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
http://blog.hebga.gov.cn/吴东林
     把快乐与大家分享!

个人资料

吴东林 (连长)
  • 日志:275 评论:486
  • 留言:1 访问:202495
  • 累计积分:727
  • 当前积分:727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3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博客详细

      地(下)

(长篇小说)

吴东林

 

118

 

杨大年的死让邱天权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如果说杜保祯战死在杜家营还是可以理解的,那么杨大年被杀死在防范严密的县城就有点不可思议了。一想到鲍菊花家里血淋淋的现场,和那女人一双惊吓过后呆滞的眼神,邱天权就不由自主地摸摸脸上泛紫的刀疤。

一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的发生,让邱天权坐立不安。他想在乱麻一样的脑海中理出一些头绪来,可那种无由的联想,总是拽着他的思路,指向一个看似与这件事毫无关系的人的身上,这个人就是警察署长洪哲一。

尽管鲍菊花说,杀死杨大年的是化装成治安军的武工队干的,怎么这么巧,杨大年前几天刚跟他报告说洪哲一有通共的嫌疑,咋随后就发生了这次暗杀事件呢?让邱天权感到害怕的是,如果任这样的事情蔓延下去,或许在某一天的一个夜晚,自己也会像杨大年一样在毫无防备中命丧无常!不行,去找平岩,要让他明白自己的怀疑和担心。

对于平岩来讲,他烦心的事也不少,以至于接踵而来的问题让他手忙脚乱竟然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杜保祯、杨大年相继被杀,他连损两员大将,治安团、警备队群龙无首。城外的炮楼、据点丢掉大部分,剩下的几个也是人心惶惶。日军部队接二连三地被抽走,溹泸兵力捉襟见肘。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就是粮食。他们现在的粮食所剩无几,无能的警察署总也征不上来,这更让他怒火中烧!当然,平岩最后还是把这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归咎于抗日队伍的强势反攻上。他必须迅速采取措施,扭转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

平岩正想跟伍川打电话,商量下一步大清剿的计划。这时,日本翻译把邱天权领进屋来。

“邱桑,你来得正好!”平岩一只手松开电话机,招呼邱天权坐下,“土八路现在是越来越猖狂了,我正考虑把伍川叫来商量一下,有必要搞一次大规模的清剿活动。你既然来了,那我先听听你的意见吧!”

邱天权坐下,他看了一眼日本翻译,又看看平岩,然后带着一副高深莫测的神色,叹一口气说,太君,大清剿是应该搞,可是杨大年的事就这样算了吗?

平岩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邱天权说,我不明白邱桑,杨大年已经死了,再考虑他还有什么用呢?再说,杨大年是八路军武工队杀的,搞清剿不也是为了除掉那些抗日武装吗?

“不不,太君,我可能没有表达清楚。我是说,暗杀杨大年,甚至于杜保祯的警备队遭伏击,都很蹊跷!也就是说,我总觉得可能有内奸在帮共产党的忙。如果真是这样,你搞清剿,共产党同样会得到内鬼的暗中帮助,如果是那样,咱们的大清剿能有多大的收效呢?”

这几句话让平岩很吃惊,他站起来走到邱天权的身边,皱着眉头低声说,内奸?你指谁?

邱天权并没有直接回答平岩的问话,而是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说,“太君,你仔细想想,杜保祯夜袭杜家营是一次秘密行动,为什么到了杜家营以后,土八路早已埋伏好,张着大网在村里等着警备队。如果没人通风报信儿,会是这种结果吗?我还了解到,也就在杜保祯要去杜家营的头一天晚上,他唯一接触的人是警察署的副署长牛德榜,而牛德榜和洪哲一又是拜把子兄弟,这就不能不让我多想了!”

