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
http://blog.hebga.gov.cn/吴东林
     把快乐与大家分享!

个人资料

吴东林 (连长)
  • 日志:275 评论:486
  • 留言:1 访问:201694
  • 累计积分:727
  • 当前积分:727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3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博客详细


      地(下)

(长篇小说)

吴东林

 

122

 

全县劳模大会前的预备会正在杜六月家紧张地进行着。

“……我看,为确保大会的顺利召开,在通往杜水、南寨、土城的交通要道口再多安排几个游动哨,防止敌人偷袭……”

冷雪松刚说完这句话,就听院子里“咚咚咚咚”一阵杂沓的脚步声。甄丽摆了摆手,侧耳听了听。这时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二憨带着蒋义海、宋金山风风火火地跨进了屋子。

杨千见蒋义海神色慌张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赶紧招呼几个人坐下,脸冲着蒋义海说,蒋乡长,出什么事了?

蒋义海一指宋金山说,这是宋村的村长宋金山,今儿个一大早,治安团的人去他村里号房子,说有百十号人要驻扎在他们村,我想宋村离杜家营只有七八里地,是不是敌人听说咱要开大会,想趁机捣乱呀?就赶紧跑过来告诉你们一声。

听了蒋义海的话,大家没吱声,目光都盯在甄丽的脸上。甄丽长出一口气,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说,该来的,想躲是躲不掉的,我就知道平岩这个老鬼子不会消停。宋村长,他们都号了谁家的房子呀?

宋金山说,“号的都是宋家大胡同几家财主家的大院子。”

“几个大院子敌人是怎么安排的,你清楚吗?”

“不清楚。都是谁的队伍来也不清楚。听几个治安军嘀咕,说大概今儿个黑价进村,至于怎么个住法,只能等敌人进了村才能有个眉目。”

杨千点上一袋烟看着蒋义海说,“刚才开会决定要把大会提前到明天开,平岩这家伙的狗鼻子还挺尖,提前动手了!”他又看了看甄丽说,“甄书记,你看咱们的大会是不是再推后几天呀?”

甄丽想了想,摇了摇头,然后咬了咬嘴唇说,不能再拖了,还是照原计划进行。这个会,规模这么大,社会关注度这么高,不论什么时候开,平岩都会过来捣乱。我想,既然鬼子出了乌龟壳,咱不如就来个反客为主,打他一家伙。不狠揍平岩这老鬼子一下子,咱们的大会就开不肃静。

冷雪松一拍桌子说,对,我赞成甄书记的想法!敌人现在就像是一只瘸腿的狼,虽然身板不行了,但是狼性不改。他来恶心咱,咱就来个顺手牵羊,集中所有的抗日武装,反手给他一闷棍,彻底打残他!

杨千把小烟袋一磕说,好!我赞成!再给平岩来这么一下子,解放县城咱们就更有把握了!

甄丽站起来,她扫了大家一眼说,既然大家都同意打,现在情况这么紧急,我就抓紧把任务部署一下。雪松,你派一个精明强干的同志,跟宋村长去宋村,彻底搞清敌人的驻扎情况,并画一个草图,连夜赶回来,你根据敌人驻扎的分布情况具体部署作战计划。

冷雪松说,好,那就派刘子英去,他办事干练,脑子灵活,写写画画也是一把好手。

“思媛,你散会后回德宫寨,组织机关里的同志,马上分头通知劳模大会的参会人员,明天上午按时参加大会。”

孙思媛点点头。

“二憨,你去找玉荣和更山村长,把明天开会的情况告诉他们,让他们无论如何今天要把会场的准备工作做好。你们自卫队还要加强村里村外的安全保卫工作,村里的人一律不准外出,会场周围防止外边的汉奸刺探情报,村外有什么动静要及时报告!”

