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
http://blog.hebga.gov.cn/吴东林
     把快乐与大家分享!

个人资料

吴东林 (连长)
  • 日志:275 评论:486
  • 留言:1 访问:203057
  • 累计积分:727
  • 当前积分:727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9年03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博客详细


       地(下)

(长篇小说)

吴东林

 

116

 

警备队的出动不会像演戏那样配合一个月黑风高的日子。相反,这个春天的夜晚,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月亮格外得亮,稀疏的星斗也格外得明,微凉的春风掠过溹泸河和这片苏醒的土地,在树梢间窃窃私语。如果不是杜保祯的队伍像一条游动的毒蛇蜿蜒于乡村道路之间,那杜家营外的原野在这样一个月夜春宵应该还算是宁静如常的。

随着警备队的人马离杜家营越来越近,杜保祯骑在马上不时用望远镜观看。望远镜里的村庄就像一个熟睡的婴儿,安静地躺在月光的怀抱里。这种异常得安静,往往给人一种莫名的惊悸,因为你感受不到一点村庄的脉动和呼吸,甚至听不到远处传来几声无聊的鸡鸣和犬吠。

村口的那棵大柳树像剪影一样进入了杜保祯的视野,他再次拿起望远镜注视了几分钟,然后命令队伍停下。他在马上回头把杜保东叫到身边问,村里的自卫队有几个岗哨?杜保东说,自从村里改造了村形,村里就留了村南一个路口,其余的口子都堵上了,所以现在只有大柳树旁边搭建的一个高架瞭望哨。瞭望哨那里挂了一个不能用的铁犁铧,是当钟敲的,放哨的如果发现有情况就会敲钟发出信号。

杜保祯举起望远镜朝大柳树的方向看了看,他果然发现,依靠着大柳树有一个高高的带有顶棚的瞭望哨,月色下的瞭望哨里仿佛有一个黑影,黑影的中间似乎还横着一个长长的东西,而那黑影的衣服好像在风中飘动。

“马副官!”

随着杜保祯低沉的一声喊,那个马副官跑过来。杜保祯翻身下马说,马副官,传令队伍蹲下,缩小目标。瞭望哨里好像有人,还拿着枪。你把狙击手叫过来,让他瞄准大柳树下的那个黑影,干掉他!

马副官眨眨眼说,队长,这时候开枪不会惊动村里的人吧?

“马副官,在溹泸的地面上,听见一两声枪响不足为奇。可是如果我们的队伍让岗哨发现了,把钟敲响,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这么远,月亮地儿里能打得准吗?”

“马副官,狙击步枪上装瞄准镜不是为了好看的,懂吗?少废话,执行命令!”

“是!”

狙击手跑过来,他朝大柳树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单腿跪地端起狙击步枪向着瞭望哨上的黑影瞄准。杜保祯举起望远镜紧盯着瞭望哨上在微风中移动的黑影。只听清脆的一声响­­——“啪!”,那个黑影在杜保祯的望远镜里晃了两晃倒下了。

杜保祯的微笑在月光下荡漾,但是他没有急于进村,而是细听着枪响过后村庄的反应!

杜家营依然是安静的。不远处的村庄没发出一点多余的声音,甚至连一声野狗的叫声都没有。

杜保祯放心了,他回头招了招手让大家站起来。

“弟兄们,现在听我的命令。马副官,你带领机枪班给我封锁住村南路口,一个人都不能放出去。他们不是改造村形吗,好,我就叫他们尝尝改造村形后的苦果。另外,三小队,四小队,你们配合机枪班防止自卫队捣蛋,也防备县大队和武工队增援。”说到这里,他看看杜保东和杜保祥,“保东,你带着一小队包围杜六月家。保祥二哥,你带二小队包围苏玉荣家。我就在杜家门楼等着你们,你们把孙思媛苏玉荣抓住,直接带到杜家大院。弟兄们,进了村大伙儿都把准备好的火把点着,这是我的老家,咱们进村就是要明光光亮堂堂地进!警卫班,跟着我直奔杜家门楼!”

杜家营的夜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明亮,那火光映红了街巷,映红了村庄,映红了天空。

杜保祯敲响了杜家门楼的大门,出来开门的是他大哥杜保禄。

大门徐徐拉开,杜保禄看到火把映照中的三弟杜保祯站在门口,哗啦把大门敞开,“是保祯回来了,我一出屋门看见房顶上一片红光,还以为是哪里着火了呢!”

“老太太呢?”

“在北屋呢,她天天念叨你,人都快神经了!”

