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
http://blog.hebga.gov.cn/吴东林
     把快乐与大家分享!

个人资料

吴东林 (连长)
  • 日志:225 评论:472
  • 留言:1 访问:142474
  • 累计积分:668
  • 当前积分:668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7年11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博客详细

红土地

(长篇小说)

吴东林

 

42

 

尽管立了秋,还是有着夏天的影子,就像是打春以后还在寒冷的冬天一样,冀南平原的季节就是这么的有意思。

雪松娘一手拿着蒲扇一手提着马扎从屋里出来,看着白灵在房子的荫凉下洗衣裳,就放下马扎坐在白灵的对面。老人看着白灵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说,孩子,我现在伤也好了,什么都能干,别老给我洗衣裳,我也不是不能洗。白灵说,你枪伤好了才仨多月,这么大年纪了,还需要养养。这衣衣裳裳的我要是不洗,思媛姐也会洗。这里有我呢,老麻烦思媛姐多不好,她那么忙。雪松娘叹了口气说,我这一病,把你和思媛折腾得可不轻,她又要开会,又要办报,还要下乡。你也是整天给伤员看病、换药、洗绷带什么的,就我一个闲人,还不让我干点活,心里也是怪不落忍的。白灵把头发往耳朵后边捋了捋说,大娘你可别这么说,你也是病人嘛,我听支队长说你老是要走,这哪行呀,再住些日子,有个小毛小病的,我也好照顾照顾你。大娘摇着蒲扇看了看天说,不啦,你们这是部队,我老在这住着影响雪松的工作,也给你们添麻烦。再说,我也好了,村子里现在正是三秋大忙的时候,我在这里也坐不住。白灵说,家里的事你也甭管,思媛姐都跟王谷雨安排好了。

听到白灵说起谷雨,大娘好像想起什么事来问了一句,我听思媛跟雪松说什么来着,谷雨当什么副队长了?他不是队长吗?咋又成副的啦?犯错啦?白灵笑笑说,是副中队长。谷雨原来是村里自卫队的队长,现在是县游击大队区中队的副中队长,不是降了,是升了,咯咯咯。大娘你知道吗,这些日子咱们这里变化可大了,原来那个县长梁华腾死了以后,咱们县大队的大队长杨千同志成了抗日民主政府的县长,这次甄丽书记可高兴了,他们两个配合工作搞得可红火了,可不像梁华腾那个家伙正事不干还老使坏。前些日子县里撤了县大队成立了游击大队,有一千多人呢,杨千县长还是兼着大队长,大队下边有不少区中队,杜家营和三里洼的自卫队就合成了一个区中队,杜家营的杜六月是这个中队的中队长,谷雨是副中队长,他们也有八九十人呢。大娘半懂不懂地“哦哦”了两声说,六月这孩子也挺有出息的,前些日子他娘还来过一趟,我还挺想你杜大娘的。

知了吱吱啦啦地叫着,白白的太阳播撒着燥热。白灵一边洗衣裳一边陪雪松娘聊天,不知不觉到了晌午。白灵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大娘,外边热乎乎的,你还是回屋吧,我这就洗完了。她话音儿刚落,随着“咯咯”的一阵笑,孙思媛进了大门。这位县妇救会主任一边走一边挽着袖子说,白灵,你又给大娘洗衣裳了,我好几次过来都没捞上洗,你快放下,让我也干点活吧。白灵从水盆里捞起衣服拧了拧说,都洗完了,你甭沾手了。思媛姐你咋这时候来了?

“今儿个头晌我去县里开会,正好碰见冷支队长去指挥部,听他说大娘要回三里洼,我开完会就赶紧过来了。”孙思媛一边说一边帮着白灵把洗好的衣服晾在绳子上。

雪松娘像看画一样地盯着思媛,“是啊,我在这里待的时候不短了,也该回去了!”

孙思媛抻着绳子上拧皱的衣服说,大娘你刚好一点就要走,看那脸还是黄黄的。雪松娘说,整天不出门不干活的,捂得脸都白了,老这样下去,没病也歇出病来了,回去干点活,活动活动筋骨,脸色就变过来了,过了这三两天雪松腾出空来,我就回村。

孙思媛见劝不住大娘,就过来拉住大娘的手说,唉,你非走不可那就走吧,反正我也常上村里去。现在三里洼也跟过去不一样了,前些日子县里在孙村开了大会,解散了所有的六离会,枪毙了王孟良,还有冯家集的冯寿坤,张马的张维山。没有了这些坏家伙,老百姓胆子也大了,红包袱也都交上来了,参加自卫队、妇救会、贫农团的积极性也高了。

雪松娘问,我听说不是把鲍菊花也抓起来了,她弄哪里去啦?孙思媛说,鲍菊花说坏事都是王孟良干的,她就是装神弄鬼的骗点钱,所以就把她放回去接受改造了。

“秋天权抓住了吗?”