二憨说,台子搭得差不多了,玉荣姐她们妇救会也把场院打扫干净了,游动哨布置了一些,等搭台工作收了尾,我就把自卫队员全部拉出去站岗。

“六月,你马上把县大队和八个区中队的人全部集合起来,今天傍黑儿秘密跟武工队在杜家营破庙汇合,做好一切战斗准备。这次战斗由冷雪松队长统一指挥,今天半夜十二点包围宋村。”

杜六月站起来说,好,那我先走了,他们都在分散打游击,我抓紧派人去通知。

甄丽一口气安排完,拢了拢头发,笑着对杨千说,杨县长,这次劳模大会你是总指挥,开会又提前到了明天,时间很紧,接下来的事千头万绪,你去具体安排吧!

杨千把烟荷包装到衣兜里说,“放心吧甄书记,开大会的事就交给我吧,您就甭操心了。这次宋庄的战斗,原来不在咱们的计划之列,事情来的很突然。这场战斗的胜败,不光关系到劳模大会是否能成功召开,还关系到溹泸抗战形势的走向。所以一些细节上的事,你跟雪松队长还要仔细商量,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

甄丽点点头说,杨千县长说得对。现在鬼子还没进宋村,一切都是未知数,对敌斗争形势也在不断的变化之中,这要等子英同志探听消息回来,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安排。但是,无论如何,这场战斗必须打赢,为劳模大会助威,为最后的抗战胜利鼓劲儿!

……

就在甄丽书记紧锣密鼓地部署作战计划的时候,老鬼子平岩也在积极安排今晚的行动。

对于平岩来讲,他一直憋着一口气,就是要和溹泸的抗日武装做一次大的较量。特别是邱天权的被抓,使敌伪阵营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治安军人心惶惶矛盾重重,平岩觉得如果再不出手,将会军心涣散不战自亡。当他得知共产党要召开全县劳模大会的消息后,感觉这是围剿抗日武装的最佳时机。他可以通过这样一次突袭围剿,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一是,破坏劳模大会,浇灭溹泸军民的抗日热潮;二是,这半年以来他们一粒粮食都没收到,可趁此机会抢收一些粮草,来支撑驻军的物资供应。

然而,面对现实,平岩的雄心还是被捉襟见肘的兵力所制约。他十分清楚,溹泸目前的形势已今非昔比,两年前那种张牙舞爪大兵压境的浩浩风景,如过眼云烟一去不复返了。为数不多的几个炮楼据点摇摇欲坠,县城里的可用兵力也只有三百多人。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他只抽出了六十个鬼子兵,五十个治安军,和四十个警备队员。不过,平岩还是愿意为自己宽心。在他看来,共产党的杂牌军是无法和他的大日本皇军比拟的。皇军可以以一当十,况且还有近百名的警备队和治安军,再加上精良的轻重武器,就是对付三五百人的抗日武装也不在话下。

当白白的太阳还原成升起时的模样,那份暧昧的光芒缓缓收敛成一抹晚霞,打扮着西天的云彩。这时,宪兵队长伍川推门进来。

“太君,队伍都集合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平岩看了看伍川,一只手抹了抹人丹胡子说,伍川君,共产党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据情报人员报告,县大队和武工队都没有什么动静。杜家营的人紧锣密鼓地在打谷场上布置会场,有可能明天就要开大会了!”

平岩点点头说,伍川君,这次出城围剿意义重大,切不可疏忽大意!你安排的情报人员可靠吗,如果再出现像周福那样的奸细,哼哼,那可就坏了大事了!

伍川双脚并拢“哈依”了一声,“太君你放心,这次安排的联络员,都是跟我单线联系的基本队伍。不过,来人报告说,现在杜家营的自卫队加强了警戒,会场和村口设了很多的流动哨,我的人已经无法靠近了。”

平岩推开门,看了看已经不太明亮的天空说,哦,这不要紧,共产党越是加强警戒,就越是表明,他们马上开会的几率很大。伍川君,天就要黑下来了,马上集合队伍准备向宋村出发!