杜保祯快步进屋,这时候杜九鼎的大老婆从里屋出来,她一眼看见是杜保祯回来了,“哇”地一声嚎叫坐在了地上。

“啊呀,没法过了我的老天爷!小三,你可回来了,快救救恁爹你娘吧!他们都被抓走了,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哇!啊——啊……不能活了……”

杜保祯和杜保禄把杜九鼎肥胖的大老婆扶到椅子上。杜保祯说,行了,别哭了,我的队伍都来了,今天晚上就要抓孙思媛和苏玉荣!

老太太擦擦眼泪说,“抓!抓!抓他们这些王八孙子!唉!三儿,保柱也被他们抓走啦!”

“这我知道!”

“保东回来了吗?”

“回来了。我二哥也回来了!他们领着抓人去了!”

“三儿,你抓住那些共产党打算咋办?”

“先把俺爹俺娘和保柱换回来,等他们都平安了,剩下的账以后再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杜九鼎的大老婆咬咬牙说,这样忒便宜他们了,你不知道这帮人对咱家那个狠哪!

“行了,别操那么多心了!我来了,啥都好办了!你先歇着,我到门口看看去!”

杜保祯走出家门,站在杜家门楼的高台阶上问门口两边的喽啰,抓人的还都没过来?

“没有!光听见街上叮叮当当的砸门声!”

“哦,咋回事?哎,你们去两个人过去看看!”

杜保祯刚吩咐完毕,就见远处一队人马举着火把跑过来。跑在前面的杜保东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杜保祯说,哥,不好了,杜六月家一个人都没有。砸开左右邻居的门,也没有人!

杜保东这句话还没说完,杜保祥领着二小队也跑了过来。

“保祯,苏玉荣家没人。她家的前后邻也看了,不光没人,连鸡狗都没有!村里的人肯定都下了地道了!”

这样一个局面是杜保祯万万没有想到的,夜袭杜家营的计划难道泄露出去了?此时,被怒火涌动的汗水从杜保祯的两鬓像小河一样流淌下来,他用手枪把帽檐往上顶了顶正想发火,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喊,杜队长,不好了!

杜保祯一看是马副官又跑了过来,就着急地问,什么情况?

“杜,杜,杜队长,村头瞭望哨上的哨兵是假的,被狙击步枪打倒的是一个穿着衣裳身上帮着木杆子的稻草人,他们可能有埋伏!”

那么,杜家营真得有埋伏?当然,这是毫无疑问的!

原来,今天一大早辛再汉就拉着老婆孩子出了县城。他让马夫紧催着马拉的轿子车,按照李德全说的去县委驻地的道路,一路狂奔到了德宫寨,找到了甄丽。他把弄到的西药放下,把杜保祯要夜袭杜家营的消息告诉甄丽。甄丽立即派人把冷雪松和杜六月找来,研究了在杜家营伏击敌人的计划。

冷雪松和杜六月后晌就带着队伍秘密赶到了杜家营。他们首先让杜更山和苏玉荣安排坚壁清野,然后把老百姓全部转移到了地道。到了傍晚,武工队和李从、王谷雨的两个区中队全部埋伏在高房工事上,二憨的自卫队在村口埋了地雷,为了迷惑敌人还在瞭望哨上设置了假岗哨。一切安排就绪,他们严阵以待单等着警备队的到来!

此时的杜保祯冥冥中感觉到,他们有可能钻进了一张无形的大网,今天想全身而退恐怕没那么容易。既然没有了退路,那就要硬撑着把这出戏唱下去。于是他想了想然后站在杜家门楼的高台上朝着空旷的村庄大喊:

“老乡们,我是杜保祯。今天我到杜家营来,不想给大家添更多的麻烦,你们也不用害怕!我今天来的意思想必大家也明白,你们只要把县里的那个孙思媛和村里的苏玉荣交出来咱们都相安无事。他们安排人抓了我的父母,我这当儿子的只能找他们要人。这两个人现在主动出来也行,我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只要叫抗日政府交出我的父母和杜保柱,我马上撤兵!我知道你们都躲在地道里,也知道你们有埋伏,不过,我杜保祯不怕,我的警备队也不是吃干饭的。我的两个小队和机枪班已经封锁住了村口,你们想活着出村是难上加难!我的条件并不高,何去何从由你们选择!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那可别怪我杜保祯翻脸不认人,今天晚上杜家营就会变成一片火海!我把该说的都说了,现在我抽一袋烟,一袋烟过后要是还没有人出来说话,后悔药可是不好吃!”

杜保祯的喊叫,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得很远。喊声过后,杜保祯点着一支烟抽着。此时,在东西大街上几十个火把在噼噼啪啪地燃烧,偶尔也有几声咳嗽和马匹打响鼻的声响。

时间缓慢地在月夜中穿梭,杜保祯的纸烟也在一明一暗中缩短,压抑的空气在警备队散乱的队伍中蔓延,他们似乎害怕一不留神那火把点燃了淤积着恐怖的空气,让自身葬身于无边的火海之中!