“没有呢大娘,听说这个大汉奸跑到邯郸去了。放心吧,早晚跑不了他,他欠咱们的血债太多了!”

看着雪松娘和孙思媛亲亲热热的样子,白灵不知道是咋回事,总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老人生病期间,孙思媛总是跑前跑后的,白灵就说,思媛姐,这里有我呢,你不用太操心。可孙思媛说,我在三里洼下村的时候,就住在大娘家,这份感情是别人代替不了的。

在白灵看来,孙思媛过来一是为了照顾大娘,二来估计也是为了帮支队长拾掇拾掇,从这位妇救会主任腰里挎着的小手枪就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每当想到这些,白灵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得烦乱。

这时候忽听门外“啊啊”几声驴叫,秋生从门外跑过来说,白灵姐,六月哥来了,他拉着杜大娘赶集来了。秋生话刚落音儿,杜六月就赶着车进了院子里。雪松娘站起来用蒲扇遮着阳光朝门口打量着,孙思媛和白灵也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杜六月喊了一声“吁!”驴车站住,两个姑娘赶忙把杜大娘从车上架下来。雪松娘拐着小脚走到车跟前笑着说,刚才我还跟白灵说,想你杜大娘了。你看说曹操曹操到,这不来了。

杜大娘下车拉着雪松娘的手说,一大早我就催着六月去借车,我说我去城里赶集。六月还说,这秋天忙月的咋想起赶集了,我说我想你冷大娘了,呵呵呵,我还给你包了几个素包子。雪松娘说,家里粮食都不富裕,白面更舍不得吃,还给我包包子。

“这不过完麦了吗,家里咋着也得吃几碗白面!”杜大娘说着让杜六月把一个蓝包袱放到了屋子里。

杜大娘来了,雪松娘赶紧把老太太让进了屋。杜六月把驴车赶到树底下,把驴栓到树上,找了两块砖坐到荫凉下。这时候秋生从外边地里拔了几把草,放到驴旁边,驴打了个响鼻,低下头“咯吱咯吱”嚼着草。杜六月看着跑前跑后的秋生,又看看孙思媛说,看秋生这孩子,又勤快又有眼色,长大了准是个好战士!白灵笑着说,这孩子灵着呢,没有一个不夸的。苗小春要他学吹号,刘子英要他当侦察兵,黑三让他跟支队长当通讯员,现在咱秋生是队里的香饽饽呢。

听见大家都夸他,秋生抠着手指甲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杜六月说,秋生,支队长不是答应你学会五百个字就让你参加八路吗,现在学多少了?

秋生看看白灵说,学了一百多个了,还早着呢。

杜六月笑着说,干脆跟我到区中队干吧,咱们那里也能学文化。

秋生说,不,我要当八路。白灵一听大笑起来说,看你这小家伙,还看不上咱们区中队,小心杜六月拧你耳朵啊!

孙思媛一边笑着一边说,六月,这段时间光顾了跑三里洼了,那里不是六离会的重灾区吗,去杜家营少了,你们那里减租减息搞得咋样?

杜六月掏出烟袋装了一锅子烟说,还行吧。我们开了会,把政策都跟他们讲了,实行二五减租,原来的借贷也都按照一分半的利。那些财主富裕户反正不是太高兴,但是差不多都执行了。就是杜九鼎这家伙,明着说行,背地里搞小动作。杜子祥去他家交租,一担粮食给了他七斗五,老家伙说,要是都像你这样,我这几百亩地得少收多少粮食呀,不行的话,你别租我家的地了吧。吓得杜子祥又把粮食背了回去。后来贫农团知道了,找杜九鼎说理,他自觉的理亏,这才把杜子祥的粮食收下。

孙思媛说,那些个财主思想顽固着呢,三里洼这种情况也不少。过去六离会让大家摊派粮食的时候,你看他们那个凶,少一升半斗都不中。打着抗日的旗号收保护费,少一分一厘都不行。现在叫他们给老百姓让一点利,跟要扒他们的皮似的。

他们这里正说着,蔺甲丁急匆匆地进来了。

“看我算得准吧,我一想思媛主任准在冷支队长这里,哎呀我都找你老半天了!”蔺甲丁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一堆材料递给孙思媛。

孙思媛说,听说大娘要回三里洼,我过来看看,你这是刚从三里洼回来?