“哈依!”

“记住,一定要秘密地行动,悄悄地进村,进村后封锁村庄,村里的人一律不得出村!”

“哈依!”

 

宋金山带着刘子英从杜家营回到宋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进了村,街道上看不见一个人影。道两旁干枯的树枝在寒风中战栗,高低错落的房屋紧紧拥抱着夜色,白日里喧嚣的村庄,似乎随着太阳的落下而停止了呼吸。现在,能够证明这个村庄还有生命存在的,只有房顶上袅袅升起的炊烟和流浪在街巷里觅食的野狗了。

“宋村长,鬼子还没来,村子里咋这么安静啊?”

宋金山回头看看刘子英说,头晌我去找蒋乡长的时候,宋家大胡同的几处大院子里的人就开始搬家了。乡亲们都知道鬼子黑价要来,这一擦黑儿准是都猫在家里不敢出门了。

“村长,趁这会儿街上没人,鬼子的大队还没到,你领着我先看看地形吧!”

宋金山想了想说,好吧。现在只能在院外边我大概跟你说一说,详细的情况,等鬼子来了,我一家家看了再跟你细说。

“鬼子会让你进去看吗村长?”

“鬼子要吃要喝,要挑水的烧火做饭的,他不找我找谁?你放心,我准保都给你摸清楚!”

宋金山和刘子英一边悄悄说着话一边来到村西街。宋金山指着路北一片高大的院墙说,“这就是宋家大胡同。你看,这东西两边是四个大宅院,鬼子伪军来了就都安排到这里了。东侧北院是宋二贵家,他家的北房是最好的。南院宋大贵家院子大,配房多。西侧是宋福田的家,他家有东西两个大院子。”说到这里,宋金山左右看了看,凑到刘子英耳朵边上悄悄说,“你们安排咱队伍上进村的时候,最好是一队在东一队在西,两边夹击,省得让鬼子跑了!”

刘子英在夜色里偷笑了一下,心想,多好的老百姓呀,宋金山不光帮助他认地形,还为作战计划出主意想办法。

“刘队长,咱快回家吧,估计鬼子也快到了,时候长了要是碰见鬼子会有不少麻烦!”

天黑下来了,一勾银辉撕开夜幕,闪着并不明亮的光芒。就在宋金山和刘子英离开宋家大胡同的时候,平岩的队伍也到了宋村的村外。

看到水墨画一样的村庄就在眼前,平岩勒住大洋马的马头,让队伍停止前进。他骑在马上,让日本翻译把治安军营长何春来叫过来。

“何营长,你派两个人,到村口打探一下,看看有什么异常没有?抓紧回来报告!”

何春来赶紧安排了两个治安军一溜小跑前去打探,过了没有一袋烟的功夫,两个人呼哧带喘地回来向平岩报告说,村里大街上连一个人毛都没有,一切正常。

平岩“吆西”了一声说,你们两个快回村找村长,让他安排几个烧水做饭的老百姓,队伍随后就到,我们在驻地门前等他。

敌人大队的到来打破了宋村的平静,不甘寂寞的狗狂吠起来,被狗叫声惊吓的鸡,也在不该叫的时间叫了几声,当然还有日军几匹大洋马的嘶鸣和队伍“嚓嚓”的脚步声,使这个冀南平原小村庄的每一颗心都跟着躁动起来。

这时候,两个治安军带着宋金山一溜小跑地来到平岩面前。平岩翻身下了大洋马,用手电筒照了照宋金山说,你的村长?宋金山扬着笑脸点点头说,是!

平岩用手电筒又照照何春来说,何营长,你跟村长商量一下,尽快把队伍安置好!

何春来“吆西”了一声,转身冲宋金山说,天不早了,你抓紧把队伍安置下!

宋金山问何春来,老总,皇军这边有多少人?