“你是说洪哲一可能——”

“太君,再说杨大年的死。也就在他死的前几天,杨大年告诉我说,洪哲一在年前因为征不上粮食来,到杜水视察了一次灾情,可有人给我反映,他去杜水见的可能不是十八村的代表,而是共产党的某一个人物。太君您也清楚,杨大年跟洪哲一一直不和,为了搞清视察灾情这件事,杨大年雇了眼线调查洪哲一究竟跟谁见的面。就在这个时候,杨大年布置的眼线——那个磨刀的周印怀,就被武工队抓住了,随后他们就利用周印怀,敲开了鲍菊花家的门,把杨大年杀了。”邱天权喘了口气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接着说,“把杨大年的行踪了解得这么清楚,把周印怀抓得这么及时,如果不是出了内奸,仅凭武工队的人,我想,哼哼,这恐怕不是太容易完成的任务!”

平岩点了点头,“邱桑,你说下去!”

邱天权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哂笑一下说,“太君,有一件事很有意思,杀杨大年的武工队化装进城穿的是治安军的服装,这让我联想起韩天元的逃跑,也穿的是治安军的服装。嘿嘿,芝麻落在针眼里——太巧了!巧得跟唱戏一样!啊,记得当时洪哲一跟杨大年干仗的时候,洪哲一就因为救走韩天元的人是穿着治安军的服装,就说是杨大年把人放走的,而杨大年气得说洪哲一栽赃,为这事杨大年把手枪都拔出来了!这又不能不让我怀疑洪哲一的用心!”

平岩在屋子里踱着步,他一边手摸着人丹胡子,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洪哲一除了征粮没有征上来,其他的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反常的地方!至于放走韩天元的事,到现在也是一本糊涂账,不能就算在洪哲一的头上吧?

邱天权扔掉烟头,走上前去说,“太君,征粮的事是小事吗?现在咱们没有多少粮食了,要是再征不上粮食,不用八路军打,我们自己就都饿跑了,咱能饿着肚子搞清剿吗?”他见平岩点点头,接着说,“太君,去年遭了灾,洪哲一说视察了灾情,老百姓家里瓦缸子都见底了,征不上粮食来。今年共产党搞大生产,夏粮秋粮还是丰收的,咋洪哲一还征不上粮食来呢?警察署的人下乡征不来粮食,总是说老百姓软磨硬抗摆一大堆困难。你安排他们下乡抢粮,又老是走漏风声,老百姓搞坚壁清野,他们一粒粮食都搜不到。这一切难道都是偶然的吗?!”

“邱桑,我明白了,你确实是在怀疑洪哲一,这样说来我也觉得你怀疑的有些道理。可是,我总不能拿你的怀疑去处理洪哲一吧?再说,警察署是归你们管辖的呀!”

“太君,我不是让你去处理洪哲一,而是提醒你在制定清剿计划的时候,要考虑这个因素。其实,我不想怀疑洪哲一。现在咱们连失两员大将,杜保祯、杨大年都死了,治安军、警备队群龙无首,乱成了一锅粥。要是警察署再乱了,城里的治安,乡村的征粮派款,就更不好弄了!还有一点,警察署的骨干力量,都是过去洪哲一当土匪的时候的老班底,现在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去代替他。可是不行啊,你除不了内奸,什么计划都没办法顺利地完成。就像是胳膊上长了个疮,你不下决心剜掉他,整条胳膊就有可能烂掉哇太君!”

平岩想了想说,邱桑,那你说怎么办?

邱天权说,要想让洪哲一露出狐狸尾巴,咱们必须一步一步来。过几天我想亲自带着队伍下乡一趟,去征一次粮食,这次我不带警察署的人,只带警备队的人。如果我下去就能把粮食征上来,回来看他洪哲一还有什么话说!

“好!邱桑!”平岩赞赏地冲邱天权竖起大拇指,然后又问,“那清剿的事怎么安排呢?”