蔺甲丁说,今儿个村里有赶集的,我就搭他们的车回来了。不是说这期《救亡民报》要出解散六离会的专刊吗,我赶紧组了组稿子给你看看。有孙村万人大会的消息,有《为解散六离会告民众书》,有老百姓的几篇揭发材料,有各村收缴红包袱的进展情况,还有几首批判六离会的诗歌。你看看吧。

孙思媛坐下来看着材料,杜六月对蔺甲丁说,我说秀才,你可好些日子没去杜家营了,识字班都等着你上新课呢。还有,你给我们排的那个小节目,他们每天黑家练,就是收秋大忙也没有断,你抽个空过去指导指导。

蔺甲丁用手理了理头发说,你看看我哪有空呀,又是收红包袱,又是搞“红五月”,还要建基层组织,搞减租减息,跑了这村跑哪村。对了还要办报。我这一个人都快劈成八瓣了。

白灵一撇嘴说,光你一个人忙呀?思媛姐比你不忙?又要开会,还要照顾大娘,这几天跑三里洼,跑冯家集,还有小屯、张马,嘴上都起了皮了。支队长说甄书记和杨千县长几乎都是天天泡在村里。

听白灵这么说,蔺甲丁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好意思地说,好家伙,小姑娘嘴皮子真厉害,是都在忙,革命嘛,是吧。我是说腾不出时间去杜家营嘛。

杜六月说,秀才,你知道的事多,有什么新鲜的呀,给咱讲讲,也好让我到村里显摆显摆。听杜六月这么说,蔺甲丁清了清嗓子,看了看旁边的孙思媛,然后卖个关子说,哎呀,你愿意听,别人是不是愿意听呀?孙思媛笑着不说话,白灵着急地说,行了,别拿劲了,你不是爱在思媛姐面前露两手吗。蔺甲丁摘下眼镜用衣角擦了擦说,白灵那张嘴我算是服了,那好,既然你们都愿意听,就给你们说点新鲜的。前些日子呀,我记得大概是阳历的716号,咱们溹泸来了个外国人,这个人是个瘦高个儿,黄头发,大鼻子,蓝眼睛,叫卡尔逊。这个卡尔逊是美国驻华大使馆的海军武官,原先对咱们共产党八路军不是太友好。他到延安后,中央首长说百闻不如一见,让他到咱们的根据地走走看看。你们知道陪卡尔逊来的都是什么人吗?都是延安有名的大作家,象什么刘白羽啦,欧阳山尊啦,很厉害。就说这刘白羽吧,那是我的偶像,我读过他的小说集《草原上》,写得可好了。

杜六月、白灵和秋生伸长了脖子听蔺甲丁讲,蔺甲丁得意地继续说,他来到这里呆了三天,到咱根据地走了走看了看,震动很大。听徐师长、宋政委讲了咱们打日本保家乡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事,改变了这个人的不少看法。特别是听说美国还给小日本这样的侵略者运送物资的事,感到很气愤。看看,美国人也有有良心的。他回去后替咱们说了不少好话,在国际上影响很大。

说到这里,蔺甲丁冲白灵说,我说白灵同志,你光听我给你们讲山海经,也不让我吃饭,我肚子都饿扁了。

听蔺甲丁这么一说白灵慌忙站起来,“你看你看,都是蔺诗人的事,讲得我差点误了大事,两个老太太还在屋里饿着呢。秋生,你快去告诉宋大叔,就说今儿个咱这里人多,你让他多做几个人的饭!”