“大队这边有三十多人,宪兵队那边也有三十多人。”

“哦,这样吧,宋二贵家的北院房子好,就让长官住,别的皇军住配房。不过这边只能住三十人,剩下的安排到南院宋大贵家里。那边房子宽绰,房子也不错,能住三十个皇军,再添三十个老总也盛得下。”

何春来看看平岩说,太君,您就住宋二贵家的北屋吧,其他的皇军跟您在一个院里住配房。南院让伍川队长带着宪兵队的人住下,其余的,哦,就再安排三十个警备队的人,您看咋样?

平岩点点头。

“西边宋福田家那边院子大,剩下的六十多人都能安置下。”

何春来看看宋金山又看看平岩说,那剩下的警备队的人和我们治安军就一块安排的西边院子里吧!

宋金山把住处安排妥当,正要领着人去开门,何春来叫住说,村长,烧水做饭的人你安排了吗?咋到现在还没过来?!我告诉你说,今天可是平岩太君伍川太君亲自督阵,你可别弄一些粗茶淡饭糊弄我们,抓点活鸡过来炖炖,天到这个时候了,饿得我都前心贴后心了!

平岩似乎觉得何春来话有点多,于是截住何春来的话头说,何营长,不要说这么多了,让村长开门安排住宿吧。你快去安排岗哨,把宋村封锁起来,一个人都不许出去,出了问题,我可拿你试问!

“哈依!”

宋金山这边东奔西走地张罗人忙活着安排鬼子的食宿,那边躲在他家里等消息刘子英急得直转圈。他一会儿出去看看天色,一会儿到院门边侧耳听听动静。宋金山的老婆看刘子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不住,就倒了一碗水说,大兄弟,看你急的,快喝碗水。伺候鬼子的事,麻烦着呢,孩儿他爹出去时候不短了,差不多这会儿也快回来了!

刘子英长出一口气说,大嫂,咱队伍上还等我的消息呢。我回不去,作战计划没办法安排,你说,我能不着急吗?!

听刘子英这么说,宋金山的老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撩起围裙擦了擦手,拉开门刚要出去,就听“蹬蹬蹬”一阵脚步响,宋金山从门外闯了进来。

“哎呀宋村长,你可回来了,我都快急死了!”刘子英一步跨上前拉住宋金山的手说,“情况都搞清楚了吧?你快跟我说说!”

宋金山笑笑说,“等急了吧?都搞清楚了!”说着话,他摘下头上的毛巾,一边摔打着身上的土尘,一边嘻嘻笑了两声,“刘队长,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刘子英一边掏出黄皮儿的小本子和半截铅笔,一边诧异地问。

“老鬼子平岩来了。跟着来的一个宪兵队的队长叫伍川。治安军一个何营长也来了。光鬼子就来了有六十多个。”

“真得呀!你没听错吧?”刘子英两眼放着光,看着宋金山说,“这可真是个好消息!这次要是再把平岩干掉,县城里的鬼子就待不住了,咱溹泸解放的日子就不远了!”

越是有好的消息,刘子英心里越急。他赶紧催着宋金山把敌人的驻扎分布情况告诉他,他在小本子上一边画一边写,并标明了人数和大致的武器装备。核对无误后,他合上本子说,宋村长,天不早了,回到杜家营至少还得半个时辰,我得抓紧走了!

“刘队长,村子里到处都是岗哨,你出不去。我家猪圈南墙猪食槽下边是个地道口,钻进去走到头儿就是村外的干坑,你转过干坑蹅漫天地,敌人就发现不了!”

“好!那咱赶紧走!”

宋金山带着刘子英出了屋门,走到猪圈里,刚搬开猪食槽,就听“咚咚咚”有人砸门。

“宋村长,开门,开门,何营长找你呢!”

