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
http://blog.hebga.gov.cn/吴东林
     把快乐与大家分享!

个人资料

吴东林 (连长)
  • 日志:259 评论:483
  • 留言:1 访问:180094
  • 累计积分:711
  • 当前积分:711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8年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博客详细



     地(下)

(长篇小说)

吴东林

 

102

 

李从去东寨炮楼喊话,生了一肚子气。等他领着人马撤回驻地的时候,都已是月上中天了。

杜六月和蒋义海都没有睡,他们一边拉着呱一边等着李从他们回来。

李从回到屋,满脸没有一点笑模样。他把喇叭筒子“当啷”一声甩在墙角,把大枪靠在墙上,摘下头上的毛巾,摔打着身上的土。

杜六月明白了,李从出师不利,今晚喊话的效果看来不是太好。蒋义海也看到了李从的表情,他问李从,咋啦?李黑小这家伙没说个囫囵话?

李从用毛巾擦擦脸上的土说,不说囫囵话也没啥,可这小子简直是茅坑子的石头——又臭又硬,那话难听的,嗨,要是带着机关枪,我真想朝炮楼突突几梭子。

杜六月问,那你看,咱拔掉这个炮楼,有把握吗?

一问到这话,李从似乎平静了不少,他端起桌子上的砂壶倒了一碗水喝了几口,摇了摇头。

“不好办,巡逻队一趟接一趟过,这里离县城又近,咱又没有内线帮忙——”

见李从欲言又止的样子,杜六月把脸转向蒋义海说,蒋乡长,你有什么好主意?

蒋义海吧嗒着旱烟皱了皱眉头说,实在不行,这事就缓一缓再说,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打东寨炮楼!

“不行!”杜六月毫不犹豫地说,“这事再难也要解决。李黑小这么猖狂,咱要是不管,老百姓更没法过日子了。再者说,咱们正搞红黑点运动,治不了李黑小,其余的伪军也会跟着学。要治就治最难办的刺头,这对敌人都是个警告!”

蒋义海点点头,想了想说,六月,你看这样好吧,赶明儿我把炮楼周边几个村的两面村长找来,咱们一块想想办法,看他们有没有好主意!

杜六月抽了一口烟说,你说得对,咱不能憋在屋里硬作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嘛!随后,他看看还在生气的李从说,你也累了,快去歇着吧,赶明儿蒋乡长把几位村长找来,想出办法,我就去找李黑小给你出气,哈哈哈哈……

第二天一大早,蒋义海吃了点饭就去找几个村长,可杜六月等了整整一天,到了擦黑儿才把他等回来。

杜六月看着蒋义海和几个村长,着急地说,蒋乡长,你快把我给急死了,我还以为你出了啥事,这一去就是一整天。

蒋义海坐在炕沿上,在烟荷包里使劲挖着烟丝说,杜大队长,我比你还着急,嗨,我也别说了,还是让他们自己说说吧!

杜六月把脸转向几个村长问,咋回事?!你们都坐下,咱慢慢说!

东寨村的村长赵德发说,夜个黑价咱县大队朝东寨炮楼喊了一通话,不但没管用,还把李黑小给惹恼了。今儿个一大早他就派人把俺几个叫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他问县大队掌握的炮楼要的东西是谁说出去的,那眼瞪得跟吃了死孩子似的血红,看那劲头只想把俺几个给撕巴了。俺几个就遮瞒说,是县大队的人挨家挨户问的。这小子不依不饶,说恁几个不把这事说清楚就甭想出炮楼。俺几个没办法,就兑了点钱,出去买了十条烟这才算完事。最后李黑小说,饶了人饶不了事,恁叫我生了气,那就要惩罚惩罚恁几个,让恁长个记性。限你们五天之内,每个村再给我拉五百斤白面,如果到时候办不来,就别怪我李黑小不讲情面。最后他还指着我的鼻子说,我让你给我找的女人给我抓紧办,送白面的时候一块送来,要是送不来,我就带着人进村,到那时候我可不管是姓张的还是姓李的,见女的就抓!

马旺村的村长接过话头说,就这事,耽搁了俺多半天,等出了炮楼碰见蒋乡长,大伙儿诉了半天苦。杜大队长,这李黑小仗着他表哥无法无天整天撒野,闹得俺实在是没法过了,快帮俺想个办法吧!

