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
http://blog.hebga.gov.cn/吴东林
     把快乐与大家分享!

个人资料

吴东林 (连长)
  • 日志:260 评论:483
  • 留言:1 访问:180474
  • 累计积分:712
  • 当前积分:712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8年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博客详细


     地(下)

(长篇小说)

吴东林

 

109

 

跟韩天元一块进城赴宴的除了国儒之,还有十几个跟班的喽啰兵,带队的是小队长赵大虎。让赵大虎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大当家的赴完了宴,竟被扣在了城里,这让他万分焦急。人微言轻,一个大头兵除了心里着急,没有任何的办法,赵大虎只能把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师爷国儒之的身上。可国儒之看似面色凝重,行动上还是那副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的样子,于是说,师爷,出这么大的事,俺一个当兵的也不知道该咋办,你办法多,人脉广,赶紧想想办法,救救大当家的呀!

国儒之沉默了半天看看赵大虎说,你们不用着急,我自然会想办法救大当家的。这样吧,你们先到鸿源客栈住下,我去找找邱知事,看看究竟是咋回事,有了消息我去找你们。

赵大虎他们十几个人住在了鸿源客栈,一等就是三天。好几天见不着国儒之的影子,大水泊的人在几十里以外远水解不了近渴,赵大虎度日如年急得直想哭。他不知道这个师爷去哪里活动了,大当家的现在又是个啥情况。几天来赵大虎在客栈出出进进,有时候在大门口一站就是小半天。到了三天头儿上,他依旧站在大门口等着国儒之,把两眼盼得直发黑,终于在太阳落下之前,看到了国儒之脚步款款的身影。

“国师爷,你可来了,都把我急死了!”

国儒之看着赵大虎憔悴的脸和焦急的神色,挥了挥手说,走,屋里说话!

赵大虎引着国儒之回到客栈房间里,十几个喽啰兵听到声音也都围过来。国儒之坐在床沿上,从上衣兜里摸出烟嘴儿,把一根纸烟安上,一个喽啰兵赶紧给他点上烟。

“弟兄们,情况不是太好!”国儒之抽了一口烟,环视了大家一眼说,“这几天我一直东奔西走地活动,一点效果都没有。老大在警察署关着呢,几个警察轮班看着,吃喝睡觉都没问题,就是不让出门。从邱天权那里我听说,平岩太君对安清道义会的事很恼火,老大最后是啥结局目前很不好说!”

赵大虎紧张地说,那咋办呀师爷?!

“能找的人我都找遍了,现在城里这边是没有一点办法,我得抓紧回去,跟二当家的商量一下,带兵进城营救老大。再这么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耽搁下去,万一老大出了事,后悔就来不及了!”

听国儒之这么一说,赵大虎的血直往脸上涌,“师爷,俺这伙人平常都是听差的,场面上的事啥也不懂,一切都听你的。既然你想好了,就赶紧动身吧!我们也赶紧收拾收拾跟你走!”

“你们不要动,我自己去就行!”国儒之用指甲盖儿把烟嘴里的烟屁股拨到地上,用脚踩灭说,“老大还困在城里,这里不能没人。我们都走了,这里一旦有个风吹草动,连通个风报个信儿的都没有!你们不要乱跑,就在这里等吧,我带着队伍来了,咱们一块去营救大当家的!”

国儒之交待完,就回了大水泊。

有山靠山,有水靠水,没山没水就要靠自己了。国儒之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难道就在客栈里死等?!十几双眼睛都眼巴巴地望着赵大虎发呆。赵大虎也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一个杂牌军的小小军头儿,会承受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压力。

一个人在重压之下,往往会激发出大脑的灵光一闪。此时此刻,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商会会长宋达才。韩天元每次出门总会带着赵大虎,这也包括经营往来生意去宋达才那里。他知道,韩天元和宋达才是莫逆之交,两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而宋达才在溹泸地面上也是个手眼通天响当当的人物,何不去找找宋达才?!对,去找找宋达才!