邱天权好像胸有成竹地说,“太君,不要搞那种大呼隆式的清剿了,过去的经验证明,那样搞是没有多大用处的,要有的放矢!”平岩回头看看邱天权,邱天权眯一眯眼然后使劲睁开,把嘴凑到平岩的耳边说,“我自有妙计。我听说共产党在年底要搞大生产的表彰会,这么一个声势浩大的活动,共产党县委、政府的头头脑脑,抗日干部,共产党员,武工队,县大队,这些主要干部肯定都会参加。现在咱们就订好计划,做好预案,到那个时候再集中兵力搞一次大的围剿,岂不是就能来个一勺烩!啊,哈哈哈哈……”

平岩使劲拍一下邱天权的肩膀说,“吆西!这个办法好,邱桑,你真行!哈哈哈哈……”

 

秋收,快接近尾声了。甄丽书记到区上开了一个形势分析会,回到德宫寨太阳都快落尽了。简单吃了点饭,她回到屋里开始整理会议材料。到了第二天她让通讯员把杨千县长、冷雪松、苏玉荣找来,商量一下开大生产表彰会的事,顺便把开会的会议精神也小范围地说一下。

孙思媛来得最早,她来的时候还给甄丽带来几个嫩玉米棒子和一包袱苜蓿芽。甄丽解开包袱抓了一把绿油油的苜蓿说,“真新鲜,上次我去杜家营的时候带来一点,咯咯,做了点苜蓿苦累,还真不错,比地里寻的野菜强多了!”孙思媛说,“现在这季节,苜蓿都老了,我是一棵一棵掐的苜蓿尖儿!”甄丽笑了笑,用毛巾擦擦手说,“谢谢我们孙主任呀,今儿个我们又可以改善改善生活了!哎,思媛,这都快收完秋了,你哪儿弄来的嫩棒子呀?”孙思媛说,“棒子地里也有晚补苗的,跟大田熟不到一块,这还是人家苏玉荣听说我要来,特意从她家地里掰了一些给您捎来的!”

甄丽拿起一个玉米棒子,把嫩绿的玉米皮剥开,看着那黄澄澄齐整整的玉米粒,凑到鼻子上闻了闻,说,唉!遭了一年的饥荒,老百姓受了多少罪呀,这总算是看见粮食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杨千和冷雪松一前一后地赶到了。杨千一见甄丽手里拿着玉米棒子,桌子上还摆着半包袱绿油油的苜蓿,高兴地说,今儿个不错,中午饭有着落了,哈哈哈哈……

冷雪松也跟着杨千笑,他看看孙思媛说,“还是思媛有心,我咋就没想起弄点苜蓿来呢。”孙思媛说,“我这也是借花献佛,谁不知道这苜蓿是武工队开荒种的!”

大家说笑了一阵,安静下来,甄丽从里屋端过半筐子红枣让大家吃,说,这是人家房东大娘给的。随后,坐到凳子上,说起了到区上开会的事。

甄丽说,这次会议叫形势分析会,区委书记既给我们讲了国际国内的形势,也分析了我们自己面临的形势。总的来说,战局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就国际形势来讲,在欧洲,美英苏开辟了第二战场,有力地支持了苏联军队的大举反攻,德国法西斯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在亚洲太平洋战场上,包括印度、菲律宾、印尼、缅甸,日军连吃败仗节节败退。咱们的国内形势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日本鬼子就像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一样,他们调集兵力向国民党的正面战场上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以图用军事压力迫使国民党投降。由于国民党消极抗战积极反共,前线部队连遭失败。现在的国统区可以说是民生凋敝民怨沸腾,抗日呼声日益高涨。在咱们的敌后战场上,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坚持持久抗战,游击战争广泛深入发展,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敌我斗争形势向着有利于我不利于敌的方向发展。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我们冀南区的严酷环境也有所好转。咱们经过几年的军民团结共同奋斗,顶住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战胜了历史上罕见的自然灾害,克服了种种艰难困苦,敌后根据地在进一步扩大。

