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
http://blog.hebga.gov.cn/吴东林
     把快乐与大家分享!

个人资料

吴东林 (连长)
  • 日志:246 评论:479
  • 留言:1 访问:168688
  • 累计积分:695
  • 当前积分:695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8年08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博客详细

长篇小说《红土地》第97章    2018-08-10 07:23

      地(下)

(长篇小说)

吴东林

 

97

 

这是宋达才第二次到大水泊来了。

四年前宋达才第一次来大水泊避难,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地方。这里远离了战火硝烟的味道,避开了枪炮轰鸣的喧嚣,确实让他紧张的内心回归到了一个安宁平静的港湾。清晨起来漫步湖岸,一派风清气朗。头上是蓝天白云,眼前是一泓碧水。极目四望,成片的莲叶铺陈出淼淼荡荡的绿波,荷花点缀湖面,水鸟空中飞翔。成群的野鸭,欢叫着追逐嬉戏;荡中的芦苇,迎着风摇曳生姿。及至夕阳西下,天边红霞焕彩,水面碧波流金,归舟帆影点点,渔歌纵情悠然,好一副水彩盛景,又恰似画中江南。如果不是战火纷飞的年代,宋达才真想在大水泊安个家,在这如诗如画的梦里水乡安度余生。

然而,宋达才深深地懂得,鬼子的铁蹄不会忽视任何一个美好的画面,野兽的日记从来都是用尖利的牙齿蘸着鲜血书写的。他曾经提醒过韩天元,可韩天元膨胀的自信对他的话不以为然。前些日子,当田金安带着杨千县长的口信找到他说明来意的时候,宋达才觉得大水泊诗情画意的日子快要结束了。他说,金安,我正要找你给杨县长传个话,韩天元找过我,他把邱天权逼他当会长的事也告诉我了,我劝了他半天,他一直在犹豫,咱们必须趁热打铁,让韩天元醒悟,劝他丢掉幻想,正视严峻的现实。

宋达才通过蒋义海跟冷雪松约定了去见韩天元的时间。阴历的八月十八这一天,宋达才把商会的事打理好,就跟着田金安送货的大车一块来到了大水泊。当韩天元看到他送走的一车车苇箔、莲藕和水产换回了这么多的布匹、食盐、糖、药材和一大批日用百货,不由喜上眉梢。在他看来,这一车车货物,就会换回一车车粮食,大灾之年这一车车粮食就是一摞摞白花花的大洋钱。韩天元一边高兴地迎着宋达才进了客厅,一边安排陶文宝跟着田金安去卸货。

“达才兄,真没想到你亲自押着货过来,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您!”

宋达才见韩天元招呼着喽啰沏茶倒水安排饭菜忙得不亦乐乎,就说,“大当家的,我又不是外人,不必这么客气,别忙活了,来来来,过来坐下说会儿话。”

听宋达才招呼他,韩天元这才用盆架上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转到太师椅前坐下。

“达才兄,你确实不是外人,是贵人。这一晃都三四年过去了你也没来过,我巴不得你能隔三差五地过来坐坐,也好让我报答报答你!”说话间,韩天元从衣兜里掏出纸烟抽出一支递给宋达才说,“一路上走得还顺当吧?道上没有人难为你们吧?”

宋达才把烟点着抽了一口,呼出一缕青烟,“没有。一听说是给大水泊韩天元送的货,都客气着呢!”

韩天元嘿嘿一笑说,只要他们眼不瞎,都会给我点面子,这个年代谁求不着谁呀!达才兄,这次来您咋没带着家眷过来呀?让他们都过来多住些日子,我这里清净,比城里那乱糟糟的地方强多了!

宋达才弹弹烟灰笑笑说,兵荒马乱的,咋能老过来叨唠你呢!再说,大水泊也不会一直这样平静下去。上次来我就对你说过,国难当头,大敌当前,谁都甭想置身事外,当时你还不以为然。现在恐怕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吧?!

韩天元明白宋达才的话里指的是什么,喝了一口茶低头沉思着没有说话。宋达才接着说,这次我来大水泊,一不是来避难,二不是来看风景,而是有人要过来跟你见个面,让我提前跟你打个招呼!