杜六月听完大家的话,磕了磕烟袋说,李黑小的事不光要解决,还要尽快解决。他猖狂就叫他吃个辣葱。不过,办法还要大家共同来想。现在的难点是,打炮楼还不太现实。但是解决问题的根子在李黑小一个人身上。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李黑小就在这个炮楼的七寸上。把他干掉,除了一个大患,也震慑了敌人。敌人不敢捣蛋了,这个炮楼在那里杵着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说,能不能采取引蛇出洞的办法,把李黑小引出来除掉这个家伙!

杜六月说到这里,蒋义海抢过话头指着赵德发说,在来的路上,你不是说李黑小看上一个包子铺掌柜的闺女嘛?能不能利用这个事,把这小子引出来?

李从看看赵德发说,咋回事,快仔细说说!

赵德发抽口烟说,是有这么回事。李黑小爱去四旺集上赶集,去了不是抢东西就是欺男霸女。大概一个月前,他赶集看到了周记包子铺掌柜的闺女周秀春,那闺女模样好,人白净,长得水灵,说话也甜。这小子一眼就看上了。我看这事还是让四旺的村长朱保聚说说吧,他知道的更清楚!

满脸麻子的朱保聚咧咧嘴,干咳了两声说,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李黑小是托我说过媒。起初我不敢跟人家周掌柜说,怕人家骂我。可我怕李黑小问我,那家伙脸黑心也黑,要是一个不如意,啥事都干得出来。最后,我还是硬着头皮去包子铺跟人家提了这件事。结果不用说,李黑小顶风都臭八百里,人家大人孩子都不同意。所以到现在我也不敢给李黑小提这件事。

蒋义海说,六月,你看咱能不能利用这件事,做点文章。李从抢过话头说,我看行!赶明儿就让几个村长去炮楼说媒,就说那闺女的家人想在集上见面相看相看。

杜六月咬了咬嘴唇微微点了点头,他问朱保聚,你们要去找李黑小,赶明儿就得去,后天就是四旺大集,时间不等人。可是今儿个去炮楼你们没说提亲的事,明天忽然又找他去提亲,会不会引起李黑小的怀疑?

赵德发说,李黑小不是找我要女人吗,我就说这事不好办,不如订上一门亲事这是个正理。就这个理由,我觉得还是能说得过去!

杜六月看了看蒋义海,又看了看李从说,我看可以!咱们把细节再好好合计合计,把所有的困难都想到,制定一个尽量严丝合缝的计划,四旺集上坚决除掉李黑小!

冬夜再长,一觉睡过也就到了天亮。等月亮落下,太阳再次升起,就到了阴历的十一月十四。这一天,李黑小准备了二十斤猪肉五十斤白面两条“哈德门”,准备去城里给表哥王子莹送去。刚想出门,就听岗哨报告,说赵德发和几个村长来了。王子莹一愣,他想,这几个狗日的平时叫都不来,躲我跟躲瘟神一样,今儿个咋啦,太阳从西边出来啦?要不是我昨天把他们臭骂了一顿,他们害怕了,把白面给我送来了?

“叫他们进来!”李黑小拍了拍手上沾的面粉,坐在凳子上点着一根烟。不一会儿,赵德发领着几个村长进来了。李黑小见几个人什么都没带,把脸一沉没有吭气!

“李班长,您这是想出门哪?”赵德发问。

李黑小斜了斜眼说,啊,去城里,给我表哥送点东西,赶明儿不是冬至了吗,让他们包顿饺子吃。你们几个夜个刚走今儿个就来了,想必是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齐了?

赵德发尴尬地一笑说,白面的事,我们回去就安排了,过几天就送来。今儿个俺哥几个过来是想给您说一件喜事!

“喜事?什么喜事?莫非我跟你要的女人,你办妥了?”

赵德发赶忙说,那倒不是,您不是原来托朱保聚说媒吗,现在说得差不离了,十五集上人家闺女家的大人想相看相看你。

“哦!”李黑小惊讶地脸上掠过一丝笑意,赶忙直了直身子将信将疑地说“真得呀?哎,恁几个夜个来也没说这事,咋过了一黑价突然说起这事来了?这是想给我玩啥花招呀?”

赵德发有些无可奈何地一摊手说,李班长,别把好心当成驴肝肺呀!你给我要女人,说实话,这事真不好办。你要钱要粮我就是头拱地也好跟大伙说。你要女人,我上谁家去说这事谁不把我打出来呀!所以,夜个俺几个在回去的路上念叨,李班长没个媳妇照顾总不是个事,就算是临时找个女人也是好说不好听,不如提上一门亲事,名正言顺,俺几个也不再作难了。这时候朱保聚就提起了你看上了包子铺那个闺女的事,俺几个就连夜到了包子铺周掌柜的家,好说歹说,人家算是松了口!

