三里洼。”

“送送人家是应该的,不过你放心,她安全上的事我都安排好了!”

“没什么不放心的甄书记,咱不说这些了,你们大概是研究攻打王屯炮楼的事吧,赶紧说正事吧!”

冷雪松刚落下话音,乡长蒋义海陪着三区区长老马推门进了屋子。

“哎呦,你们都在呀!”马区长还没坐下,就冲甄丽说,“甄书记,你让我组织的老百姓我都安排好了,大概有四五百,够用吧?”

这突然的一句话让冷雪松一愣,他问马区长,组织老百姓?四五百?干什么?

马区长也一脸疑惑地说,不知道哇!这是甄书记安排的。甄书记,你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哇?

甄丽朝老马摆摆手,示意他坐下,然后对冷雪松说,雪松,打王屯炮楼,你有什么想法?

冷雪松说,就解决王屯炮楼的问题,我们武工队讨论了好几次了。我看,只考虑解决一个王屯炮楼尽管要费些事,但不是多大的问题,关键是用什么方式去解决!简单地说,我想充分利用打王屯炮楼这个机会,对县城的敌人来个敲山震虎,用政治压力和军事压力去分化敌人,彻底瓦解敌人的意志,为溹泸的最后解放打下基础。

甄丽点点头,看看杨千,笑笑说,“雪松跟咱们想到一块去了。”随后,他对冷雪松说,“雪松,要想达到‘敲’王屯炮楼,‘震’县城敌人的目的,光靠咱们县大队和武工队还是不够分量,必须有大部队做后盾。可大部队从哪里来?不打县城,我们不可能动用大部队,所以就要在盘子外边找饭吃,以巧致胜!

冷雪松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是想让马区长组织的老百姓扮演八路军,上演一出真假美猴王!”

杨千哈哈一笑,用小烟袋敲着桌子说,这还不够,既然演戏咱就要演得像,蒋乡长跟马区长你们还要制作点木头炮筒子装作大炮,弄点木箱子绑在骡子马上就当是炮弹箱子,这次咱们还是在夜里行动,凑着模模糊糊的月亮地,让炮楼上的敌人分不清真假。

蒋义海抢过话头说,咱演这一出戏不光演给县城的敌人看,最终还是要把王屯炮楼拿下来呀,咱们光过过“大部队”,敌人也不可能缴枪投降从炮楼里走出来呀!

杜六月嘻嘻一笑说,你们大骡子大马上有“大炮”,他们不下来,你们就轰他嘛!

杜六月一句话,逗得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别人笑,蒋义海没有笑,他还是满脸认真地说,六月,这可是大事,你别开玩笑,咱那假大炮只能当柴火烧,可打不了炮楼。敌人可不是纸糊的,有些顽固的家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放心吧,我的蒋乡长,你没进来之前就讨论过了。”杜六月止住笑,冲蒋义海说,“咱们的大队人马从炮楼跟前过的时候,肯定会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这个时候我们的区中队趁其不备就在炮楼附近埋上地雷。敌人要是较劲,不相信咱们有大炮,我就拉响地雷,黑更半夜的,敌人也弄不清真假,地雷一响,就跟大炮打的差不多,看那些乌龟王八蛋谁还敢待在王八窝里不出来!”

笑声中,蒋义海频频点头。冷雪松问甄丽,甄书记,周边县打得挺热闹,整个冀南都动了起来,咱们赶紧拔了王屯炮楼,攻打县城也该列入计划了。

甄丽合上本子说,我跟杨千县长商量了,既然打王屯的计划定了,咱们说干就干。明天再给老马和义海一个白天的准备时间,再多准备二百人,再加上县大队、区中队的人马就有近千人参加了。到了晚上十点,咱们就去王屯炮楼,唱一出真假美猴王的大戏!哈哈哈哈……

……

早春二月,风尽管微风柔和,但还是有几分寒意。农历二月十六这一天的晚上,圆圆的月亮高挂在天上,区中队长李从趴在交通沟的沟沿上,裹了裹夹袄,他对着对面杵在月光中的王屯炮楼,拿起了铁皮喇叭筒子。

“王屯炮楼上的弟兄们你们听着,我们是县大队的。现在,我奉上级的命令通知你们,今天晚上八路军攻打县城的大部队就要从这里路过,你们任何人不得开枪干扰,谁敢开枪就要谁的狗命!”