宋达才的话让韩天元一惊,他警觉地问,谁要来见我?见我干什么?

宋达才满脸轻松的说,你的老朋友,现在是八路军武工队的队长冷雪松,就是他要来见你!至于他要跟你说什么,那就是他的事了!

听说冷雪松要来,韩天元脸色一变“噌”地站起来。他两眼直盯着宋达才把嘴张开了一个“O”型,眉头拧成一个疙瘩。此时,大厅里安静极了,仿佛纸烟燃烧烟丝的“滋滋”声也能够听得见。

宋达才根本没看韩天元的反应,眯着眼吹吹烟头上的烟灰,然后看着那一缕青烟在眼前袅袅升腾。韩天元就这样愣了一会儿,忽然又把眉头舒展,貌似平静地干笑了两声。他转到椅子后边,从条几上拿过水烟袋,拔出铜烟管用嘴吹了吹。

“哈哈哈哈,达才兄,我记得你跟我一样,跟这党那派的都没什么牵连,咋如今您也跟共产党八路军传起话来了?”

宋达才一只手拍打着落在长袍上的烟灰说,天元兄说的没错,我从来都不想跟这党那派的有什么牵连,可是谁让有些事跟您有牵连呢?你听谁说我管过别人的闲事闲非,跟这党那派的联系过?就说前几年邱天权鼓捣着几杆子人马搞围城,要不是我给你暗中穿针引线,你能不伤毫毛地全身而退?这一次也是因为你!前些日子你跟我说了你的苦衷,我都记在心里。要不是为了你的前途,为了大水泊的安危,我会冒着一路风险到这里来管闲事吗?

韩天元听到这些话,不由一阵脸红,他低头用烟钎捅着烟管不好意思地说,对对对,老兄说得对,您是我的贵人嘛,亲娘老子也没有你对我的这份真心!不过,你说冷雪松要来,我心里没底呀!

“邱天权在城里给你摆鸿门宴你就有底啦?!咋冷雪松亲自到你大水泊来你就没底了呢?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武工队如果没有诚意他们能亲自过来?邱天权的话你听了不少,冷雪松的话你也该听听。把他们说的这些话都装在肚子里,好好倒量倒量,掂量出轻重,才知道今后的路该咋走!”

韩天元从烟荷包里捏出一撮烟丝装到水烟袋里,轻声问一句,“那达才兄提前来这里想嘱咐我点什么呢?”

宋达才说,“一是让你对冷雪松的到来有个思想准备,二是告诉你的那些沿途岗哨,等他们来了要客客气气地领进来,不要慢待了人家。”

“冷雪松不会带着队伍来吧?”

“天元老弟,冷雪松来不是跟你打仗的,是跟你谈事情。再说,冷雪松你不是没有接触过,那个人的胆识和真诚你也领教过,他是不会做那种傻事的!”

韩天元想了想,长出一口气说,还是达才兄看得远,现在大水泊也不太平了!唉,那好吧,我听你的,我一定以礼相待,咱们一块迎接冷雪松队长!

 

冷雪松是宋达才来后的第二天到达大水泊的。跟着他一块过来的是小战士秋生和二小队的小队长王大夯。当韩天元的喽啰把冷雪松几个人领到土匪大厅的门前,韩天元、宋达才和二当家的陶文宝赶紧出门迎接。

韩天元见到冷雪松戴着礼帽穿着长袍,一身的商人打扮,拱手一揖道,哎呀冷队长,咱们又见面了。你的这身打扮,我都不敢认你了。

冷雪松走上前握住韩天元的手说,一别四年,大当家的还是那么精神,在路上就感受到了这里小江南一样的景色,看来老兄过得还是很滋润呀!

“哪里哪里,冷队长就别笑话我了,这年头儿,哪有个清净的地方,大水泊的日子也不好过呀!”