孙思媛到了几碗水,给每个人端过去。甄丽喝了口水继续说,目前咱们的减租减息、赎地运动和大生产运动,深入人心,奠定了较好的群众基础,群众性的游击战争也普遍开展起来。在咱们冀南,小部队、武工队和其他抗日武装开始深入到接敌区、敌占区,开辟新的小块根据地。敌人利用据点、碉堡、公路、沟墙分割、封锁、蚕食冀南的企图没有得逞。在我们有利的军事打击和强大的政治攻势下,伪军更加动摇了,日军的思乡厌战情绪也在上升,敌军士气低落,战斗力日益下降。日军为了改变他们在太平洋战场上的不利态势,不得不从中国战场上抽调大批兵力,加强太平洋战场。我们冀南区的日军兵力也在相对减少,部分守备任务交给伪军担任,并逐步撤收了一些据点和炮楼,斗争形势对我们十分有利。上级号召我们,要充分利用有利的形势,广泛发动群众,调动一切抗日武装,开展局部反攻。一方面继续发挥强大的政治攻势,争取、教育伪军、伪组织认清形势,放下武器,和抗日军民站到一起。另一方面在军事上,对守备较弱位置比较孤立的据点,发起进攻,为最后的胜利做好充分的准备。

“太好了!把大形势这么一分析,我们对抗战的胜利就更有信心了!”杨千兴奋地拿了一颗红枣凑到鼻子上闻了闻说,“几年的抗战,终于看到了全面胜利的曙光,甄书记,要是把这些事都讲给大家听,老百姓该多高兴啊!”

孙思媛说,甄书记,咱们赶紧开大生产表彰会吧,你把这些大道理小道理都在会上讲一讲,给大家鼓鼓劲儿打打气儿,老百姓抗战的劲头就更足了!

冷雪松也很激动,他把外套的领扣解开,看着甄丽说,既然有这么好的大形势,我们就要再加一把劲儿。局部的反攻就是说我们的游击战从原来的躲着敌人打变为追着敌人打,变被动为主动。其实,这种局部反攻我们早已开始了。杜保祯被打死,警备队损失惨重,平岩还没有做出什么重大的反应。杨大年被杀,治安团人心惶惶,平岩这次不会在沉默下去。他会寻找时机跟我们较量。这样正好!我们正需要激怒他,把这条毒蛇引出县城,消灭他的有生力量。这次形势分析会,上级也给我们指明了方向。目前敌人兵力不足,据点炮楼相对空虚。我们就要抓住那些孤立的,兵力部署相对薄弱的地方下手。敌人就像是一只老虎,外围的炮楼据点就像是老虎的牙齿,我们只要把这只老虎的牙一个一个掰掉,那它就成了一副空架子,只有等着挨打的份儿。

甄丽点点头说,雪松说得对。咱们在研究战略部署的时候,一定要立足实际。上级的指示精神面对的是整个冀南,我们也不能教条地去理解。比如,在咱们溹泸,有些炮楼的位置重要,兵力可能要强一些,但是它如果处在交通要道,分割了我们的抗日力量,就是强力攻坚也要坚决拿掉它!

“甄书记说的对!对这个问题,我和六月也研究过。”冷雪松喝了一口水,然后用手指蘸着桌子上的水渍纵画了两条线,把水碗往中间一摆说,“比如王屯炮楼,它就位于溹泸到洺水七级的公路上,是方圆十几里来往的咽喉要道,也是从四区到六区的必经之路,对我们游击区的活动非常不利。可是,这个炮楼工事坚固,易守难攻,困难不小。不过,我们也多次进行了实地侦查,制定了方案,一旦时机成熟,就拔掉这个硬钉子!”

冷雪松刚说到这里,就见警卫员进门报告说,张泉科长带着李德全过来了,他们说有要紧的事向甄书记汇报。杨千站起来说,那快让他们进来呀!