赵大虎把自己的想法对大伙说了,十几个人像找到了救星一样,催他赶快去。于是赵大虎起身一溜小跑去了商会。可走到商会,里边的人说,宋会长出门了,不知道回来没回来,让他去家里看看。赵大虎有些丧气,他踯躅在门口琢磨了一会儿,心想,越渴越加盐,关键时刻宋会长咋出门了呢!死马当活马医吧,再去家里找找,碰碰运气。

赵大虎拐弯抹角找到了宋达才的家门口。敲开门,保姆问,你找谁?他说,我是大水泊的人,是大当家的韩天元叫我过来的。保姆回屋回禀了一声,随后这才把赵大虎领进了屋子。

宋达才见到赵大虎先是一愣,然后问他,年轻人,你是谁?天元兄叫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宋会长,我叫赵大虎,是大水泊的。到家来找您,不是大当家的派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大当家的出事了!”赵大虎擦擦脸上的汗,见宋达才有些惊讶,接着说,“前几天跟着大当家的来城里赴宴,宴会散了以后,他就被平岩太君叫走给扣下了,到现在不知道生死。我没有办法,就想起您来了,您快想想办法,救救大当家的吧!”

听到赵大虎的话,宋达才不由自主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邱天权的宴会他也参加了,吃完饭他还跟韩天元就卖粮的事简单聊了几句,然后就跟田金安出门,为韩天元联系那十几万斤粮食的销路去了。今天这是刚进门,就听赵大虎说了这么一件出乎意料的事,让他非常震惊。

“大虎,你坐下,到底是咋回事?”

“宋会长,我是个大头兵,上头的事也不太清楚,就听国师爷说,平岩因为安清道义会的事对大当家的很恼火,就把他扣下了,现在很危险!”

“国儒之呢?”

“他活动了几天说没啥效果,跟我打了声招呼就回大水泊搬兵去了!”

宋达才眉头一皱说,回去搬兵?就凭你们那些杂牌兵跟鬼子拼,不是找死吗?

“师爷说,大当家的生死不明,他也没有好办法,只能这样!”

宋达才长出一口气,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

“大虎,你们大当家的关在哪里?”

“师爷说,关在警察署的一个屋子里,让警察轮班看着呢。”

宋达才似乎明白了,这是拿韩天元当诱饵,要灭掉大水泊的节奏哇!他心里想,我早就对韩天元说,大水泊不是世外桃源,平岩绝不会对他们视而不见,可他总是盲目乐观。现在好了,平岩终于要对他下手了。如果任这种形势发展下去,大水泊必灭无疑!这件事不知道甄丽书记知道不知道,应该让田金安前去通报一下。当然,还必须想个办法,救韩天元脱险。想到这里,他对赵大虎说,大虎,你们怎么来的?现在住在哪里?

“我们进城是赶了几辆马车来的,现在十几个兄弟都住在鸿源客栈!”

宋达才沉思了一会儿说,“好吧。你说的事我都清楚了。大当家的是我的好朋友,摊上这么大的事,我不会袖手旁观。你先回去,不要胡跑乱撞,也不要告诉你的弟兄们说找到了我。容我考虑一下,会想出办法来的!”

 赵大虎点点头,冲宋达才鞠了一躬,擦擦眼泪走了。

宋达才非常明白,现在救韩天元就是救大水泊的千八号人马。如果韩天元救不出来,大水泊的人意气用事闯进县城,这支队伍就会被平岩全部吃掉。可是去找谁呢?平岩那里肯定是走不通。邱天权不用说也是这个事件的幕后黑手,况且因为建立伪政权邱天权让他去挑头站台他躲了,这家伙一直心怀不满,找邱天权也肯定会碰钉子。现在唯一能办这件事的,只有警察署长洪哲一了。可宋达才又一想,韩天元是平岩和邱天权手中的一张大牌,洪哲一有胆量把他放走吗?不过,洪哲一这个家伙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爱财。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今天晚上我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说通洪哲一,把韩天元的事办妥当!

秘密的行动往往需要一片黑黑的夜色来做个屏障。就在这一天的晚上,宋达才手提着一个重重的黑提包,驱车来到了洪哲一的家。

宋达才敲开大门,让卫兵通报一声,随后进了院子。他推开屋门一看,洪哲一正坐在圈椅上在灯下看一件瓷器。听见门响,洪哲一没抬屁股,扭头看看宋达才然后摆一摆手说,宋会长,你来得正好,快坐下,你是行家,帮我看看这玩意儿真的假的,值钱吗?

