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清的空间
http://blog.hebga.gov.cn/刘秀清
     听平常话,做本分人。

个人资料

刘秀清 (营长)
  • 日志:239 评论:333
  • 留言:0 访问:221369
  • 累计积分:1015
  • 当前积分:1015
  • 勋章:

个人类别

博客日历

<<2017年05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博客详细

洗头、洗脸及其他    2016-07-19 23:19

 

洗头、洗脸及其他

 

早晨把孩子送去学校,把车放到单位,也就七点多点,于是每早就有了步行锻炼的时间。这天早晨,如往常一样步行半个多小时,然后沿着冶金路走回单位上班。冶金路上有很多整洁雅致的小店,杭州真丝店、美容养生馆……不时地还会出现几家旅行社。人走在路上,经常就会左顾右盼,看看一早就开门营业的服装店,店门口售衣架上的美丽衣服。这天早上,顾盼间,看到一家旅行社的门也已开了,一名年轻的女孩子刚刚洗了头,在旅行社门外的台阶上微微地弯着腰,低着头,用手整理她的湿头发,理呀理的,因为头发长,又刚刚洗完,好像也不太容易理顺。路人们,谁也没有看到姑娘的脸,但是看到她在那里理头发,都不住地看,走过去,回头再看。我也是这样。姑娘早早到岗,说明勤劳,旁若无人地在那里整理湿头发,那种自然、健康、青春的气息,让我们这些不住回头的路人,觉得可爱,愿意多受一些感染。

为什么看不到姑娘的脸,却被她所打动?相似的情景,在哪个地方还曾经出现?边走边想,记起了书上所说的一个片段。冯梦龙的《智囊》里讲郭子仪的时候,提到过一个情景。

汾阳王郭子仪的住宅建在京都亲仁里,他的府门经常大开,任凭人们出入并不查问。他属下的将官们出外任藩镇之职来府中辞行,郭子仪的夫人和女儿若正在梳妆,就让这些将官们拿手巾、打洗脸水,像对仆人一样役使他们。

当初刚一看到这样一段文字,便忍不住笑起来。想想看,马上就要出外任职的将官披挂齐整来王府告辞,遇到夫人小姐正要梳妆,于是给夫人小姐拿毛巾、提水,这样的场景,不是包含着幽默的一切因素吗?意外迭出、对比强烈。当然,这个场景中所蕴含的通达、自然是让我们能够开心地笑的基础。

但是,为什么功劳赫赫的汾阳王的宅弟会这样经常敞开门户呢?当年的子弟们也不明白。面对哭泣着劝谏自己要“自崇重” 不能“贵贱皆游卧内”的家中子弟们,郭子仪笑着对他们解释:“我这样做是你们所考虑不到的。我们家由公家供给五百匹马的粮草,一千人的伙食费用,位至极品,不能再高了,想退隐以避妒忌也不可能。假如我们家筑起高墙、关紧门户,内外密不相通,一旦有人结怨报复,就会编造我们种种越出臣子本分的罪状,如果有贪功害贤之人从中陷害成功,我们家将九族人都化为齑粉,后悔莫及。现在家中坦坦荡荡毫无遮拦,四门大开随便出入,即使有人想加以毁谤,也找不出借口来!”一番话说得子弟们拜服不已。

在《智囊》里,同样通透豁达,为人处世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卫青。

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夏,大将军卫青出兵定襄时,苏建、赵信两位将领一同率领三千多名骑兵出巡,在途中遭遇单于军队。汉军和匈奴军苦战一天,士兵伤亡殆尽,赵信投降单于,苏建独身一人逃回大营。议郎周霸说:“自从大将军出兵以来,从未处死过副将。现在苏建抛弃军队,独自逃回,可以杀他以显示将军的威严。”长史安说:“不可以。苏建以数千骑兵去抵挡数万敌兵,力战一天下来,士兵都不敢有异心。如今他脱险回来,将军反而要杀他,岂不是明示后人,以后遇到这种事不能回来吗?我认为不该杀苏建。”

面对劝自己“杀人以树威”的“好心”,和战败独自归来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两难问题,卫青给出了自己的处理意见:“我以赤诚之心带兵出征,并不怕没有威严。周霸说可以显示我的威严,并不是我的心意。而且论职权我虽然可以处死手下将官,但以我所受到皇上的宠信,也不敢在塞外专杀,应该送回京师,请天子裁决,并可借此训示为人臣的不专权。这样做不是更好吗?”于是卫青派人把苏建押解到天子行在,汉武帝果然赦免了苏建。

从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到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十年间,卫青七次出征,每次都大胜,帮助武帝树威平边,建立莫大的武功,既与他杰出的将才有关,也不能不说,与他的通达的智慧与品德有极大的关系。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制地址】   【转载】   【收藏】   【顶(0)】   【踩(0)】   当前日记已被浏览(803)次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快速注册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验证码:

评论列表