一听是敌人来了,宋金山赶紧把刘子英推下地道。他一边答应着门口的叫声,一边把猪食槽堵在洞口上。

……

何春来派人把宋金山叫去,是让他再去找点柴火给平岩烧炕。

大雪后的北风,刺骨得寒。平岩和衣躺下盖了两床被子还觉得冷得受不了,这才叫翻译喊何春来派人去找宋金山。

当宋金山又找了柴火把炕烧热,平岩这才消停地躺下。躺下是躺下了,一阵折腾后,平岩反而睡不着了。这都快两年了,他一直没有亲自出过城。乍一出城,总是心里发虚。他一会儿听听窗外的动静,一会儿看看有点微亮的窗户纸,不知什么时候,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候,“啪!”地一声枪响,划过寂静的夜空,平岩猛地一惊,赶紧掀开被子坐起来。他抓过手电筒照了照手表一看,是凌晨一点十四分。他觉得刚才响的这一枪,好像就在他头顶上放的,不由大喊一声,八嘎呀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那还用问!正是我们的武工队和县大队包围了宋村!

原来,今晚的行动由于刘子英回去的比较晚,回去后,冷雪松又把县大队区中队的人召集到一块,按照画好的敌人布防草图,详细研究了作战计划,使原定的时间往后推迟了一个小时。他们来到宋村,冷雪松带着武工队员和区中队的李从中队、王谷雨中队,从村东进村,重点打击住在宋二贵家的平岩和三十个鬼子兵。杜六月带着县大队三个排和六个区中队从村西进村,分别包围宋大贵家和宋福田家的敌人,其余兵力在村周围接应,防止炮楼的敌人增援。

冷雪松带的人马从村东的交通沟里悄悄摸进村头。当他看到月光下敌人的岗哨,就命令耿奎武带着马二宝悄悄靠近,顺利地把站岗的伪军解决掉。随后,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包围了宋家大胡同宋二贵的宅院。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宋二贵北屋房顶上,还有日本鬼子的一个暗哨。那个日本兵发现了冷雪松的队伍,叽里咕噜高喊一声“不好,有八路!”随后冲天上放了一枪!

平岩在睡梦中没有听到房顶上鬼子兵的喊叫,但是听到了这一声枪响。当他刚跨出屋门,房顶上又响了一枪,随后上边站岗的日本兵从房顶上滚了下来。

打死日本哨兵的是马二宝。随后武工队员架起云梯一个个登上了房顶。

这时平岩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指挥刀,正指挥着院子里的鬼子向房顶射击。就听房顶上的王大夯大喊一声,同志们,投手榴弹,狠狠地打!

“轰!轰!轰!”一阵手榴弹雨,平岩两手丢下手电和指挥刀“噗通”一声平躺在硝烟里。这时,董强的机关枪“哒哒哒”响成一片。围着院门的李从和王谷雨中队也打开了大门,枪声手榴弹声把院子里的鬼子打得鬼哭狼嚎!

宋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村子里的每一座房屋都会瞪着几双惊恐的眼睛,想象着宋家大胡同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战场。这场短兵相接的战斗,从凌晨一点打到东方泛出了一丝微弱的亮光。敌我双方从阵地战打到一盘散沙的巷战。最后,伍川凭借着精良的武器,边打边撤,丢下一片尸体,带着残兵败将撤出了村庄!

这时苗小春的集合号吹响,武工队、县大队的三路人马迅速集中到冷雪松的身边。杜六月问,队长,敌人死伤大半,平岩老鬼子也被打死了,咱们乘胜追击吧!

冷雪松凑着熹微的亮光看了看表说,同志们,咱们打这一仗的目的,是为了确保劳模大会的顺利召开,现在敌人死伤大半,平岩也完蛋了,如果再纠缠下去,招来城里增援的敌人,就会打乱我们开大会的整个计划。天快要亮了,现在我们赶快打扫战场,然后骑上鬼子丢下的大洋马,去为劳模大会献上一份厚礼!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39)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