宋达才嘿嘿一笑,把提包放在条几上,然后在洪哲一的对面坐下,小心地拿过那件瓷器看了看说,有手电吗?洪哲一说,有,有。说着话,他滋溜钻进里屋,随后拿着一把铜皮手电出来递给宋达才。

宋达才打开手电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端详了半天,然后把那件瓷器轻轻放在桌子上,笑眯眯地说,好东西!哪弄来的?

洪哲一听说这件瓷器是真品,脸上笑得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支支吾吾道,“哈哈哈哈,那个,啊,朋友送的,嘿嘿,送给我玩的!宋会长,这玩意儿还有点意思吗,你仔细跟我说说!”

宋达才看着桌子上的瓷器说,这是一个清代中期的粉彩器物,叫胭脂红山水纹笔筒,底足有“大清雍正年制”的款识。这件器物,胎体细密,质地轻盈,釉面滋润匀净,平滑莹白,光洁无瑕,属文房上品再说这底足款识,雍正的粉彩款识基本都是以楷书为主,你看那字,字体工整,结构严谨,笔法清秀,运笔有力,是典型的宋椠体。好东西呀!

洪哲一张着大嘴看着宋达才,随后摆摆头说,一个这玩意儿还有这么多道道哇,宋会长,我真佩服你。哎,老兄,这玩意值多少钱?

宋达才哈哈笑着抹了抹嘴说,装备一个排没问题呀!

“真得呀?!”洪哲一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说,“没想到哇,那我可得好好保存着,这可是白花花的大洋钱啊!”

洪哲一把桌子上的瓷器捧在手上,像搂着一个宝贝疙瘩似得把古董放进了里屋,回来往圈椅上一躺说,宋会长,说正事吧,你大概是为韩天元的事来的吧?你们两个人关系最铁,这我清楚。不然的话,你可轻易不蹬我的门槛。

“洪署长,看您说的,堂堂的警察署长谁不愿意巴结呀!我虽然到家来的不多,场面上也是经常见面嘛!”

洪哲一让下人沏上茶水,随后直起身子说,宋会长,刚才一听下人说你来了,我就知道你是为啥来的。我可告诉你,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别的事不帮忙,算我洪哲一不懂事,你是谁呀?溹泸地面上的财神爷呀!可这次韩天元的事,你干脆死了这份心,我是无能为力呀!你不想想,平岩和邱天权都盯着他,你给我俩胆我也不敢放人呀!

洪哲一这样说,并不出乎宋达才的预料,对此他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宋达才呷了一口茶,沉了一沉说,洪署长,过去拉杆子的时候,你跟杨大年,还有韩天元,可都是一条线上的兄弟。韩天元的实力你最清楚,千八号人,五百多条枪,在溹泸的码头上他可是绿林中的头一份儿。虽然说,这个陷阱是平岩和邱天权挖的,可现在人是在你警察署关着,大水泊的人要是因为这事跟你结下梁子,可不是什么好事!况且,韩天元是什么结局也很难说,他在江湖上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把刀尖当桥过的人,万一出去了,你们可成了一辈子的仇人,你想过没有?

听了这话,洪哲一不再淡定,他满面愁容地两手一拍说,老兄,这些事我不是没想过。想归想,我有什么办法?!这王八蛋的邱天权,你干嘛把人押到我这里?押到杨大年那里,押到伍川那里都行呀,让我作这种难!宋会长,我实话对你说吧,韩天元的事不光是安清道义会的问题,平岩还怀疑他跟共产党八路军有勾连,你想想,平岩干吗?

“洪署长,要是这样说,你更要想想。你得罪了韩天元,不仅得罪了大水泊的人,如果他真跟共产党有一腿,八路军也会冲着你来。这两边可都是得罪不起的主呀!他们要是合起伙来跟你对着干,那——你以后可没好日子过了!”

宋达才这句话算是真正戳到了洪哲一的心尖子上。洪哲一有点坐不住了,他一改刚才口气,讨教似得问宋达才,老兄,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说该咋办呢?!

宋达才没说话,转过身去从条几上把黑皮包放到桌子上,然后从里面拿出个白布包,一层层打开,灯光下,五根金条闪着黄澄澄的光芒。

洪哲一看到五根金条,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他尽量压抑着快要流露出来的贪婪,装着不好意思地说,宋会长,你这样见外就不对了,我给你办点事也是应该的,何必这么客气呢!