听到这里,李黑小的脸上笑开了花。他从裤兜里掏出纸烟,给每个人递上一支,招呼勤务兵搬凳子让座。

忙活了一阵,李黑小呲着黄板牙,指着朱保聚说,朱麻子,你呀你,这件事我给你说了一个多月了吧,你连个屁都没放,看人家德发,说办就办,不像你,办个鸡巴事连汤啦啦水的!

赵德发连忙说,李班长,可别这样说,保聚在你这门亲事上可是帮了大忙,毕竟是人家村里的人,他的面子比俺几个要大得多!

朱保聚说,李班长,你别生气,这门亲事你跟我说了以后,我也没少跑腿。包子铺周掌柜可能是听了别人说李班长的闲话,他死活不同意。亲戚熟人我都托遍了,那闺女周秀春一提这事就哭,所以我也没脸见你。这不夜个擦黑儿,俺哥几个一块找的周掌柜,他一看几个村长都来保媒,也都打了保票,就没再说什么。他问我你长的啥样,我说,李班长是一表人才,五尺半的大高个,鼻直口阔,相貌堂堂。你脸黑的事我就瞒下没说。人家不放心要看看你,我看这事有门儿,见上一面就基本差不多了!

听朱保聚一番话,李黑小洋溢着春天般的笑脸,打着哈哈说,你们哥几个为我的事操心了,事后一定请你们喝酒。哎,对了,在哪里见面呀?去的时候还带啥东西不带,别叫人家嫌咱不懂事,落个里巴头。

“赶明儿是四旺大集,周掌柜说,就在集上见个面,如果差不多,就让你和春秀说说话。反正不是正式定亲,也不用带啥东西。正式定的时候,少不了你破费!”

听说能让周春秀和他见面说话,李黑小眼眉上都带着笑。他一只手摸着胡子茬说,哎呀这事,不说是不说,说就是紧溜的,恁走了我还得赶紧推推头刮刮胡子准备准备穿戴。行啊,那我赶明儿就带着几个弟兄过去,恁哥几个还要多为这事操心呐!

赵德发赶紧接过话茬说,李班长,朱保聚有个事忘了告诉你,人家周掌柜特别嘱咐,不让你带人,就让你自己去,去的时候还要穿便装。大集上,人家怕去几个穿军装的把生意搅了,再说,人家也不愿意在没定亲之前就太张扬,成不成的省得落下话把儿。

李黑小听到这几句话,忽然脸色一变,凶狠地用眼扫了一圈,然后盯住赵德发一拍桌子说,好哇,哥几个想玩儿我,给我下套是吧?是不是想把我诳出去,给八路送礼呀?你说,谁派你来的?来的目的是什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我今儿个就把你们几个活埋了!

面对李黑小黑煞神一样的凶相,赵德发心里有底,他明白这个家伙在故意讹诈他。于是他平静地站起身来说,李班长,我拍着良心说,哥几个是真想着给你诚心诚意办点好事,这既是为了你有个家,也是为我们以后少一点麻烦。赶明儿相亲,你去,俺就给人家女方回个话,不去,以后咱就不再提这件事了。去不去在你。说实话,要不是看着咱们经常要打交道的份上,谁愿意管这些破事呀!再者说,你明天相亲,俺几个也一块跟着你去,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俺也没法跟炮楼上交待呀!这事,李班长,去还是不去你可想好了!

李黑小一看,赵德发并没有被他的讹诈吓住,不自然地打了个哈欠,两手搓了搓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啊,刚才我说的话,你们也别在意,兵荒马乱的,前几天县大队的人又是喊话又是放枪,我不得不防。恁几个为我的事操了心,其实我都记在心里,以后保准亏待不了你们。行啊,赶明儿我去。不过恁几个可要早过来陪我一块去。别看咱舞刀弄枪的谁也不怕,一说这相亲,心里还是蛮紧张的。

朱保聚说,李班长,你放心,我给女家今儿个就把信儿捎到,赶明儿一大早我和德发大哥,还有这几个哥们就赶过来,咱明儿个见了面,开春就办喜事,你这杯喜酒俺几个是喝定了!

 

四旺村的大集就在村中间的东西路上。这条路过了东头的木板桥,向西斜插过去有一里地远。周家包子铺在路北偏东,是一个两间的门脸儿,里边进深是一个跨院三间北房。

今天是大集,周家掌柜和儿子闺女一大早就忙活上了。他们把做好的包子上了笼屉,把方桌抬出来,把一块干净的白布洗了一下铺在桌子上,就等着包子出锅!