大家说着话寒暄着进了大厅。韩天元见王大夯和秋生站在门外没进屋,忽然对身后的陶文宝说,文宝,传我的命令,在冷队长没走之前,大水泊里面的人一律不准出门,外面的人一律不准进来!随后他冲冷雪松笑笑说,冷队长,让你的两个小兄弟也进来喝碗水吧,一路上太辛苦,到了我这里,你的安全问题就交给我办,如果有一点差池,我都没办法跟达才兄交代呀,哈哈哈哈……

陶文宝答应一声走出了屋门。冷雪松笑了笑,向门外招了招手,王大夯和秋生也进了大厅。这时宋达才好像想起什么,忽然问道,天元老弟,这次来咋没见你们的国师爷呀?韩天元一边招呼着手下沏茶,一边托起水烟袋吞吞吐吐地说,啊,国师爷嘛,他去城里办点事,嗯,估计这两天也该回来了。

宋达才提到国儒之,韩天元半吞半咽,话到嘴边留了一半。因为头两天邱天权捎过话来,让他去城里商量召开安清道义会成立大会的事,他不愿意去,就派国儒之代表他去见邱天权。这次冷雪松来,韩天元庆幸国儒之没有在。他知道国儒之是邱天权的人,也是力主他当安清道义会会长的人。但是,韩天元并不认为国儒之对他有什么二心。他觉得,国儒之也是为他好,依附于日本人也是考虑他这一杆子人马不受什么伤害。不过,他不想让国儒之知道共产党八路军来到大水泊。这件事要是传到邱天权的耳朵里,肯定会起疑心,认为我脚踏两只船。万一邱天权再把此事告诉给平岩,那大水泊的命运可就不好掌握了!

“天元老弟,冷队长是第一次来大水泊,咱们也别老坐在屋里聊天了,坐上你的大船,去浏览一下湖光水色不好吗?”

宋达才一句话,提醒了韩天元,他觉得这次谈话关系重大,到船上谈更为安全。于是一拍脑门儿说,看我这脑子,冷队长一来,光顾了高兴了,还是达才兄想得周到,我咋把这茬给忘了。他回头冲一个喽啰喊,二奎,快去安排大船,我们去船上喝茶去!

这时候陶文宝走进屋里对韩天元说,大哥,所有的岗哨都通知了,这两天所有的人,一律不准进出大水泊。韩天元点点头,看看宋达才,然后对陶文宝说,文宝,走,一块儿上大船,陪着冷队长到湖里转转。

走过干旱少雨的原野,再来到秋波荡漾的湖面,似乎人们焦躁的内心也熨抚的平展展的。冷雪松登上大船,湿漉漉的秋风吹动着衣襟。他站在船头,远望着一碧万顷的水乡风景,不由自主地慨叹道,多美的地方啊,要是没有战火硝烟,老百姓也不必担惊受怕地过日子,这里就会变的像天堂一样!

韩天元尴尬地一笑说,是啊是啊,谁愿意过这种整天枪来刀去的日子,都是他妈的小鬼子闹的。我就不明白,这日本鬼子在他们那国家里过得好好的,跑这么远打打杀杀地有什么意思呢!

韩天元的话把船上的人逗笑了。宋达才擦擦嘴角说,都别在外边站着了,到船舱里去喝茶吧!

大船在水面上颠簸着向前方驶去。冷雪松走到船舱,看着这雕梁画栋的画舫,又是一阵赞叹,“大当家的过的真是神仙般的日子,怪不得宋会长常说,等战争结束了,要搬到您这儿来住呢!”

韩天元说,我早就让达才兄搬过来住,可他不肯呀!再说,我这里再好也是乡下,哪比得上城里花哨呀,哈哈哈哈……

大家在说笑中落了座,那个叫二奎的喽啰把茶沏上,退了出去。王大夯和秋生都说不进船舱了要在外面看看风景,其实他们在警惕着湖面来来往往的船只,观察着大船前后的的风吹草动。