杜保祯的那支烟抽完了,他把那个有指甲盖大点的烟蒂甩到地上,然后朝地下吐上一口痰再喊一声,你们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本来我不想把事闹大,现在看来你们是不拿豆沫当干粮。好,一小队,去给我先把杜六月家的房子点了!

一队人马高举着火把扑向杜六月家的小院,在他们把火把伸向屋檐的一刹那,就听房顶上花墙掩体背后一声清脆的枪响,随后是冷雪松的一声高喊“打!”

杜家营房上房下枪声四起,雨点似的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村口方向地雷的爆炸声好像要把大地震裂,整个村庄的大街小巷立刻变成了燃烧着怒火的战场。

此时的警备队已经顾不上去烧房子,他们纷纷扔掉火把,端起大枪向着高房,漫无目的地射击着。村口的机枪班和两个警备队的小队已经被地雷炸得晕头转向,浓烟中武工队和县大队的两挺机关枪居高临下喷着火舌。村口警备队的士兵丢下一片尸体,没被打死的转回身朝着野地里拼命地逃跑。

杜保祯带着警卫班和两个小队,边打边跑,向村口方向撤退。这时东边刘子英带领的武工队下了高房工事围了上来。他们利用熟悉的地形紧追不舍。杜保祯一边指挥着士兵阻击一边观察着逃跑的方向。

“杜队长,不好了,西南村口那边的土八路也冲过来了!”

听见马副官的叫声,杜保祯贴紧身后的山墙高喊,弟兄们,不要怕,上刺刀,给我朝着村口冲。刚说完话,他一把从卫兵手里抢过马缰绳,蹿上马背就要逃跑。

杜保祯催马的叫声,惊动了正在高房上指挥战斗的杜六月,他借着地上燃烧着的火把,看清了杜保祯骑马逃窜的身影,于是伸手要过二憨的大枪,朝着远处马背上的杜保祯“当”的就是一枪。

杜保祯应声滚下马来。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的警备队士兵乱作一团。马副官见杜保祯四仰八叉躺在了地下,那匹白马在枪炮中嘶鸣着来回转圈,便丢掉了手枪高高举起了双手。

又是一阵手榴弹的爆炸和鬼哭狼嚎的叫声。警备队的人透过硝烟和土尘,见马副官跪在地上举手投降,也都学着他的样子纷纷扔掉了手中的大枪,把双手举过了头顶!

 

从春寒料峭的季节走过,又到了一个炎阳流火的夏天。杜家营土皋那片曾经的荒芜景象不见了,代之而来是一片茵茵绿色和苜蓿花香。

甄丽来到杜家营,特别想看一看武工队开的这片荒地。于是冷雪松和孙思媛带着黎光老师和杜更山一块来到了苜蓿地里。他们几个人站在土皋边上的一棵柳树下。杜更山指着这块苜蓿地说,甄书记,过去我从来没想到这里还能种点什么,要不是雪松队长下决心,这里还是一片荒草野坡呢。

不经过曾经的荒凉就不会慨叹如今的满眼春色,成片的苜蓿草绿意盎然,紫色的苜蓿花散发着浓郁的花香,群蝶振翅在绿草中翩翩起舞,蜜蜂穿梭在花丛间采蜜繁忙,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甄丽拢了拢耳边的头发说,“武工队带了个好头,把个杜家营的大生产运动也带动的有声有色!这片地虽然种的不是粮食,种三年两年的苜蓿就差不多成了真正的庄稼地了!”黎光接过话头说,“甄书记,别说苜蓿草不是粮食,这片地可帮了杜家营的大忙了。去年连续遭灾,家家户户都没多少粮食,就是给点救济粮不配着野菜吃也不够嚼的。原来都是挖野菜,地里野菜没有了就捋树叶扒树皮,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吃。现在有了这片苜蓿,村里统一采收一些分给大家配着粮食吃,溜苦累,蒸菜团子,熬菜粥,帮助大家度过了难关。这块开荒地可是咱杜家营的功臣嘞!村里人谁不念叨武工队的好哇!”

甄丽点点头。冷雪松看着远方说,搞抗战也好,抓大生产也好,都是为了让老百姓从苦日子里解放出来。等抗战胜利了,杜家营也该成立合作社了,这片地就更能给村里人出力了!