周家掌柜起初对今天的这次行动是有所顾虑的。他怕除掉了李黑小,炮楼上的人还有他表哥王子莹去找他们的麻烦。可是转念一想,如果不除掉李黑小这个家伙,早晚是个祸害。要是这小子缠着他闺女不放,将来会是一个什么结局,还真是不太好说。思来想去,再加上几个村长你一言我一语地做工作,周掌柜最后答应配合县大队的工作。

太阳升起来了,那由红变白的光芒均匀地洒在沸沸扬扬的长街上。周春秀和哥哥把蒸好的几笼包子从大灶上抬下来,冒着热气架到门外的方桌上。周掌柜大声吆喝着“热包子!”就有三五个食客慢慢围拢过来。周春秀腰系着围裙,掀开笼屉盖子,熟练地拾出几个包子,拿过一张草纸包好,递给客人,把递过来的纸钞麻利地掖到围裙兜子里,一边喊着“别挤别挤,包子多着呢!”

冬天的集市比农忙时的集市要繁华得多。逛大集,既是贸易的需要,更多的人是把这样一个场所当成一种精神生活。看看集市上的买卖行情,瞧一瞧来来去去的各色人等,都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如果碰上个熟人,还可以拉到集市上的角落里,对脸吸一袋旱烟,道一道桑麻,排遣一下生活的艰辛。

时间就是在拥挤和喧嚷中慢慢流逝的。太阳过了三杆子高,刘村的刘村长领着杜六月一行人就来到了周记包子铺的门前。刘村长跟周掌柜打了声招呼,低声介绍了一下,周掌柜把白毛巾搭在肩膀上,赶紧起身往屋里让。杜六月把六个队员安排在包子铺对面的杂货摊旁边做接应,他和李从带着两个队员就迈步进了门脸,然后跟着周掌柜穿过庭院,进了北屋。

周掌柜沏了一壶茶,给几个人倒上。杜六月问,李黑小他们还没动静吧?周掌柜说,还没有,朱保聚说头晌午过来,现在日头都到头顶了,估计也该来了。杜六月说,周掌柜,给你添麻烦了!周掌柜说,别那样说,这不是也再帮我的忙嘛!就是,唉,这心里老是突突地跳。杜大队长,我求你一件事行吧?杜六月说,别客气,有事你就说。周掌柜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们可千万别在我这铺子里动手,要是在这里打死了李黑小,血淋呼啦的,以后就没法做买卖了!

“你放心周掌柜,这些我们都想到了,不会给你添更多的麻烦!”

“你们给我办事,我还提这条件那条件,说出来就觉得脸红。可是,俺也没办法,小本生意,靠这点小买卖过日子,也没什么办法!”

刘村长说,行了老周,你出去应酬吧,要是李黑小来了,你喊一嗓子,给俺传个话。

再说伪军班长李黑小。杜六月到了包子铺的时候,这小子也来到了村东的板桥上。

今天李黑小是找了一辆马拉的轿子车,拉着赵德发、朱保聚和马旺村的村长一块奔四旺集上来的。到了板桥上,李黑小掀开轿帘就看了大街上汹涌的人流。他跳下大车对赵德发说,集上人多,车子过不去,咱就在这里下车,走着过去吧!

赵德发说,对对对,这大街上人挤人的,没办法过车。反正包子铺也不远,半袋烟的功夫就到。

李黑小下车随意掸了掸身上的土尘,朱保聚从上到下看了看这位伪军班长的穿衣打扮,伸出大拇指夸赞着说,人是衣裳马是鞍,李班长这一身装扮,你说是进京下卫的大老板都有人信。

李黑小对今天这次相亲是非常重视的。自从他第一次看见周春秀,就喜欢的不得了。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乌黑发亮的一根大辫子,白里透红的脸蛋,看那闺女一眼就觉得浑身麻酥酥的。为了今天能给周家一个好印象,他昨天后晌跑到县城就置办起行头来。你看他今天穿的,里边是一件藏蓝色四开禊的棉袍,上身外穿一件绛紫色的春绸盘扣马褂,头戴一顶黑呢子礼帽,耳朵上还弄了一副茶色圆边的平镜戴着。

见朱保聚夸他的穿戴,李黑小呲着黄板牙咧了咧嘴说,相亲嘛,总要扎裹扎裹。说实在话,我是真喜欢这家的闺女。要不是舍不得看她受委屈,就我这脾气,叫我等这么长的时间,早就动粗了。说着话,李黑小把手伸进棉袍里,摸了摸大张着机头的盒子枪。

几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在人群中拥挤着向前走。人群中有的认出了李黑小,小声嘀咕着,不好了,东寨炮楼的李黑小来了,不知道又该谁家倒霉了,快躲躲吧!