“洪署长,今天我说的这件事确实为难您了!可朋友一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钱财再多也没有您的情意重,这事要是办成,韩天元得感谢你一辈子!”

洪哲一看着宋达才点点头说,看来韩天元交你这个朋友算是交对了。为他的事,你竟然这么破费,真看出来你的一片真心哪!

宋达才摇摇头说,其实呀,洪署长,我这也是还韩天元一个人情债。前几年因为我帮韩天元做生意赚了点钱,他有点过意不去,就给了我一个霁蓝釉的梅瓶,那东西也值不少钱,我给他钱他死活不要。你知道我这个人,给别人办事我不在乎,要是欠了别人的情,一天还不上,心里总是不安。现在正好出了这档子事,有这么个机会,也算我把他这份人情还了!

洪哲一拿了一根金条,掂了掂分量放下说,唉,好吧,不管咋样,这件事我应承下了,至于能办成啥样,我还说不准,尽量吧!嗨,谁让咱是兄弟呢!不过,老兄,这事办起来不简单,你还要给我出出主意,一块想一个万全之策。要是把人放了,平岩怪罪下来,我可实在吃不消哇!

“我早替你想好了。你不会来个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什么意思?”

“你跟杨大年打个电话,就说,韩天元在这里关着,以后啥结果不清楚,过去咱都是一块拉杆子的弟兄们,应该过来看看。他只要过来,走了以后你就放人。平岩、邱天权要是怪罪,你就说,原来杨大年没来的时候韩天元一直没什么事,他一来人就跑了,这事肯定跟杨大年有关。”

“老兄,都知道我跟杨大年不和,我给他打电话,有点——”

“哎,知道你跟他不和,我才出这么个主意。再说,你们和不和那都是心里藏着的事,大面上还不都是嘻嘻哈哈。韩天元扣在你这里,你不挑明,杨大年就装不知道,你告诉他了,他不来情理上说不过去。”

洪哲一挠挠头说,杨大年来一趟我就说韩天元跑跟他有关,平岩和邱天权相信吗?

宋达才说,怎么让平岩和邱天权相信,那就看你的智慧你如何做局了,只要韩天元出去了,平岩碍于面子也不会抓着这事不放。他绝不会大张旗鼓地追查是谁放跑了韩天元。你想想,韩天元那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再说,表面上他还是安清道义会的会长,平岩不会公开表明要跟韩天元裂盘子。要吃掉韩天元,平岩还是得动脑子想办法,明火执仗地搞,那不是明摆着把韩天元推向共产党的怀抱里吗?韩天元一旦跑了,平岩打掉牙只能往肚里咽。

听了这句话洪哲一频频点头,他好像是下了决心一样,把右手握成拳头往左手掌上一拍说,对对对!还是宋会长看得透!好,就这么办!这回我放了韩天元,还要给杨大年的脖子上套根绳,叫他哭都找不着坟地!

“看管韩天元的人,你也叫他们跟着一块走,留下这些活证据后边可能会添麻烦。”说着话,宋达才又从提包里摸出两封麻纸包好的现大洋说,“这是四十块现大洋,每封二十块,你给看管的警察弟兄们分分,算作是你对他们跑路的一点补偿,告诉他们,时间长了,大家把这事淡忘了再回来!”

“哎呀,老兄!”洪哲一站起来走到宋达才身边,握住他的手,一边拍打着一边说,“要不宋会长事业这么发达,说话办事敞亮,犄角旮旯想得周到,兄弟佩服的是五体投地!这件事过去了,咱多亲多近。别忘了,我还要跟你学学收藏呢!”

“哈哈哈哈,洪署长,以后咱都是心贴心的好兄弟,客气话就不说了,有了事互相关照,互相帮忙!”

洪哲一一拍胸脯说,“宋会长,你放心,今儿个你交办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你就在家安安稳稳地躺着睡觉,我一定把这件事办得妥妥的,您就瞧好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106)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发表于: 2018-11-10 20:08         【举报】
学习了,向吴大哥问好,祝福佳作!
谢谢顺刚!
吴东林  2018-11-12 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