月夜的旷野,李从的声音传得很远。对面的炮楼看不见灯光,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炮楼上的弟兄们,目前的形势你们心里也都很明白,鬼子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你们的主子汪精卫也死在东洋了,汪伪政权就要完蛋了!你们不要再跟鬼子汉奸卖命了!县大队有你们的‘善恶薄’,上边都记着你们的黑红点,仔细考虑一下你们都干了哪些坏事,为抗日部队做了哪些好事,如果死不改悔,继续与人民为敌,咱们可是到了秋后一笔一笔地算清楚!对于你们来说,今天是最后的机会,缴枪投降,我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如果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

两轮喊话过后,炮楼上依然没有回声。这时刘子英带着武工队的一个小队从交通沟里转过来。他朝远处打量了一下问李从,“炮楼上有反应吗?”李从说,“没有!”“雪松队长让我们小队跟你们区中队做好战斗准备,以防万一!”“那现在怎么办?”“既然炮楼上不吭声,你就派人通知那边的大队人马开始行动。李从,你趁大队人马过来吸引炮楼上敌人的功夫,在附近把地雷都埋上。董强,你把机枪架上对准炮楼。同志们,子弹上膛,手榴弹准备好,做好战斗准备!”

今夜清冷的月光洒在原野上,孤零零黑魆魆的炮楼倒显得有些凄凉。炮楼顶上有不少人影再晃动,刚才的喊话让他们心惊肉跳,他们似乎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南北公路上的“大部队”开始行动了。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在月下迈着整齐的步伐“咵咵”前行。中间的一溜马匹拉着后面的一门门“大炮”,那“炮筒子”斜刺着星空。每匹马的马鞍子两旁,挎着几个大大的模模糊糊的“炮弹箱子”,随着马匹的踢踏声,大箱子碰撞出“咯咯吱吱”的声响。

此时的炮楼,就像一口立着的棺材,死一般寂静。楼顶上边偶尔有几声咳嗽,但是没发出一声枪响。

“大队人马”走了有半个时辰,安全地通过了炮楼。这时,冷雪松带着王大夯的小队,转到刘子英埋伏的交通沟里。

“子英,炮楼的敌人还算听话,咱们的队伍都过去了,我让他们在前边就地待命。现在该实施第二步计划了。”冷雪松看看月光下的炮楼说,“子英,喊话,叫炮楼里的敌人缴枪投降!”

刘子英点点头,从李从手里要过喇叭筒子冲炮楼喊:炮楼上的弟兄们,刚才攻打县城的大部队安全过去了,你们配合得很好,希望你们继续配合我们的行动。现在八路军命令你们,走出炮楼,缴枪投降,脱下那身汉奸皮,跟我们一起打鬼子!

这一次喊话,炮楼上终于有了动静。

“八路弟兄们,你们说大部队要过,我们没有难为你们,更没有放一枪。现在你们得寸进尺,叫我们投降把炮楼交给你们,有点太不近情理了吧!你当你的八路军,我当我的治安军,都是为了挣口饭吃,咱们各为其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们不要赶尽杀绝!”

刘子英一听,气得回头吐了一口吐沫说,王八蛋,还他妈的心存侥幸呢!然后他又对着喇叭筒子继续喊:“炮楼上的这位兄弟大概是个头头吧?你可要放明白点,我们八路军抗日,是要解救受苦的老百姓,把烧杀抢掠的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你们治安军是日本人的走狗,是帮着鬼子残害中国人的汉奸,老百姓戳你们的脊梁骨!你们吃狗粮不嫌牙碜,给你指条明路你不走,非要过独木桥不可,那我们的大炮可不长眼睛!”

“行了吧八路兄弟!你们那点家底儿我还不清楚?你们哪里来的大炮?吹吧!你们过路,我闭闭眼就当没看见,可你们也别把我当三岁的小孩子!不是吹,我王屯炮楼外有封锁沟铁丝网,内有坚固的工事,全部日式精制的武器,想吃掉我,你们还没有这么硬的牙口!”

“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们有大炮,就先让你听听炮声!如果继续顽抗,那就不客气了!”

刘子英说完,看了看冷雪松。冷雪松点点头。刘子英对李从说,拉地雷!随后刘子英用喇叭筒子对着炮楼喊,大炮准备,放!

“轰!轰!轰!”

几声轰响,震得大地抖动了几下。硝烟带着尘土在炮楼周围弥漫,冷雪松一声大喊,同志们,朝着炮楼给我打!随后,机枪、步枪、手榴弹在炮楼附近开了花!

一阵枪炮过后,刘子英又拿起喇叭筒子冲炮楼高喊:炮楼上的弟兄们,刚才这阵势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只是给你们一个警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八路军不想看到你们把一条命丢到自家的土地上,大家不要受那几个顽固分子的欺骗,想投降,赶快把枪从炮楼上扔下来。给你们最后五分钟,再不投降,我们就用大炮把炮楼轰平!

“别打啦!别打啦!”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这是今晚王屯炮楼里最后传出来的声音。一阵喊声过后,成捆的枪支从炮楼上扔了下来。随后,里面的治安军排着队伍,高举着双手,走出了炮楼!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95)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