宋达才端起一杯茶,看了看杯中的颜色,又凑近闻了闻茶香小抿了一口说,这是宁红茶,水色红艳,滋味浓醇,好茶!韩天元哈哈一笑说,什么好茶也瞒不过宋会长的眼睛,这是道上的朋友送给我的,他们说是从江西修水弄来的,我也不懂。宋达才说,大当家的朋友遍天下呀,上次你送给我的霁蓝釉梅瓶就是你朋友送的,都是好东西,我到现在心里还不踏实呢。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件东西,不过这次没有带来,是清乾隆年间邓石如的一幅字,上边书写的一首诗跟湖水有关,所以给你留着。记得那首诗是这样写的:湖上微风小槛凉,翻翻菱荇满回塘。野船著岸入春草,水鸟带波飞夕阳。芦叶有声疑露雨,浪花无际似潇湘。飘然蓬艇与归客,尽日相看忆楚乡。

宋达才端着茶杯在对面吟诗,韩天元不知所云地眨巴着大眼。冷雪松朝窗外的湖面看一眼说,好诗啊,这大概是唐代诗人朱庆馀的《南湖》,宋会长的记忆力真好!

宋达才把茶杯放下,对韩天元说,怎么样?长见识了吧?别看冷队长是行伍出身,九岁就能背唐诗三百首,我说的没错吧冷队长?

冷雪松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韩天元接上话茬说,我是个粗人,斗大的字认不下几个,可还是就爱听你们文人聊个天什么的。虽然听不太懂,但是觉得文绉绉的挺有意思。达才兄,你给我准备的字画,情我领了,东西暂时还放在你哪儿。您给我一只仙鹤,我也许啥时候把它当野鸡给宰了吃了,哈哈哈哈。要说欠情,我欠你的更多。咱不说这些。既然冷队长来了,肯定不是来看风景的,咱们在船上,这里也清净,有话就说,我就喜欢直来直去。听人劝吃饱饭,我一定支棱起耳朵好好听着。

冷雪松喝一口茶,微笑着说,那好吧,光看风景也解决不了问题,我就不拐弯抹角的啦!我听说邱天权封了你一个官,让你当安清道义会的会长,我和杨千县长对这件事挺关心,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我也想听听大当家的对这件事是怎么想的!

韩天元咬了咬嘴唇,沉思了一会儿,叹口气说,没错,是有这么档子事,不过我没答应,是邱天权硬把这顶帽子戴到我头上的。其实他就是想把溹泸零零散散的码头,统一到一块,省得各唱各的调乱糟糟的破坏治安。

“大当家的,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吧?”冷雪松平静地看着韩天元说,“据我所知,建立安清道义会背靠的是日本人,他们的目的是想破坏八路军共产党和老百姓的关系,利用封建迷信和反动帮派会道门,和八路军争夺群众,破坏抗战!如果是这样,建立安清道义会的性质就变了,那这个组织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汉奸组织。大当家的,你应当知道,八路军对待汉奸是什么样的政策!”

冷雪松软中带硬的几句话,让韩天元有点不知所措,他赶紧解释说,冷队长,你可千万别这样说,我可没想当汉奸。别说我现在还没答应当这个会长,就是当了也不会替日本人做对不起八路军的事。

“大当家的,邱天权为什么让你当这个会长,我想你很清楚。你人多枪多,在各码头香头最高,他们就是想利用你的威望,把各个帮会组织起来,打着安清道义会的旗号,然后再仗着背后的日本人撑腰,利用各种手段欺骗老百姓加入到这个组织,和抗日武装对抗。他们的目的能不能达到,最关键的就是你当不当这个会长!你当,这个组织就能运转。你不当,这个组织就是一盘散沙,平岩的想法就是一纸空文。所以,我要听听你的态度!”

大船不解风情,犁出两排浪花向远方驶去。而船舱内的空气似乎有些紧张。

韩天元看看陶文宝,又看看宋达才,咂着嘴说,这么严重啊!我确实没想这么多。可是,冷队长,我要是不当这个会长,邱天权一定会鼓捣着平岩跟我过不去呀!要是鬼子对准我的大水泊,这千八号人就会遭殃啊!