孙思媛掐了一朵苜蓿花,凑到鼻子上闻了闻说,今年杜家营的大生产搞得挺不错,自从抓走了杜九鼎,消灭了杜保祯,村里的赎地运动和减租减息全面推开了。过去没有地的二十多户都有了自己的土地,到秋收后还有一批农户也能把地赎回来。租地的收入也多了,欠债的能缓则缓,利息也减了一半。老百姓真正得到了实惠,干劲更大了,抗战的劲头也更足了。

夏风习习,吹来阵阵花香,甄丽见冷雪松脸色凝重地好像在沉思着什么,就问,雪松,你在想什么?

冷雪松回过神来长出一口气说,我在想张青政委和黑三。唉!到抗战胜利了,我要把他们的坟墓迁到这块苜蓿地里来,让战友的足迹永远陪伴着他们的英灵。有这里的苜蓿花围绕着他们,也是对他们灵魂的一丝安慰。

甄丽看冷雪松有些伤感,就说,是啊,不论是溹泸的土地,冀南的土地,还是祖国的山山水水,都洒下了千百万烈士的鲜血,我们不能忘了他们,不能忘了我们可依靠的人民群众。真正的共产党人之所以有不怕牺牲的坚定信念,我们的军队之所以有无坚不摧的力量,就是因为他们心里装着祖国装着人民。

一行大雁从头顶上飞过。惨白的太阳慢慢西坠变成了胭脂红的颜色。原野上的绿色镶上了一抹金黄。冷雪松他们几个人从苜蓿地里出来慢慢地往回走着。

孙思媛看着夕阳下远处的村庄,好像想起什么来,她扽扽甄丽的衣襟说,甄书记,有件事你回去告诉杨千县长吧。杨县长原来跟我说过,让我打听一下“四·二九”的时候救他的那对母女是哪个村的姓什么,现在打听到了。她们是华庄的,老太太是华大娘,她闺女叫华金芳。石金秀不是在那个村领导大生产运动吗,是她打听到的。

甄丽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回去一定把这个消息告诉杨县长,他一定很高兴!

“那个金芳姑娘还让石金秀把杨县长落下的衣裳缝补好洗干净捎来了,人家还比照着杨县长脱下的鞋又给他做了一双新的。这些东西都在我那儿放着,你走的时候捎给杨县长吧!”

甄丽怀着复杂的情感点了点头。冷雪松感叹一声说,还是《论持久战》里说得好哇,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我们身边有这么多好老百姓做后盾,就不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甄丽一边走一边说,雪松,你上一次跟洪哲一见面,作用还真不小。现在伪警察不敢下乡抢粮了,各个警察所什么时候下乡征粮也提前打招呼,咱们搞好坚壁清野,他们也弄不走一粒粮食。

冷雪松笑笑说,“现在咱们把炮楼据点拿下了大半边,上次杜家营的伏击战,把警备队也打得伤了元气。治安团现在也基本上七拼八凑是个空架子,别看表面上是三个营,其实有战斗力的只有何春来的一营还顶点事,洪哲一他也不是没长眼睛。”冷雪松边走边卷着烟说,“听辛再汉说,现在杨大年跟洪哲一的矛盾很深,邱天权对洪哲一也不是太放心,所以,洪哲一也不给他卖什么力气。这样一来邱天权更对洪哲一不满意,杨大年还经常不断地在邱天权耳朵边上说洪哲一的坏话!”

甄丽说,我原来有个想法,可不可以借鉴争取洪哲一的经验把杨大年也争取过来。你看,现在洪哲一争取过来了,警备队基本上也垮了半个了,要是能把杨大年再争取过来,溹泸城就剩下平岩的孤家寡人和邱天权的光杆司令了,这就为我们攻城打下了好的基础。可我让张泉通过内线试了几次,杨大年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猖狂得很。他还扬言,只要有一口气,就跟共产党血拼到底,完全是一副国民党顽固派的嘴脸。要想顺利地解放溹泸城,我看最好还是先搬掉杨大年这个绊脚石。

“这件事我也想到了,一直在寻找机会。”冷雪松抽了一口烟说,“我通过杜水警察所的赵光德打听清楚了,现在治安团一营的新任营长何春来,是警察署副署长牛德榜的亲戚。牛德榜跟洪哲一是拜把兄弟。我想利用洪哲一和杨大年的矛盾,除掉杨大年。想是这么想的,只是还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抽空我再找张泉合计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可行的办法。”

甄丽点点头说,好!目前形势很好。上次伏击警备队,缴获了六十多条大枪,还有两挺歪把子,进一步扩充了县大队。各村的大生产运动也搞得不错,再加上赎地运动和减租减息,老百姓的饥荒也有了一定的缓解。咱们秋后还要召开大生产表彰会。然后咱们就要研究详尽的战斗计划,集中力量,步步为营,打掉最后几个据点和炮楼,为最终解放溹泸城做好充分的准备!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87)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