警卫员出去了,随后张泉和李德全风尘仆仆地进来了。冷雪松赶忙站起来跟李德全握了握手说,老李,你一来肯定我又有活干了,哈哈哈……

甄丽也说,老李,你出城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孙思媛给李德全和张泉各拿了一把凳子,李德全还没坐稳就说,“没有。现在城门口的日本兵都撤了,全换成治安军了。他们经常去我的饭馆吃饭,所以也就没多问。甄书记,今儿个我来就是有急事。”随后他又脸冲着冷雪松说,“冷队长,你还记得上次营救甄丽书记以前你们进城侦查,我跟你说过的咱们一个内线,警备队二中队的王大龙吗?”冷雪松点点头说,“记得,那天晚上敌人的口令不是他跟咱们的另一个内线治安军营部的陈子东提前传过来的吗?”李德全说,“对!今儿个一大早,王大龙就着急忙慌地到我那里去,说赶明儿邱天权要带着他们警备队二中队去下乡征粮,听到这信儿,我就赶紧出城来找张泉。邱天权这家伙可是不轻易出城,我想,既然这个坏家伙要出来,咱们是不是要有点行动啊?”

杨千皱皱眉头问,邱天权怎么突然出来了?老李,王大龙说没说这家伙要去哪里征粮?

“说了,好像是要去杜家营。邱天权说,杜家营今年的庄稼收成好。”李德全停了停接着说,“杨县长,杜保祯上次在杜家营被打死了,邱天权这次来是不是要报复哇?”

面对李德全的问话,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甄丽说,老李,这个情报非常重要,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你赶快回去吧,让王大龙继续关注着邱天权的动向,一旦有新情况,赶紧过来报告!

李德全站起来说一声“好吧,那我走啦!”

张泉把李德全送出门去,随后转回到屋里对冷雪松说,这个情报可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呀,如果真是这样,咱可不能让邱天权这老小子跑了!

甄丽站起来,走到门口。秋风,顺着门口一拃多宽的缝隙吹过来,她慢慢拉开半扇门,看着院子里飘落的树叶,听着身背后大家嘁嘁喳喳的议论,陷入了沉思。想了一阵,她关住门,转过身来说,邱天权出城,这是个我们没有想到的新问题,这个恶贯满盈的大汉奸,是我们一直要除掉的目标。如果能活捉了他,那是最好不过的啦,溹泸的老百姓都盼着公审他呢!

杨千说,只要他出来,就不能叫他跑了。抓个活的更好,就算是打死了也算是给溹泸的老百姓出了气!

冷雪松一边拿出烟荷包卷烟一边说,李德全带来的情报似乎说明两个问题,一是邱天权带警备队的人下乡,说明他不太相信警察署了。再一个,他去杜家营征粮,也有对警备队遭伏击,这次要报复一下的意思。不过,邱天权狡猾得很,他知道杜家营经过改造村形,地形复杂,不会轻易进村。至于他采取什么措施征粮,那就不好说了。还有一点,他如果到杜家营只是虚晃一枪,而顺路到别的村庄去呢?我们可就逮不住这个家伙了!

孙思媛抢过话头说,这次邱天权出来肯定是在大白天,在村里我们也不好隐蔽。趁现在地里的庄稼还没有收完,咱们就利用青纱帐,在半路上搞他个伏击!

“思媛说的,这也是我的想法。”甄丽拢拢耳边的头发说,“雪松,这一仗比伏击杜保祯还要重要,你跟六月、子英、大夯他们仔细商量商量,制定一个严密的作战计划,只要邱天权出来,就要坚决干掉他!”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831)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匿名网友
     发表于: 2019-01-05 13:19         【举报】
从头看到尾!写的真是生动形象!期待118章后面的大结局!
谢谢朋友的关注!还有几章就要结束了,多提宝贵意见!
吴东林  2019-01-10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