冷雪松满脸严肃地说,你怕鬼子,就不怕八路军围剿你的大水泊。八路军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袭击鬼子的宪兵队,就收拾不了你韩天元?你别看现在大部队进山了,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溹泸城。鬼子大扫荡一次次的失败,敌我战局正在发生变化,大反攻很快就会开始,鬼子的末日也不远了。我想,大当家的应该为自己的后路着想。你如果为日本人卖命,和抗日武装作对,将来的下场你考虑过吗?!

茶,喝到这会儿,一切都明朗了。韩天元掏出手绢擦着脸上的汗。宋达才看到这尴尬的局面,接过话头说,冷队长,上次围城的时候你就替大当家的解了围,这一次他也是万般无奈,你也帮着他想点办法!

冷雪松看看宋达才说,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丢掉一切幻想,加入到我们抗日的队伍中来,接受八路军的改编,理直气壮地举起抗日的大旗,这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是一场异常艰苦而又关乎抗战大局的谈话。大船驶出的距离,记录着谈话的时间。此时,湖岸的树木,已经遥远地有点模糊不清了。

韩天元在这次谈话中慢慢丧失了曾经的自信,真正感受到了生存的危急。他一声又一声地叹着气,想了想说,冷队长,说实在话,你说的话,我都能听进去,但是要我参加到你们的队伍里去,这一步迈得有点大。您看这样行不行?我暂时答应着这个会长,表面上给日本人一个面子。但是,我保证,绝对不会安排他们做任何事情,更不会去争夺老百姓去跟八路军作对!你给我一个思考的时间,也让我跟弟兄们好好合计合计!随后,韩天元对陶文宝说,老二,时候不早了,让他们把船拐回去吧,不能老在湖上转,也该让咱们的贵客尝尝大水泊的鲜鱼活虾了!

冷雪松见陶文宝走出船舱,接着刚才的话头,苦笑一下说,我这次来也没想说咱们谈一次话就能改变你的想法,我也相信你刚才说的都是心里话。不过,我可告诉你,明哲保身可不是个长远的办法。安清道义会一成立,平岩和邱天权就会插手,到那时你大当家的也未必能左右得了局势。这一点你可要仔细想清楚!

大船掉头回转,绕过一丛芦苇,惊得两边的野鸭扇着翅膀“嘎嘎”乱叫。这时候陶文宝进了船舱,他看到韩天元满脸的愁云,就坐到他身边悄声说,大哥,你呀,别老听那个师爷国儒之跟你瞎白话!人家冷队长说的在理,至于是不是要参加八路军这由你来定,可是指望着日本人保护咱们,我看那就是坐了无底的船,除非你去当汉奸!

韩天元摁了摁太阳穴没有说话。宋达才喝了口茶说,我看那个国师爷也不怎么地道。上次我来,他就鼓动着你去投靠日本人,这个人就没安什么好心!

“达才兄,我看国儒之也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坏,他也是为我着想,怕我吃亏嘛!平时国儒之还是给我出了不少好主意。就投靠日本人的事,他给我指的道可能不大对头,这个我自有分寸!儒之毕竟是邱天权推荐过来的人,他有想法愿意把我拉到邱天权那边去也是可以理解的!”

天阴沉沉的,不一会儿就下起了蒙蒙细雨,大船也加快了速度推着水面哗哗地驶向岸边。冷雪松站起身,看着水雾蒙蒙的天空,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江湖义气未必都有好的结局,就像寓言故事里讲的一样,狼要吃羊总会披上羊皮伪装一种善良。冷雪松回过头来看着韩天元说,大当家的,你们江湖兄弟的事我不想多插嘴,不过局势复杂世事难料,有些人,你还是防着点为好哇!

韩天元点点头说,放心吧,我拉杆子十几年,经的风雨也不少,我会多注意的。随后,他冲陶文宝说,老二,国师爷回来了,不要提冷队长来的事,要是他知道了,就说是宋会长领过来拉货的掌柜!

“知道了大哥!”

陶文宝话刚说完,他透过船舱的窗口,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穿着长衫打着伞的人站在岸边,不由一愣。他擦擦眼,透过蒙蒙细雨仔细看了看,赶紧拉过韩天元满脸惊诧地说,大哥,你看,国儒之回来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40)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