 

冷雪松和张青从指挥部开完会,就马不停蹄地到了县政府。他们先到了县长杨千的办公室,正好甄丽也在。甄丽见他们过来,赶紧招呼着坐下。冷雪松说,甄书记,你什么时候搬过来住的,也不打声招呼。甄丽说,老李走了以后,我不能老在指挥部那里住着。过去梁华腾在的时候,我们什么事也商量不成,就不愿意搬过来。现在杨千同志当了县长,我们过去做地下工作的时候就是老搭档,啥事都好商量,昨天就搬过来了。我也没啥东西,就是一个铺盖卷,一个装书的木箱子。冷雪松说,你们也刚开完会吧?我们也是刚从指挥部那里过来,有些事徐师长让我跟你沟通一下。

杨千说,我们开会安排改造平原运动的事,徐师长不是说,日本鬼子有可能发动大扫荡嘛,咱们县委和抗日政府按照冀南区党委的部署,要发动群众组织各条公路的沿线区、村挖道沟,拆城墙,今天主要是给各区分分任务,他们再分头给各村开动员会。

张青摸摸胡子说,任务不小哇,又赶上收秋种麦。甄丽接着话茬说,可不,大沟我们都定了标准,深三米,宽五米,必须挡住鬼子的汽车。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宣传发动,群众的抗战热情很高,八个区的区长都说,白天地里的农活多,就号召大家夜里挖,反正不能让鬼子顺顺利利地进来。

冷雪松点了点头问甄丽,那位国民党的特派员没找你们麻烦吧?甄丽说,你是说那位梅世干梅特派员呀,咳,别提了。过去是梁华腾捣乱,咱正说好不容易选出了自己的抗日民主政府县长,这就来了个国民党的特派员。我就知道,国民党不会看着共产党消消停停地在冀南建根据地。这不,刚到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给杨千来了个下马威。说什么,东北之所以丢失,主要是国内不统一,是红军搞内战造成的。杨千当场就给他顶了过去。杨千说,东北丢失,平津陷落,都是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造成的。“七七”事变后共产党第二天就通电全国号召全民抗战,可国民党投降卖国,一再退让,这笔账你算不到共产党头上。杨千接着甄丽的话说,今天开这个会,会前我跟这位特派员大人商量,他阴阳怪气地说,纯粹是瞎搞,打日本用的是枪炮,整天搞什么拆墙呀,挖沟呀,建什么基层政权呀,这能把日本人赶走,笑话!

冷雪松站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着,他走到窗前看着远方,自言自语地说,毕竟是国共合作时期,要搞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还是要以大局为重。不过,我们也要做好国民党搞摩擦的准备。他转过脸来说,这个特派员也见了徐师长,只是不阴不阳地说,我来溹泸一无枪炮,二无军队,今后冀南的抗战还要靠咱八路军呀,只字不提咱建立抗日政权的事。看来他是不想承认咱们的政府!

张青说,不干正事,就知道挑刺儿,日本鬼子来了,他们跑得比兔子还快,现在又过来指手画脚,甭搭理他,咱该干啥就干啥。我看咱们共产党就跟国民党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冷雪松紧了紧绑腿说,依我看,国民党光派一个特派员未必算完,以后还有什么幺蛾子,咱心里都得有个思想准备。不说这些了,甄书记,我们两个过来还有个重要的事,据上级首长掌握的情报,日本鬼子可能要搞一次大的扫荡,徐师长要我组织一个侦查小分队,密切监视敌人的动向。我和张青政委商量了一下,准备让刘子英当临时小分队的分队长,给他二十个战士,都带上轻武器,还给他们配一部行军电话,明天就开始工作。你们县的游击大队,要密切配合这项工作,特别是八个区中队,要安排他们站好岗放好哨,有紧急情况及时和刘子英取得联系。杨千说,行,我明天就召集十二个中队的中队长开会,让四个直属中队也都行动起来。

冷雪松说,那样更好。还有关于坚壁清野的事,要提前做好准备,做到有备无患。鬼子看到八路军在冀南建立根据地,急红了眼,这次扫荡规模不会太小,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敌人进了溹泸城,要让他们找不到粮食吃,找不到水喝,叫他们进得来,呆不住。这些事都要提前做好预案,不然敌人来了现安排就会抓瞎。

听冷雪松这么一说,甄丽皱起了眉头。

“甄书记,有困难吗?”

见冷雪松这么问,甄丽点点头:“空室清野是个细活儿,主要是有些老百姓怕麻烦不肯做,过去在这方面咱有教训。没关系雪松,我们做工作吧。只要把群众都真正发动起来,再难的事也能克服!”

“叮铃铃”,这时候突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杨千抓起电话一听,脸上严肃起来,他把电话递给冷雪松说:“冷支队长,徐师长有急事找你,让你马上过去!”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241)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