这低声一句话,就像点着的药焾,滋啦啦传得很快,又像是大船过了水面,拥挤的人群自然在李黑小前边闪出一条小道。李黑小享受这种场景,他自豪地撇了撇嘴,回头神气地看了看几位村长。

说话就到了周记包子铺,周掌柜看到赵德发和朱保聚,连忙朝李黑小点点头说,来啦,快里边请!

李黑小没看周掌柜,他俩眼直勾勾地盯着周春秀,骚哒哒地问一句,忙着呢?

周春秀看看李黑小,脸一红,没有搭腔。周掌柜赶紧招呼着李黑小,一脚跨过门限朝里边喊着,有贵客,沏壶好茶!

这一声高喊,是给杜六月他们发了一个信号。李黑小跨进内院左右看看,带着几位村长毫不犹豫地进了北屋门。几个人推门进去,见八仙桌旁坐着两个老百姓打扮的人,桌子上摆着两把大张着机头的盒子炮,李黑小一股凉气从脚跟直冲到头顶。这时只听到背后“咣当”一声响,屋里一黑,两扇大门关住。这时候李黑小一边问赵德发“怎么回事?”一边把手伸到棉袍的大襟里。赵德发还没来得及搭话,只见背后两个队员上前一把揪住李黑小的两只胳膊使劲背了过去,用准备好的绳子三下五除二把他绑了起来。李从这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跨到李黑小身边,从那小子的裤腰里把手枪拽出来说,“李黑小,那天黑价就是我跟你喊的话,我对你说,咱走着瞧,咋样?我没吓唬你吧!”

李黑小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他噗通一声跪倒地上说,八路爷爷,我不是人,是狗,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那天是胡吣,恁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这一回,以后再也不敢办坏事了!说着话,他一双无助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赵德发,希望几个村长帮他说句话。

赵德发这时走到杜六月面前,递上一支烟卷假装着求情,八路同志,赵班长过去是做过一些不妥当的事,刚才他也说了,以后会改,俺几个给他做个保证,他再做坏事,你们拿俺哥几个试问行啵?朱保聚也假惺惺地说,对对对,给他一次机会吧!

杜六月把赵德发递过来的烟往外一档,脸色一变说,你们几个村长也是汉奸村长,你们给李黑小保证,谁给你们保证啊?!告诉你们说,你们替汉奸办的事我们都掌握,不过,我们今儿个没空搭理你们,抽时间再找你们算账!

两个县大队的队员押着李黑小出了包子铺,这时候铺子外面已经围满了人。当他们看到这个人人恨的坏家伙五花大绑脸吓得成了土黄色,纷纷议论着说,坏事办多了,老天爷看着呢,这一下算是吃啥也不香了!

杜六月他们冲过拥挤的人流在前边走,几个村长和后边的人群也涌动着往前跟。眼看到了板桥,杜六月回头说,乡亲们别跟着了,我们一定会严办李黑小这个坏家伙,你们就放心吧!他话音刚落,只见李黑小趁两个队员不注意,使劲一晃膀子,挣脱出去,撒丫子就朝前边地里跑。杜六月一看,“哎呀”叫了一声,他和李从同时拔出手枪,冲着飞跑的李黑小,“当当”就是两枪!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41)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
匿名网友
     发表于: 2018-09-21 13:30         【举报】
yuncheng.jianxue365.com 
xinzhou.jianxue365.com 
linfen.jianxue365.com 
ll.jianxue365.com 
xa.jianxue365.com 
tc.jianxue365.com 
baoji.jianxue365.com 
xianyang.jianxue365.com 
wn.jianxue365.com 
yanan.jianxue365.com 
hanzhong.jianxue365.com 
yl.jianxue365.com 
ankang.jianxue365.com 
sl.jianxue365.com 
cd.jianxue365.com 
luzhou.jianxue365.com 
mianyang.jianxue365.com 
deyang.jianxue365.com 
nanchong.jianxue365.com 
ga.jianxue365.com 
suining.jianxue365.com 
neijiang.jianxue365.com 
ls.jianxue365.com 
zg.jianxue365.com 
guangyuan.jianxue365.com 
yb.jianxue365.com 
pzh.jianxue365.com 
bazhong.jianxue365.com 
dazhou.jianxue365.com 
zy.jianxue365.com 
meishan.jianxue365.com 
yaan.jianxue365.com 
ab.jianxue36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